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散文杂著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凌波人去,飞天舞散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曾经有一座唤做月光的书屋(文学网站),在那里,我盖了间名叫红尘的小筑(论坛),并把自己栽培成一株东晋王子猷眼里“不可一日无此君”的斑竹。

  2001年2月27日,下午两点七分二十六秒,一位凌波的MM,登陆我的论坛。她有着我一见倾心的签名:“人如解语花,舞似凌波步”。凭借一张《南斑竹历险升官记》接龙贴的相互打情骂俏,该女子眨眼般成为我的“红眼”知己,亲热度像金山毒霸不断升级。
  那年的春风里,一度,她“弯纤腰,俯粉面,启朱唇,开贝齿”,彼此的“呼吸”只相距0.00公分,但春风一度,她突然不见,严重失踪,丢下我野渡无人舟自航。

  半年后,有个叫秋红的丫头,潜伏进论坛,很没礼貌地,不打招呼就闯进我的心扉。在我掉进自挖的《X深渊》(小说贴)时,她伺机跟贴,用一道弱智问题挽救我:“如果一夜之间世界发生了一场大灾难,而你是唯一的幸存者,那么你会怎么办?下面点名南斑猪第一个回答” 。
  由于那贴是“贴”着我,吐气如兰出的,导致我意乱情迷的回答,至今还遭全球人类学家的强烈抗议——当整个地球上只剩一个我时,我取出自己最柔软的肋骨,用花做容,用秋波做眸,用柳叶做眉,用樱桃做嘴,用雪做肤,用冰做肌,用酥做胸,用玉做腿,合成一个女子,命名为“秋红”。
  很久很久以后,在新人类的一节历史课上,有年轻女老师问男学生:“我们的始祖是谁?” 学生甲答曰:“亚当、夏娃”。话音刚落,他的鼻子已挨了一粉笔头。学生乙答曰:“伏羲、女娲”。话音未落,他的脑袋已被重重敲了一教鞭。 学生丙答曰:“南航、秋红”。话音才起,“啵”的一声,他的小脸蛋印上了一个香吻。
  ——由于该贴,我荣幸被她册封“风花雪月大情圣”,两人展开“虚拟造人”生涯。但违反计生国策的工作也许吃力不讨好,不久,该丫头不堪劳累,身患凌波复发症,突然到哪野去了,剩下我独守空房,每天价吁叹:秋风清,秋月明,今夜秋红来不来,教人立尽小筑影。

  光阴荏苒,无法忘怀凌波、秋红这对昙花一现的并蒂花,在论坛上,我给她们发留言,在QQ上,把所有昵称“凌波”“秋红”的都添为好友,一一招呼、探问、删除。

  今年三月,春回了,回春了,一叫花无妍的QQ加来,当对方调皮地报出我曾经的网名“王子衿”,曾经的签名“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我比冰雪还聪明地立刻猜是她,追问下,凌波、秋红都是她,更还是月光书屋前身“朝夕文学社”的主要成员“回春”。三位一体,聊天当场失控,前缘旧情大雪崩。玉照与热语齐飞,秋波共春光一色。
  她和我同样保管颗爱好文字与诗词的心,宁波市区人,妍是真名最后一个字,职业是该市白领。也许是梅开三度,两人都很投入,互通手机,轮发短消息。从网上聊到网下,从早安聊到晚安,中间是异床同梦...

  在彼此习惯了的一次调笑里,我戏问:“凌波,我们是不是就开始温甬之恋了?”她故作严肃回复:“温甬之恋?先把计划书拟来,上报董事会批准再说”。加了一星期天的班,周一早,我用QQ的文件传送,向她发出了精心拟就的《温甬之恋计划书》——

  计划名:温甬之恋
  计划执行人:南航,男,"温网最大才子"
  计划被执行人:凌波,女,"宁波著名美眉"
  计划预期目标:
  即使暴政压迫也不分离如《布拉格之恋》,
  即使原子弹爆炸也互相慰籍如《广岛之恋》,
  即使人世怎样沦落下贱也要爱情至上如《新桥之恋》。
  计划结束时间:2004年7月(“猴”年“马”月)
  担保人:
  1、[月老],该翁曾在其下设的驻互联网办事处"月光书屋"潜伏观察近三年,发现计划对象彼此历经磨合,目前正处于干柴遇见烈火,噼里遇见啪啦的状态。
  2、["红"孩儿],红娘之子,家住"红尘小筑",凭着家传的职业敏感,他翻阅完计划对象所有的来往帖子后,极度看好这一桩郎才女貌之事。
  计划实施地点:甬台温高速公路(千里姻缘一"线"牵)
  具体步骤:
  一、通过论坛公开的调笑戏谑,打情骂俏,使两人暗生心愫,日渐吸引。
  二、用私下的留言飞鸿,酸诗醋词,进一步酿造又微妙又甜蜜的男女感觉。
  三、男方用QQ的聊天功能,大胆情挑女方,主动地倾诉衷肠;女方用手机的短消息功能,每天发送温馨句子给男方,充分暗示话短情长。
  四、双方"金风玉露一相逢",某年某月某日某某某(此处屏蔽掉千言万语)。
  五、才子佳人大团圆。幽会或有时,欢爱却无限,携手从此逝,人海寄余生。
  计划风险性评估:
  为配合计划的实施,被执行人不久前被迫上交了两张大幅彩照,其一为纯真学生型,白衫粉裙,青丝飘扬,含笑作"清辉玉臂寒"状。其二为娇柔护士型,碎花头巾,斜倚沙发,俨然回眸百媚生,六宫无颜色。经DNA基因鉴定,两者重合程度为0%,因此本计划执行后,有百分之百可能,出现两女共事一男的局面,从而被女权主义ABCD。但由于这是他们的内政,按我国历来顽抗国际社会的“主权高于人权,内政不容侵犯”,估计外界干涉难有效果,问题不大。
  综上所述,此计划书若无不妥,恳切希望董事会批准!
  (备注:"懂事"的"会"批准,不批准就是不懂事的)
  此致
              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公司

  赞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伊故,计划此书。幽幽鹭鸣,啄河之萍。我有佳人,鼓瑟吹笙。美眉如你,何时可见?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仟,梦里温存。契阔谈焉,心念旧情。月明星稀,喜鹊北飞。绕卿三匝,何肩可依?山不及我对"妍"高,海不及我对"妍"深。南航凌波,天佑同心!

  我不知道她对这份计划书有几分心仪?不久,她拉我去温州某社区观光,不幸被我看穿,一篇署名“飞天舞”的《空结同心》是她发的,幽婉、哀楚、倾情。我化名跟贴:
  ——相信是个春宵,思念爱人的蒋士铨,在远方写下:“谁知千里夜,各对一灯红”。天气初夏,晚风挑逗窗纱,想起半句唐诗“微凉堪话旧”。于是,历历回首,试倩一张张贴子催开你的心花。也许人鬼殊途,苏小小空结同心;也许梅妻鹤子,林和靖不结同心。但如果同心宜结不宜解,流水经过,能不能载着你的凌波步,倒影着你的飞天舞?
  这贴被我们的接龙传统延续,自编自演,跟成网站最热门的精华贴,养成一出超时空网络电影《苏小小空结同心》,观者云集。鉴于影片对网站人气、知名度的巨大贡献,在以凄美悲剧结局后,她被站长聘为斑竹,而她“拉郎配”,硬赶我也担任社区文学版块的斑竹。

  一边公开同当斑竹,一边私地互传心曲,当我越来越唠叨起见面,她开始了肃静、回避。时日渐逝,我得知她摊派上一位患心脏病的严母,开天辟地时就指定孝女的终身,禁止她交往外地男子,为此病发,差点不治...
  五月,我启建个人网站“红尘小筑”,为她规划了“凌波诗文闺”,布置出[散文奁][诗词囊][小说轴][新诗笺]等作品区。她积极填空,努力交作业——“懒对菱镜画眉翠,斜倚窗台数蝶归。花艳香浓绕小园,明眸俏容却等谁?”(《闺思》)
  “维舟渡旁,影舞波漾。痴儿女,小筑春光。娇柔倩郎,香闺补妆。奈红颜变,兰盟杳,白衣殇。 羁俗无常,恋事渐茫。花飘去,襟袖空芳。鸳梦催醒,河汉路长。对消愁酒,怀远人,望断肠。”(《行香子》)
  “焚起菩提香,摆出檀木盘。潮汕炉、玉书碨、孟臣罐、若琛瓯一一排开。温壶、闻香、置茶、冲泡,碧螺春白云翻浪,绿雪飞花...这壶茶是我专为你泡的,名为你是明月我是水。水在杯中,月在天上,虽然不是真的在一起,但月影毕竟曾在水中,这就够了。......你是明月我是水,空结同心清泪垂。”(《你是明月我是水》)
  有缘无份始终注定,她曾设计我们比情人少,比朋友多,维持一种“第三类接触”。隔着网络,就似《白发魔女传》结局,玉罗刹与卓一航各踞天山高峰,淡月疏星夜,遥遥相望,却永不相见。然而她没有褪色灵,使青丝一夜变白,我却是南航,不是卓一航。记不得第几次无望的讨论后,她哭了,泪湿透一下午,力竭睡去,着了轻凉,得了重感冒。
  伤于网络聚散,我曾写了《细雨梦回网上花》,怀念第一个女网友红笺小字。病起后,她上网说:“南哥哥,有一天我也要像红笺姐姐消失,这样你就也能为我写篇”。我急急制止:“我不要写第二朵!不许消失,否则我会到宁波找你,让当地报纸登满寻人启事,把你的照片贴遍每根电线杆”。

  2003年9月24日,晚七点三十二分五十九秒,她在她的版转了流行的图文贴《我在QQ上偷偷望着你》,改了少许动,最后几段是:
  时间匆匆来去,
  生命觥筹交错,
  网路纷纷凌乱,
  我只是用足我所有可能的时间,
  深情地。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在QQ上偷望你,
  却不敢找你说话,
  因为我怕不经意、不自觉地轻轻敲落五个字:
  我依然爱你。

  那秒钟之后,她彻底不见,既在网络上,也在现实中。接着一个月,我花光了联系方式,QQ、E-mail、手机,却再没她一丝一毫。在她消失的“满月日”,10月24日,细雨梦回中,“买”下车票,“坐”上快客,我到了从未来过的——宁波。
  也许才华真无处招摇,也许柔肠太需要缠绕,也许再多卿卿我我,其实都还是玩笑、游戏与虚情假意,但我仍心深想给它焊一个现实的END。

  那一整天,那整一天,整那一天,游逛着陌生的大街小巷,浏览着川流的各色男女。当昼慢慢尽了,徒劳的手拨累号码,沉重的脚踏倦路面,我落寞联想,“金生丽水”,当年的丽水市,是如何初接红笺小字的电话;“天一生水”,而走过此时的天一阁,是怎样奔劳于宁波,才终于肯定丢了她。
  凌波人去,飞天舞散,我深味自己多年前的句子:“擦得去眼中,潮起潮落的泪;擦不去泪中,如岸如礁,一个永远的背影”。
  今生已矣,来生难俟,我该报警吗?两旁店铺里送别般送出老歌,陈慧娴的《人生何处不相逢》。日暮白领归哪家?夜深红袖添谁香?我突然想有诗,知道再听不到她说我酸,我告诉自己,可以放心默默地吟——

  一身漫行遍城市,生人何处不相逢!(2003年11月)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