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散文杂著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Ⅰ

  二零零五年,岁在乙酉,暮春之初,会于雁荡山南之温州。盛事也。群侠毕至,少长咸集。——王羲之

  2005年4月,一道消息爆炸性传开,轰动网络界。“金古温梁”四大武侠宗师之一、“无铁追冷”四大名捕之父,温瑞安将应邀来温州,担任“2005网络原创文学论坛”盟主。为亲睹当代最后一位大侠,省市媒体(电脑报、天津日报、成都商报)、著名文学网站(黄金书屋)、作家出版社、各类写手、各地温迷等等等闻讯出动,纷纷飞骑赴会。
  于是,4月8日,当我有幸以曾经的侠少身份,接到主办方天下书盟的邀请函,长剑青衫,芒鞋干粮,杏花春雨中,怀揣“天下英雄令”踏进久违的江湖,发现通往温州府的各条官道上,车辚辚,马萧萧,已到处流传着四句口诀:
  不求生入玉门关,但愿一见温瑞安。此生不见温瑞安,死不瞑目心不安。

                      Ⅱ

  满堂情醉众侠客,一剑光暖遍神州。——贯休

  4月21日夜,温瑞安携妻刘静飞,静静地飞抵白鹿城,下榻王朝大酒店,护行的是其香港“自成一派”社三大干将叶浩、何包旦、雷去恶。次日下午,我与温迷网“六分半堂”骨干们、天下书盟管理层等最先谒见了冒着感冒的他。
  从午三时到晚七时,在温瑞安倡议大家“盍各言尔志”的聚谈中,我感动于女温迷逗明月的心声,即使腿脚不便也要辗转千里,从吉林长春换乘三趟火车一趟轮船而来;激动于男温迷萧梦商的理想,“愿搜温书、编《温典》,与温迷共,死之而无憾”。
  23日晚,“2005网络原创文学论坛”正式开幕。是夕也,温瑞安演讲、答问、击鼓、吟诗,王导式魏晋风度笼罩下,全场噼哩啪啦,一片望尘折服声。“侠义的根本在于民间”,“英雄就是在不公平的环境下提出抗议”,“不要以为没有当时的掌声,就没有永恒的喝彩”,如果说激情与才情交织的行藏陶醉了济济一堂侠客们,那么,我则因其不吝提携年青作家的“温”言暖语,深味何谓前辈风范——
  在百忙中抽暇,匆匆浏览罢我的武侠小说《慕容》,他在他的赠书上签名:“南航侠兄,一见何止如故”;在我俩的合影下题词:“温巨侠与他认为日后在侠坛文林中必能‘一剑光暖遍神州’的作家南航”;在随后《漫画四大名捕》的《“温说八道”之九十:八方风雨会温州》里写道:“颇有一代宗师之势的南航”。
  汗颜ing!涕零ing!碧纱笼ing!

                      Ⅲ

  问苍茫江湖,谁是其“瑞”, 谁令其“安”?——毛泽东

  很多年以后,传说一部佚名的《中国武侠文学史》,把2005年的4月冠以“温瑞安之春”,但当时,躬逢盛会的我完全没意识到,其唯一的原因白痴得只在于——身在福中。
  24日上午,天下书盟站长徐道明致电我,温州市区哪里有既僻静又风景好的地方,温瑞安率温派子弟们拟举行隆重的神州聚义。手机那头,他“徐徐”地,“道”理越摆越“明”白,作为本地人,我必须带路、导游、观礼。兴奋之余,我立刻察觉要讨全天下温迷之厌了。毕竟对于FANS来说,温瑞安一趟温州之行,你外人却接连会面他三次,这无疑足够被打入醋缸里过后半辈子。
  下午4时,驾着千里马,忧喜参半的我把一干人得得引上市区最风景的山——景山。凭栏凌风,极目云天,聚义酣处,温瑞安悄然隐身,光晕散尽,一个飞扬的萧秋水展翅降临,而在笑傲间,他两度有心垂问:“在金古温梁这些人的巨大阴影下,如果你继续写武侠,出路在哪里?”
  暮色渐起,依次掌灯中,满座俊彦指点文学江山,评说武侠英雄,倚着波尔多酒园的落地长窗,眺望山下的人间,我蓦然兴叹,苍茫江湖,纷乱武林,试没有温瑞安,谁是其“瑞”, 谁令其“安”?

                                    2005年5月
  


记得长剑青衫暮春时

[相会温瑞安之后现代版]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