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一个孤僧独自归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完最后的一页,合拢翠绿的封面,环视满桌各种版本的宋诗集,我抿尽咖啡,苦笑着,对纤纤的管理员小姐摇摇头,揿响摩托车,默默驶离深秋下午的“市图”。

  凉风殷勤地替我吹拭走,前方林荫路上,每一张平躺着晒太阳的落叶。千年以前,是谁无意吟成这,历代绝句中最绝的一句——

  一个孤僧独自归。我看见苍苍的贯休,枉为了岁晚的归宿,细雨中,骑着一匹瘦驴,闲览着一卷发黄的诗书,穿过荒芜的蜀道,阑珊入川。末世应还剩这块净土吧。“一瓶一钵垂垂老,千水千山得得来”

  一个孤僧独自归。我看见伤感的苏曼殊,俯首、立掌、鞠躬,低语谢别多情的枫子。三月的晴晨里,长短地叹息着转身。雪白的落英,袅袅避开春天河畔熙攘的男女,一片片布施于他玲珑的钵底。此生已矣,异国的屋檐下,世道国运终究化缘不来。“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一个孤僧独自归。我看见小病的弘一大师,轻拈着挂襟的水晶念珠,夕阳下,黯然踱出萋萋的长亭,渐渐行远,隐没入青草的温州郊外。归去也,到处是浊世,衲怎值得做一位其间的俗人。附近破旧的学校,依稀送来五十年后,某节音乐课上童稚的合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一个孤僧独自归》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佚名的诗人写下那七个字,是否注定披起单薄的灰袈裟,剃尽浓郁的黑发,回首静静眺一眼脚下这繁华、庸碌、无可救的世界,咏一首偈,拂袖走进葱茏的青山?

  理想、事业、名利、爱情...都不过如此而已罢了。尝遍酸甜苦辣的心,将过早咀嚼出人生无味。只是江南那倚门的少女,伊掐了朵清晨的菊,从此流下第一滴泪。

  更阑、径空、月明,他该最后一次半夜睡醒,斜凭着,细细检毕所有被漂白的往事,收拾行李,推开两扇露湿的扉,“山中去,便百千亿劫,休下山来”。

  一支红嘴的杜鹃血啼着,飞越一座座城市,沿途迎住他,微屈金色的足,倦倦栖落他补丁的肩角。众生啊,普渡如梦,我还是自救成佛吧。冥冥中,响彻起一声声凄苦、酸楚、无穷无竭的《大悲咒》,似造物主临终的呢喃,伴他一路到达翠微尽处,那间幽寒、清香的古刹。

  一个孤僧独自归!

  一个 孤僧 独自归!!!一而再,再而三同义重复的修辞里,天地没有人发现他们内心的寂寞、悲哀、绝望是那么得深深深深深深深深深
                                                                      1997年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