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文怀沙,你患胆萎缩症了吗?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文怀沙:出生于清末,今年93岁,国学大师,楚辞泰斗,红学专家,号称“活屈原”,曾是北大、清华、北师大、中央美院等著名院校教授、副教授。
  文怀沙:章太炎塾生,庞中华伯乐,诗书画皆通的传奇老人,现任中国诗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上海大学文学院名誉院长,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
  文怀沙:胡耀邦视为“神交”,赠诗“骚作开新面,久仰先生名”;钱钟书赞云“文子振奇越世,范生超诣传神。画品居上之上,化人现身外身”;张爱萍颂曰“一曲吟催千古泪,文怀八斗叹骚才。韵高自有真情在,恍若云中屈子来”。(以上资料采自搜索引擎)

  盛夏的2003年,一位遭温州文化界埋没长达十年的画者,将在北京举行个人画展。在听完网友九山的建议,希望我能去报道,助其成名后;在听罢文怀沙会出席他的画展,并发表演讲后;外行的我终于判断,他的画应该具备庸俗温州不懂得的艺术价值。
  9月13日,“打包”了一颗打抱不平的心,我和市电视台记者飞抵都城。

  下午三点,北京美术圈内知名的道谱画廊,围坐阴晴的咖啡桌旁,中央美院的教授们已在静等画展揭幕。大师级人物的到来似乎总是有第六感的。银髯黑衫的文怀沙撑着拐杖,一出现背后的门口,我几乎立即下意识回头。简单地客套后,我切入正题做采访,请他评价那温州画家的作品。
  占领宽阔的沙发,文怀沙拉开随侍的扇子同时,也拉开了话匣子。说完头三句热烈赞赏的话,趁我还在匆忙笔记、第二个提问不及出笼(咙)的工夫,他适时加塞、插队,把他钟爱的《楚辞》夹带了进来。没几下,他亮出写给屈老头的诗,“若无泽畔行吟苦,哪得千秋绝妙辞”。一字一顿,反复朗哦,显然渴望我抄录、铭记、流传。

  哎,不嫌辞费,无法辞别的《楚辞》;唉,标准的“三句不离本行”。开出周围观众以为是欢笑的苦笑,我一边虔诚听讲,一边揪准他好歹暴露出的缺口,快速堵上:“他的画风怪诞、扭曲、变形,人兽同体,跟传统的中国画差别极大,你是国学大师,能接受这种表现手法吗?”
  随后的回答唤醒了一位年深记者因阅人过多,而麻木掉的内心尊敬,“现在的社会是扭曲的,人性也是扭曲的,艺术家只是真诚地反映了现实”。

  然而,不等等我跟这份久违的尊敬感亲完热,“真诚”一现的文怀沙很快复了古,再度把话题驱赶回两千年前。走大街,穿小巷,他从屈死汨罗的屈原导游我到赢得天下的嬴政,并开始展示他的联才:“关于秦始皇,我有一副对联评价他。上句是功勋盖世,下句是罪恶滔天。”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恩,很格律,我在心底翻开《平水韵》。无疑,被他的魏晋式清谈激起政论欲,我接茬道:“这联也可以用在毛泽东身上”。

  非常惊讶的事发生了,文怀沙慌忙了。他收拢来回潇洒摇动的画扇,反应迅速:“这是你说的,我可没有说!我只谈古代人物,不评价当代人物。”避嫌声明,划清界线,明哲保身?他不敢公开臧否我们的毛伟人,即使很宽宏地把他对半开?谢了周围人以为是苦笑的欢笑,我立即供认:“行,是我说的。我对自己的话负责!”
  怀璧无罪!怀沙无骨?在周围男女的哄堂声里,电视台的摄像机下,一股悲凉侵略上来。这就是那位因直言无忌,解放前被国民党下狱,解放后又被当权派下狱的三朝元老?这就是那位写藏头绝句(“沙翁敬谢李龟年,无尾乞摇女主前。九死甘心了江壑,不随鸡犬上青天!”),痛骂“龟主江青”而被判死刑的前右派?

  对话继续着,我点头他的佛教比基督教更中国,他颔首我的新约比旧约更人性。掐掉半截子的采访,坐而论道中,我脑海里下载起网上禁书《阳谋》《人祸》。1957年,中华民族的“大救星”发动“反右”,把百万知识分子诱捕成“右派”,入狱劳改,死人无算。1958年,他又疯狂作案,大跃进、人民公社,导致遍地饥谨人吃人,至少饿死4000万。当年5月8日,他《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无耻自夸:“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辨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
  1966年,他豢养“四人帮”,犯下灭绝全民的“文革”,把张志新割喉奸杀,把遇罗克公审枪决,甚至包括我的本家、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南汉宸。数万女知青惨遭奸淫,两百万条性命致死,一亿生灵被荼毒。如果按党史,让“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只有他一个人“功勋盖世”的话,那么,至今列为吉尼斯世界记录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让受害者总数达到亿万的中国人民永远倒下去,够不上“罪恶滔天”?

  多年以前,谦称自己“吃鲁迅饭”的钱理群,敢向素昧平生的我回信,袒露想写真正的《毛泽东传》;世纪之交前,独坐书斋的李慎之,敢指责最高层,写下《风雨仓皇五十年》。他们是那么敢说敢写,学术勇气弥老益坚。吃屈原饭的文怀沙,你难道只满足做最忠实的Fans,跟偶像一样突不破“忠君”思想的上限?
  作为知识分子,哈维尔一生提倡要“活在真实中”,说真话,参政、议政、反抗暴政,卸任捷克首位民选总统后,《纽约时报》封他为“活着的圣人”。作为公民,当然你有言论自由,更有不言论的自由。你有权保持沉默,更有权避免你所说的一切会成为“呈堂证供”。但想想你都九十三岁了,普天之下,谁还能把耄耋的你怎么着?

  画展开幕了,作为最重量级的嘉宾,被第一个盛邀讲话的你,谢谢在发言中提到我:“刚才XXX报记者问我,佛教是不是外来的?...”
  ——虽然因礼仪不愿表白从头到尾没问过这话;
  ——虽然谅解你要为高谈阔论找个设问者垫背;
  ——虽然自信功底还不至差到问此类文化常识;但我真想问最后一个问题:文怀沙,你患胆萎缩症了吗?

                                        2003年9月22日

  [在与文怀沙结束对话后,一旁听女大学生问他有没上网,他断然否定,认为电脑是西方对中国实施文化侵略的工具(大意)。]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