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各体小说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后来呢?”

  “经过慕容一役,这个‘末代大帮’损失过重,其它帮派不约而同乘机反叛、袭击,坐收渔利,实力殆尽,最后就消亡了。”

  “如果羞羞代表爱情,张续代表友情,家族代表亲情,虽然灭了‘天’,但为了反抗暴政,付出爱情、友情、亲情皆遭到摧毁的代价,值得吗?”

  “我不知道,但我想起德国牧师神学家马丁·尼默勒曾忏悔他在‘二战’纳粹统治期间的行为:‘他们开始是逮捕共产党员,我不是共产党员,所以没有说话。接着他们逮捕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所以没有抗议。随后他们逮捕工会会员,我不是工会会员,所以也没有反对。再后来他们逮捕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所以还是没有打抱不平。最后他们逮捕我,已经再没有人为我说话了。’”

  “姬明月们与慕容们都不是坏人,却自相残杀,为什么不明哲保身,隐世苟安,远离使好人变坏人,使每个人都成为行凶者、受害者的暴政,从而幸免于难呢?”

  “英国玄学派诗人约翰·堂恩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海浪冲刷掉一块土地,欧洲就少了一点;一个海岬被冲掉,就如同你朋友、你自己的领地被冲掉。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中,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那慕容呢?这位不世出的人物,从此出世去了?他还会活着吗?”

  “也许他会的。”

  “如果活着没有意义、没有目的、没有价值呢?”

  “也许他会——为寻找活着的意义(目的、价值)而活着。”

  “那‘天’呢?他是男是女?没有人能清白地统治,作为统治者,‘天’最后有否受到应有的惩罚?”

  “等等,也许根本没这个人。”

  “why?”

  “天,是空的。天空中,假若没有了太阳月亮星星,天空还剩下什么?”

  “你是不是想说?一个暴政,一个强权,一个黑暗残虐专制的政权,其实仅仅由一层层执行机构组成。虽看外表庞然坚固,但没有那些大大小小的各级基础,它的统治就自然不存在。所以天空,没有了天,最后只剩一个字——‘空’。”

  “我还想说......”

                南航 1992年夏 温州水心



《慕 容》

五、后语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