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太阳涅槃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亿万年后不再昼,众生死满各星球。
太阳涅槃红天地,银河劫灭黑宇宙。

  2000年1月1日早上,我无动于衷地睡醒,哈欠着开门,被新世纪射来的第一道阳光乍然呛住。呐呐着欢迎“光”临,我念起一位大学室友。

  在温州的某个角落,他会不会已开始了自杀?他是否长舒一口气,总算活到这四化实现的日子?掸掉身上的粉笔灰,弃下满堂待哺的学生,辞别“不可教也”的世界,临去之前,他有没可能翻读毕业时,我刻意的赠言:“太阳不厌烦千载的燃烧,地球不疲倦万年的旋转”?

  十年后的今天,自己也日渐如他,悲观、失望、无话可说。生命是水,地球是土,千载万年的“水土保持”后,只是太阳,它纵使是火,却早不是在燃烧,而是在自焚,更是在涅槃!

  当熵不可逆地增多,当星星彼此不断远离,当宇宙从大爆炸经过大膨胀趋向大坍缩。太阳注定将缓缓变小、变暗、渡完近100亿年的沧桑,变成一颗真正的“夕阳”,一枚昏黄的“末日”,慢慢地熄灭、粉碎、湮没在银河系——这个巨大的UFO的黑洞内。

  年少的诗里,曾设计一对贫贱夫妻,“百事哀”中,相依为命,患难与共,风雨互搀地跋涉一条曲折、坎坷、茫茫原野上的长路。后来,他们的岁月到头了,他们的路也到底了。两位老人并肩停下步,微笑仰首。一轮圆圆的夕阳,于眼前路尽处,辉煌升起,绝似一个金色的句号。

  “日之夕矣”,这个金色的句号其实预兆了太阳自身。

  高僧涅槃,据说遗留下晶莹的舍利子;凤凰涅槃,传说浴着火展翅重生;太阳涅槃,用它的光,用它的热,用它的“死”换来人类万物的“生”。然而有生以来,有史以来,我们坑蒙拐骗、烧杀奸淫、战争腐败、强权暴政,善于恶,却不善于善。罄竹难书的罪行不断抹黑文明的脸庞,绊倒进化的脚步,浑忘了头顶上火红的事实,深负着14400万公里外,每分每秒那伟大神圣的牺牲。

  日“之”夕矣,从混沌、量子力学到强(弱)人择原理,从牛顿、爱因斯坦到“身在轮椅,心怀宇宙”的史蒂芬·霍金,我们自诩最高级生命,人生长恨水长东的是仍然不知道有没有造物主?人为什么活着?宇宙为什么存在?大统一理论(GUT)真推得出吗?物质起源于能量,能量起源于引力,引力起源于时空弯曲,时空弯曲起源于奇点,但奇点起源于哪里?

  末日一天天逼近,我们能否来得及抵达进化的终点,“不畏浮云遮望眼, 自缘人在最高层”,一齐含笑携手跨入无数时代里,梦寐的乐土。白云蓝天,青山绿水,从此优游卒岁。

  直到某个深秋的黄昏,在文明的回光返照中,彷徨遍地的废墟里,静观着花萎树枯,峰谷填平为褶皱,海洋蒸干成凹坑。无边的黑尘自远古袭来,众生纷纷活埋窒息死去。裂作两瓣的月亮苍老陨落。太阳最后的熊熊火焰,万千炸开道道灿烂、幻美、壮丽的焰火,闪闪迸飞,沿途次第划亮宇宙深处一个个蔚蓝的星球、星座、星系。

  “遥远的生灵们,我们的世界终结了。假若能看见千万年后,这些到达的光,请轻轻地叹一声息。祝你们在各自的‘地球’上,活得尊严美好幸福,更愿你们能找到我们找不到的——存在的意义!”
 (2000年除夕夜)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