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Long  Long   Ago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这一生真是阑珊!想起儿时候,蹲在宿舍的走廊里,三脚的旧板凳中央仰着本童话。午后发黄的阳光,渗出撑满衣衫的青竹架,脉脉熏亮我所读到的字、词、句。

  上工经过的大人们,含着笑,依次摸摸我的小脑勺,步下楼梯。

  ——童年,少年,青年,如今的我们,纷纷争名逐利抢权赚钱,赛着干一番什么。

  应硕士明年应摇尾游向博士,那抛给知识分子的另块香饵;庄警察晋身中层领导有年了,下世纪但愿能“咔嚓”一声,锃亮追捕到局长宝座,手机、专车、特权,岸然变成国家暴力的庄严代表;黄黄的黄老板,不为中华之崛起而勤奋,只为自己的富贵荣华而勤奋,高三面黄肌瘦的身体,该被钞票漂白得雪亮滚肥。

  激愤叛逆的哲兄啊,每天麻木地填着社会主义鸭,大学同床共枕的萨特叔本华周国平,这些哲圣哲师哲兄,此刻近扔在灵昆岛,还是远掷在爪哇岛?

  我们的女孩不打声招呼,前头仍忸怩地挥手告别荫静的校门,后脚便大方地出嫁生子喧嚣的社会,闪电式做完最后道“家庭作业”。哪位老师布置的!那红巾低首,浅羞碎步过教室的神情;那翠袖扭腰,轻笑蹦跳在操场的身姿,倩何人唤取?

  昔日就这样永不重来,能够重来的,只剩卡朋特的《Yesterday Once More》。从当年学完习,熄灯后,黑暗被窝的Walkman中;从现在下了班,过街时,斑斓音像铺的CD中。

  成长是一种量变到质变,质变到变质的过程。伊甸园里再美丽的苹果,成熟之后是堕落,堕落之后是腐烂。

  Long Long Ago......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山上有座庙;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阿拉伯的故事,故事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名姑娘叫阿巧。
                                                                ——(1996年)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