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戴小径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气候将秋了,在这个日渐寒冷的世界上,我再再想起她,一位我原以为最春天的女孩,带着一张天生的笑脸,一颗圣洁的心。来来往往人群中。只为了今生今世想找到自己的幸福。午后阳光下,度一种优雅的中上层的生活,尝一份对得起她的甜甜的日子。

  在厌透日常的无聊、卑琐、乏味后,她看着她一丝丝阑珊的青春,从此自我告诫着,生活中,爱情是没用的,物质、经济、钞票更重要,可是她却越来越莫名其妙爱上,一个不把世俗的富贵放在眼里的男孩。那孩子可笑地坚持老旧的孔训:“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虽然他梦醒如今的时代,欲获得富(做生意)贵(当官),总之干一番事业就必须不义,欺诈、厚黑,为了手段的纯洁,绝对达不到目的。幼稚的是他竟不肯唾弃那些一文不值的毫无用处的该死的个人尊严、人格、原则去升官发财、往上爬(好高尚!可惜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现实早教训了我们的女孩,这个社会里,真正的好人是爬不上去的,你只有某一方面的堕落,才赢得另一方面的上升,因为好人大半无好报。但见坏人一路平安、一路顺风、一路发发发。

  于是她失望地发觉,他只能一日日辗转于社会的下层,混混噩噩,一事无成,活得象一条狗。受尽大大小小的奴役,充当别人的工具,内心自怜自叹:好一名“落难公子”!除了吃亏一辈子,富贵荣华、功名利禄统统莫须有,她跟着他,当然是吃亏的吃亏,亲邻同事朋友该如何嘲讽轻视闲话她。心中的幸福,将好象蔓殊莎华,只是一种彼岸花,永远可望不可及。

  怎样地“去意徘徊”呀,跟着他,是一起受苦受难,更那堪没谁对他们大慈大悲,离开他,或许人越长大,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却越等不到真正的爱情。大好社会上“十有九人堪白眼”,她不讨厌的,奈耐“百无一用是书生”。

  这是个充满丑恶、无耻、功利、道德败坏的“黄金”时代。潘多拉之盒已彻底打开,她惟有通过婚姻来装璜她朴素的命运,不沦为苦苦挣扎底层的小百姓,饱经折磨,熬着毫无价值、黯淡、灰色的岁月。在“上帝死了”,只剩下群魔乱舞的世纪末,多少乌托邦地希望,让日后的一个家,成为红尘深处一座小天堂。

  她对他慢慢地不是“哀其不幸”而是“怒其不争”了。毕竟象大家一样争名争权争钱争官...能使他们活得晴朗、快乐、舒适和高级。在她的眼里,他那种外表清高、本质无能的不争,只愿自身出淤泥而不染,不顾他们俗世幸福的老庄式不争,其实是一种自私、渎职、不负责。人们将在冷嗤声里,认定他配不上他的女孩,而不是这个社会配不上他。

  气候已秋了,在这个日渐寒冷的世界上,戴小径,你的一生是否是一个又漂亮又好看又美丽的“错、错、错”?

                                                                   ——1995年9月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