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各体小说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夕阳红尽了,一个人自青山深处缓缓走下。

  他低低的撑着伞,一把黑色的直柄伞,似不愿见头上这不再灿烂的天空。
  他年龄尚轻,却过早有了星星鬓,一身白衣,人很瘦,伞又大,远远看去一个长长的“个”字。只不过上两笔是黑色,下一笔是白色。

  山径一直很崎岖,很坑洼。何况在渐渐的暮色中,前方又是一转弯。“人生难得几回弯”,他忧伤地忆起少年时候诌诗的样子,最热衷把一些千古的名句,改几个字,编入自己的诗集:“世路如今已怪,此心到处忧然”、“不尽白发萧萧下,无边红尘滚滚来”、“野渡无人舟自航”......
  可是现在,现在要绕过等在不远处的那个转弯。

  春雨潇潇,从破折号断成省略号,似停似续。他有些慢下脚步,转首注意两边的风景。也许过了眼前的转弯,就见不到此刻走的路。这是条黄泥小径,时而卧着一段细沙,径左长着菁菁的小草,从高高山顶排队而来,越行越密、越长、越多。他再回首看右边,这时身前转弯那里,一棵大树于山径向右刹间,突然露出来。
  他乍见一个人站在绿荫树下,打来一声淡淡的招呼:“你好”。

  那人静静站在树下,低低的撑着伞,一把黑色的直柄伞,不见脸,一身白衣,人很瘦,伞又大......
  刹时,他些许迷离,下意识止步开口:
  “——你好”
  也是一句你好。

  树下人笑了:“听说慕容世家的最后一位公子,今晨为救一群因迟交高额赋税、贡品、民女而遭血腥屠村的草民,在山巅杀了“不老虎”虎不老?”
  “是”
  “听说虎不老豢养了九只赤睛白额黑斑虎,那些稍有不满表示的野夫农妇,被舌头生生剪下,乳房活活剜下,肋骨整爿连血带肉掰断拆下,踢去喂了老虎。慕容杀了他之后,现要从这个转弯处下山?”
  “是”
  “听说慕容后来没有下山,却死在这棵树下?”
   树下人一讲完这句话,伞柄中倒弹出一柄短短的枪,伞尖即枪尖。“伞中枪”!
  一枪就刺了过来——

  天已开始暗了,天空从原先的昏黄色变成深灰色。不久将是一片黑色,一片不知深度、不知广度的黑色。在这山腰的转弯处,似乎光线都一一逃逸。几阵风从山上吹下,在此地拐个弯,扭几扭腰身也都不见了。

  剑不及拔。右手是伞,伞换左手,右手拔剑;或左手拔剑,结果一样:拔出剑的时候,便是那支小枪透出后背的时候。来不及动,来不及反击,来不及躲避,来不及。连来不及也来不及了!
  枪尖刺进伞下,他只及做半个小动作,右手向左移一移。“噹”——枪刺伞柄上,右手的伞柄上,右手的铁伞柄上!
  星火四溅,树下人一屈身,黑伞朝前一遮,一击不中,曳枪全力倒撤。慕容一旋伞柄,借伞旋转的升力,影子般追来。树下人急退,“砰”,他忘了身后是大树,退路被自己封死。忙抬头,视线被黑伞遮住。慕容在他撞树,立足不稳身形摇动时,纵临头上,
  挥剑起——
  青的锋、白的芒、红的穗。
  一条流星般曲线闪亮划过,必杀的一剑!

  重重剑势中,树下人的黑伞顶忽然又凸出一个伞尖,伞尖脱离伞身,变成一支枪,飞刺慕容——树下人把“伞中枪”装回伞柄,从伞顶发射出去。慕容弃招回剑,一剑把“伞中枪”劈为两半,同时右手一拧机关,旋转的伞面上,十二根扁窄的薄钢伞骨嗖嗖弹出,离心力下,尖啸着散射向树下人。
  伞骨扎到,突然,树下人的黑伞“啪”的炸了一个小圆洞,洞破处,一点幽幽蓝光昙花初现,璀璨绽出,正好撞上弧形削至的第一根伞骨,蓝光一明,再一灭,薄钢伞骨竟不见了,只剩空中一小滩铁水,“滋滋”有声,滴落地上。  

  “星星杀手!”慕容轻呼,江湖最大的杀手组织,旗下杀手高矮胖瘦,老幼美丑,各不相同,习惯装扮成被杀之人的形貌现身,在对方错愕间下手,然而他们最可怕的“杀手”锏还不是这......
  蓝光不断折射,似通灵一样,一一拦截住削来的伞骨,蓝光最后一折,光芒暴长,直扑半空中的慕容。他当即弃伞、伞击中,精铁伞柄软软熔化,一断为二。他凭空一招“小横陈”,一百八十度变俯为仰,蓝色“星星”堪堪擦身闪过。下跌中,抖腕、弹指,慕容朝反方向,飞旋出手中剑——
  蓝色“星星”平行闪过,去势难收,撞穿几丈外一棵小松树干。整棵树顿时上下燃起一片暗蓝色焰火,蓝焰再一闪,熄了,蓝焰中的小树就不见了。无灰、无烬,这棵无辜的小松树就此消失这个世界上。
  慕容的飞剑急旋着,趁机与“星星”交错间横过小径,袭至树下人。树下人慌了,蓝色“星星”一顿,急速从松林折回,俨然得到召唤。慕容当机再弹指,一物脱飞出他的中指,准确套住半途的“星星”,是他的白玉戒指。“星星”瞬息涨大,反吞没戒指,“滋”的一声,戒指竟被化成一缕轻烟,“星星”脱困不变射来——
  但已迟了,这一阻,慕容的飞剑自下而上,正好先一步,“噗”地斜投入黑伞破洞中,直没至锷、至柄、至环。插在那里不动了。

  一切突然都停了下来!
  慕容一动不动躺在地上,剑一动不动插在伞上,伞一动不动靠在树上。
  一只小鸟远远草丛里鸣了一声。

  突然,剑从黑伞破洞里掉出来。“啷当”一声坠到地上,停了一停,伞翻了个也滚到地上。杀手露出来,一个男人。清秀、平静,没有皱纹,脸色苍白,胸正中凹现一个血洞。他静静倚在树下,停了一下,他扶着树缓缓站起。血不止流下,脚周围小草渐渐从绿色过渡到红色、褐色......
  他终于站直身,眯着不远处地上的慕容,眼神慢慢浮出一抹深深的疲倦。然后他突地笑了一下,很轻很轻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扑通一响摊倒地上。

  一切又重新静了。天偷偷夜了,夜偷偷深了。一颗流星正天外飞过,空气有些凉有些湿。
  慕容依旧一动不动躺着。很久很久,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后来,樵子在涉经此地时,发现转弯处有一丘新添的坟。坟头总是盘旋飞舞着一点幽幽的蓝色“磷火”,坟后的绿荫大树削去了一块树皮,洁白微黄树干上细刻两行字:

  上有无花之古树,下有不青之春草
  “第一颗星星”之墓



《慕 容》

二、星星杀手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