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书生一章》

夕阳毯上暖晒书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今天的夕阳该不会迟到吧?春深的下午,微凉的天气,我一个人独坐新居里。淡蓝色玻璃窗外,高楼大厦此起彼伏。看完一部禁书,我抬起头,夕阳准时来了,落下24K的光线,开始织就一幅金黄的地毯,由短变宽、渐渐从阳台铺进书房。

  推走黑转椅,长身轻靠在室内那道高高的“书墙”上。头顶不远处,李白、鲁迅、萨特、加缪、老庄孔孟、陀斯妥也夫斯基紧紧相倚着默立于一层层木架里,静静站成一列列横队。晚风中,似等待主人随时的检阅。千百年来,它们曾经照亮了多少颗心,曾经温暖了多少个时代。闭上眼,我忽然有些叹息。世道如今,最应被温暖被照亮的,其实是它们自己——

  七月七日正午仰卧官道自诩“晒书”的郝隆;淡然冷对亚历山大大帝说:“别挡住我的阳光”的狄欧根尼;几乎临死都活在“阴天”,却空写出《晴了的时候》的戴望舒;历代所有的才子圣贤哲学家将含着笑任我把他们一一遍地躺倒,含笑着看我用那匹灿烂的“夕阳毯”,为这个铜臭的世界,晒出一间书香的小屋。

  斜晖下,我散漫踱过一摊摊正在日光浴的书,莫名忆起张可久的小令:“故人何在?前程哪里?心事谁同?”也许这一生已只能做一名春深的读书人。为读书活着,为活着读书。即使天雨血、鬼昼哭;人间沦为地狱,国家毁成废墟,烧杀奸淫犯罪公行、战乱流离尸骸积野,一派《倩女幽魂》的末世景象...

  此生天生是书生。

  暮意缓缓渗进,掺着室内的空气,慢慢调成一片黪色。旋亮灯,我动手收“摊”。商务的汉译名著们当高供书架第一层;《全唐诗》《全宋词》《全元散曲》按左右顺序排放;李敖的五十册得专门腾出一整栏,“李敖专栏”,这位“要佩服人,就去照镜子”的文化狂徒,谁不忌惮做他的邻居!

  夜雨下来了,一条条沾满灯光,象一挂晶莹的珠帘垂过窗畔。闲凭着栏干,我俯览脚底这座霓虹的城市:巷角垃圾箱前,拣破烂的老妇滴着涎津津细嚼两堆腐败的食物;十字街头,三辆警车厉声拉响警报,狂闪着警灯,凶恶喝斥着高音喇叭,把几位脑满肠肥的大人物一路保镖至星级酒店;附近KTV门口,大款们搂着各自的小姐醉醺醺招呼着四散打炮去。

  一辈子该读尽多少本书,才有望重归云烟深处,传说中的嫏嬛?
                                                                                 ——1998年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