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散文杂著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孤寂》的埋没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天公总是不公。

  “弗俨死,弗俨健”(温州俚语)的陈百强成了植物人,“弗俨死健”(温州俚语)的KTV仍笑唱着他的《相思河畔》《今宵多珍重》《偏偏喜欢你》...

  这些大众化通俗型普适性的滥情歌之外,又有谁知道,八十年代末的一首《孤寂》。一首他《关闭心灵》似的,独身主义的独白。

  玲珑的钢琴闲滴出一方阑珊的意境,叮咚的前奏淡倾出多年淤积的心绪,莫名的男子一袭风衣,低头惆怅过凄清的长街。一生何求!我相信相反的是“知我者,谓我何求;不知我者,谓我心忧”。那词曲器乐间闪动的泪光,君不见,每一颗都完美得,完全能媲美另一支“孤”字歌——梅艳芳的《孤身走我路》。

  然而它的灰调、个人化、非主打性,注定了不但无法流行,却将日渐埋没。流行的反比律也许莫过于这种蓄意:越沉重、深昧、真才实感的,越让日子一层层淹掉,(杨庆煌的《会有那么一天》、姜育恒的《情愿来生再等待》);越二三流的,越比一流的流行。(文学的《飘》、电影的《泰坦尼克号》)

  歌如此,人类推。轻浮、吹拍、没多少内容的东西越可能爬上去,名流行似感冒,人横行似螃蟹。自重、严持、有真正质量的家伙越可能受压于社会底下,默默无闻,漠漠无问。俨然遵守着“轻上重下”的物理定理!

  江山代有才人“没”,侥幸出头,浮上水面的就这样仅凝结为冰山一角。江山代有才人“没”,一例例宿命般的埋没,从此一分分减低着我们文明的进化度。江山代有才人“没”,最悲剧是,不止埋没你个人的姓名,更连带埋没了今生后辈,能表明你的埋没的全部证据(你的理想、言行、作品)。

  于是什么也留不下,于是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埋没,于是眼看着你的埋没,这个狗娘养的社会连个屁都不放!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心中那些美丽的景物只剩孤芳自赏。

  陈百强一曲成谶,“决意远去,他朝不再返”。他的孤寂是没谁开解,以致吸毒?他的《孤寂》必无人欣赏,如太多的好歌,只流传少数人的心里,永不会流行大部分人的口中。

  ——当年偏偏喜欢你的,现在还有几,仍偶坐相思河畔,遥祝今宵多珍重?

  千秋万代中,无数的才子皆被无声无息地埋没,不留一个气泡,一滴溅沫,一丝涟漪;千歌万曲中,小小一阕《孤寂》孤寂地埋没还不是N...N...N...Nothing!

                                                                                  ——南航/1993年11月

注1:“弗俨死,弗俨健”即不死不活;“弗俨死健”则是不正经的意思。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