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夜途归车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送飞了朋友,一个人开车从机场返城。天暗暗地暗过来,路旷星稀,高架灯们弯腰静静看守着这条大道。揿低窗,掐着风,放它一口口进入吹凉我年青的鬓。

  换上最高档,踏下油门,车渐渐飙起,80、90、100 … 黑暗中,仪表栏泛着幽幽的冷光,似后面蹲着一个蓝精灵。转弯将尽,我浮起双手,享受方向盘自动旋回去,擦过掌心,发出细雅的沙沙声。

  前头是茅竹岭隧洞,把左右远灯收拢成近光,调整好坐姿,我等待隧洞越张越大半圆形的嘴。小车象一只金属的夜光虫,优美地没向那灯火辉煌的喉咙深处。

  买票亭迎来了,减着速侧扬陈年的证件,公管小姐笑一笑,朝我模特般挥挥倚窗的手。远去的倒视镜里,蓦然想天上该掉下一具遥控器,让我按住PAUSE,暂停她这式美丽的举动,伴每位夜归人驰过广袤星点的山野、村庄、城镇。

  家将近,车不时提醒似地晃,捻响收音机,有的哥羞涩点歌,靠紧软座椅,惬意身下微微的漾,慢慢恍忽了是车乘着我,还是音乐乘着我?突然间,即使“始悟前程是归程”,幸福当也是这微漾的感觉,一种靠在日子身上微漾的感觉。

  某年某月某一天,搭某人顺风车回温。暖日晴空,疾风扑过来,雨后的侧窗玻璃上,残留水珠儿像白色的小蝌蚪,纷纷游过身旁。车不断吞进白色单虚线,吐成一副绵绵的断肠,半路听她掠发轻叹:“真想它不要停,一直开下去”。一直开下去,天涯海角,春水秋鸿,凡世异域,如果人生既没有终极目的,也没有终极目的地,那么每段值得过的过程就既是目的,也是目的地。

                                                                 ——2000年

相关链接:车系列之二 《夜飚》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