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各体小说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一身的才华慢慢地少了,小了,尽了。这篇小说看看又夭折。岁晚以后,但愿能记得,我曾经构思过:

  有一位高三语文老师,初上讲坛时用心、真诚、平等地教过一群职中学生。他们彼此友爱着。但后来,由于为人正直,深厌教材的陈腐,校务的黑暗,屡次得罪领导,他遭陷害被迫悄悄离开,远调到某所荒僻的小学。从此他贫困潦倒,无人问津,独身勉力尽着教责。不求能为人师表,只求勿误人子弟。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当渐有了星星鬓,常温他心深处的是,在秋日夕照里想起,他们是他第一批学生,他是他们最后一个老师。

  无数年过去,学生们长大了,沧海桑田,各行各业,什么经历都有。该开个同学会了,唯一不知道他现在哪里,计划就这样拖下。

  一个周末,他们突然全集合母校,打点行李,结队到一个地方,一个既没去过、也没听过的陌乡。

  星期一早晨,他往常地,怀着伤感与感伤,低头平静直进黯陋的教室。奇怪讲台下竟没照例的打闹,猜是那些顽劣孩子又一新花样,便埋首顾自翻开讲义,轻拭眼镜,无言等待课前恶作剧早过去。

  但感觉不对,缓抬眸,惊见下面不是他的学生,而是一课堂的大人。四十五名端坐破旧凳椅上,含笑注视他的男人、女人。着制服的,西装革履的,浓妆艳抹的,甚至理光头穿囚衣的。一女青年裸膝上还爬着个婴儿,居然也朝他阳光地笑。

  每人桌前,皆摊着册崭新的高三语文课本。他们一齐脉脉开口:“老师好!”他惘然了,这些人哪来的,怎不认识。掠眼中,第三排窗畔一个姑娘,一肩发瀑,左手托颊,右指闲旋着支彩笔。姿式很清致,又极熟。片刻间时光倒流,他蓦然明悟,一人人细览,是她、是他、是......他们!

  他再应不出每个星期一的第一节课的第一句话——“同学们好!”

  泪帘外,清晰一男中音问道:“老师,今天上哪一篇课文?”是当年的班长。昔日重来,他俨似再回到从前,脱口而出:“今天,今天我向大家推荐唐朝才子元稹的组诗《遣悲怀》。”

  课顺序讲下去,通读、解说、板书、提问...倚着如今成熟的社会阅历,丰富的人生体验,大家热烈抢答,重新争论着当年每道旧问题。

  “谢公最小偏怜女...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野蔬充膳甘尝藿,落叶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昔日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同穴窅冥何所望,他世缘会更难期。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当整个教室气氛达到最高点,门冷冷推开,几名警察寒立于走廊,眼神紧钉那囚衣青年。

  他是越狱赶来的,死刑犯,今天枪决。

  被铐出教室的刹间,他的学生回过身:“从没听老师唱过歌,当年你总一个人来去,私以为你寂寞忧伤。人生真绝望,我要走了,永远的。老师能否唱首什么,送送。”

  同学们默了默,开始鼓掌、叫好、怂恿。

  他踌躇着,千言万语满上来。

  下课铃声响起了。他掖住自己,仰起头,迎着一室的晶莹目光,思索着,缀着点羞涩,慢慢地哼起这首《铃声响起》——
  “孤独站在这讲台,听到下课铃声响起来,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多少青春不再,多少情怀已更改,我还拥有谁的爱。好象初次的讲台,听到第一声喝倒彩,我的粉笔忍不住掉下来。经过多少失败,经过多少心酸,告诉自己要忍耐。”

  同学们天地和上去,“铃声响起来,我心更明白,你的爱将与我同在。铃声响起来,我心更明白,铃声交汇我们的爱!......”
                                  1998年秋



铃声响起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