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千古名句南航版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剥皮诗”也称“拟古诗”,是把古人著名诗篇运用颠倒、增删、仿拟或者改动个别字等手法,使旧诗产生新意的一种独特诗体。南航曰:“剥皮诗”是通过对文字实施剥皮、剔肉、脱胎、换骨等酷刑,从而炮制出的一种寄生文学。

  天下敌手谁英雄?曹刘,生孙当如子仲谋。
  ——辛弃疾(“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今宵酒醒何处,臭水沟,晓疯残醉。
  ——柳永(“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青春都一响,忍把乳名,换了浅斟低唱。
  ——柳永(“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白雾湿衣看不见,灰尘落地听无声。
  ——刘长卿(“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奈沦落地,坠落泪,堕落人。
  ——张先(“奈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小宇宙,中有千千劫。
  ——张先(“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高楼重遮千里目,小巷曲似九回肠。
  ——柳宗元(“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

  《叹老》
  头苍苍,眼茫茫,风吹发低见虱蚤。
  ——斛律金(“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小红低唱吹我“箫”
  ——姜夔(“小红低唱我吹箫”)

  肩发长卷留白久,酒窝深凹聚笑多。
  ——陆游(“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
  渡口征尘杂泪痕,独卧小舟残阳冷。此身合是死人未?细雨岛似水上坟。
  ——陆游(“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伞下泪共伞上雨,隔个伞儿滴到明。
  ——聂胜琼(“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仰天大哭出门去,我辈竟是蓬蒿人。
  ——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棺盖满京华,死人独憔悴。
  ——杜甫(“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不尽白发萧萧下,无边红尘滚滚来。
  ——杜甫(“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剪径不成缘客少,撬门今迟为贼多。
  ——杜甫(“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世路如今已怪,此心到处忧然。
  ——张孝祥(“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

  天上去,便百千亿劫,休下凡来。
  ——刘克庄(“山中去,便百千亿劫,休下山来。”)

  东边日出西边月,道是蛋黄却蛋白。
  ——刘禹锡(“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
  传说盘古的天地,乃是一枚人类黎明时候的蛋丸。

  一片孤城万刃山
  ——王之涣(“一片孤城万仞山”)

  有枝堪折直须折,莫待无枝空折腰。
  ——杜秋娘(“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
  ——韦应物(“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输液》
  生老病死总无情,一任床前点滴到天明。
  ——蒋捷(“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有物结铜芯(南航),灯花不堪剪(斜簪)。
  ——李贺(“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相拥不如人无衣,相吻始觉口非深。
  ——白居易(“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嘲落河人》
  哥哥哥,曲颈像天鹅。白衣浮绿水,红唇拨清波。
  ——骆宾王(“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贺新郎》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童谣(“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在家,打着小松鼠。”)
  若不入虎穴,焉能得虎子。——班超(“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注:祝贺网友听海人结婚而作的打油诗,后来他真生了个儿子,也算诗谶。

  文成亲友如相问,一片乡心在玉壶。
  ——王昌龄(“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注:文成是我国著名侨乡,玉壶镇是该县移民出国最多的,代当地海外华人《故土吟》。

  十年死生两茫茫,不思量,自已忘。千里孤纸,独处活凄凉。纵使再逢应新识,尘满面,身如葬。/秋来主人突还乡,小墙角,尽褪妆。相顾无语,唯有泪渐行。料得拈回书架处,明月夜,又蛛网。
  ——苏轼(“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注:重回工作过的某镇,偶见办公桌底有自己一张旧名片,戏悼之!

  网络MM时时过,女孩QQ渐渐多,有谁问我业如何?人海阔,无日不奔波。
  ——桃燧(“笔头风月时时过,眼底儿曹渐渐多,有人问我事如何?人海阔,无日不风波。”)

  姑娘大腿八字开,有才无财莫进来。
  ——佚名(“堂堂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停下车,红灯亮了,绿灯还会远吗?
  ——雪莱(“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有的人躺着,他已经睡了;有的人睡了,他还躺着。
  ——臧克家(“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一个少年说,
  他喜欢起锚时的浪花
  一个老人说,
  他喜欢抛锚时的浪花
  多年前
  一个盼望出发
  多年后
  一个渴望到达
  ——艾青(“一个海员说,/他最喜欢的是起锚所激起的/那一片洁白的浪花……/一个海员说,/最使他高兴的是抛锚所发出的/那一阵铁链的喧哗……/一个盼望出发/一个盼望到达”)

                                 2001 - 02 - 24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