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失事蹦极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盛夏的2001年,烈日灼人,到处“烤”贝着米哈尔科夫的《毒太阳》。因采访前轻工部副部长,三十岁的我终于踏进二十岁心中的圣北京。

  北京,中国最风云的地方,它为天下供着的,是自封“泽被东方”,事实却“竭泽东方”的毛泽东,是“长了千年,长了万里,长不成一座城”的长城,更是远爆“五四”,近曝“六四”的至高学府北大。

  5月21日中午半点正,完成精神上的观历,我放任自己的脚步下落在王府井。步入街心广场,闻名的高空蹦极竖起一架摩天的“龙门”。摸出钱夹,我开始细数,历代烟云般的王朝里,多少人物渴盼在这里一跃龙门,使他们的卑贱人生也能够蹦极。

  “天上”去,便百千亿劫,休下“凡”来!

  取掉眼镜,掏空衣裤,读罢告示牌,独自坐进锃亮的钢椅,垂首设想着发射高度55米、发射速度160公里,我淡然猜测,当冲天而起,铁缆绳脱散,安全带断裂,一两秒钟内抛到二三十层楼高的长空,俯瞰阳光下摊立的繁华古都,我该绽开什么样的表情重重坠落,对这中国的心脏,施以“致命”的一击。

  巨大的弹簧臂吱吱呀呀着,收到最紧,凝重的工作人员叽哩呱啦着,对讲完毕。发射台似岛,观众如浪,所有的指点都遥远成一些足畔的小溅沫。呼啸吧,就让血液倒灌,让泪水横流,让脑海刷空今生每一份悲伤记忆。生命何尝不象此刻,在不停地倒计时。天静地默,楼厦肃立,整条街屏起了呼吸。

  “安得身飞去,举手谢尘嚣”,我是否来得及对自己一笑?

  “嗖————”
                          2002年


高空蹦极出故障游客被困  王府井上演惊险一幕

《北京青年报》2002年2月16日讯:(本报记者张桂涵)昨天16点56分,本报新闻热线接报,王府井的高空蹦极出了故障,两个年轻人被困空中半个多小时。

17点15分,记者赶到现场,目击者殷先生告诉记者,大约16点15分,上下弹跳的高空蹦椅突然停滞半空中,一动不动。“刚开始我们还以为是一个程序呢,上面有两个人,一个女孩、一个男孩。他们互不认识,是各自跟家人朋友来的。那个男孩还跟他表哥说,你怎么请我玩这个?!”

“20分钟过去,蹦椅一直没动,工作人员打算把它慢慢降下来,不料北边的绳索卡住,放不下来,整个蹦椅开始倾斜,上面两个人害怕了。有关方面马上报了警,110和119纷纷赶到,紧急协商后,调来了云梯。”

殷先生说:“工作人员上去后,先把他们两个人的安全带给解了,那个男孩就在消防队员保护下,上了云梯;而女孩则因紧张而没能爬上云梯。”

17点20分,云梯再次靠近蹦椅,女孩突然叫了一声,记者看到蹦椅完全倾斜了,女孩的身体整个落在蹦椅的最低处。消防队员用绿色安全带系在女孩腰间,慢慢把她移动到靠近云梯的地方,并放下一个小钢梯。十几分钟后,当女孩的脚终于站上云梯,在场人们一起鼓起了掌。

脸色苍白的女孩落地后,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再不下来,就快疯了。”

维修专家告诉记者,“控制蹦椅的电脑出了故障。”至昨天傍晚18点30分,高空蹦极仍在维修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府井玩蹦椅受惊吓  两游客索赔9万元

《北京晨报》2002年6月28日讯(记者 颜斐)在王府井大街玩“高空蹦椅”受到惊吓的两名游客将北京东方火箭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索赔共9万元精神损失费。昨天,东城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据了解,这种因纯心理健康受损而要求赔偿的官司在全国尚属首例。

今年2月15日16时15分,来自天津的高新华和刘甜甜同在王府井大街天元利生体育用品商店门前玩“高空蹦椅”游乐机。两人各花100元一起坐上高空蹦椅。当蹦椅被发射到空中并上下起伏了几次后,突然停滞在距地面约15米的高度上无法降落。在悬挂了40余分钟后,二人才被消防队员解救下来。

18岁的刘甜甜想起此事至今仍然心有余悸。蹦椅在空中停留20分钟后,工作人员采用手动降落,但蹦椅一边的绳子放不下来,整个蹦椅向一边倾斜,他们只能靠坐椅上的安全带固定身体。刘甜甜说,她倾斜着身体被困在15米的高空,心情极度紧张,精神上也受到了极大刺激。

事发后,蹦椅的所有者——东方火箭公司找来蹦椅的德国生产商检测,发现蹦椅编码器的芯片在保质期内损坏,导致传输器发生故障,蹦椅突然失控。

法庭上,原告代理方圆律师事务所律师尹舵认为,东方火箭公司对自己所有的设备未尽检修维护义务,致使发生运营故障,主观上有重大过失。出事后,又害怕对自己有影响,没有及时报警,才导致高、刘滞留高空40多分钟,所以他们应负一定责任。

东方火箭公司承认设备有故障,但认为这是意外事故,不是自己的过失。他们称,高和刘二人尽管受到惊吓,在精神上应该给予一定的抚慰,但赔偿数额应在一定范围之内。法庭上,双方均表示有接受调解的可能性。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