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散文杂著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神五:一次烧钱的高空蹦极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神舟一箭飞腾,神州一片欢腾。不合时宜的我,没有近乐,只有远忧。购买了潜水服、氧气瓶,冒着溺毙在盲目爱国分子们口水里的危险,想起苏东坡被他的二奶朝云笑嗔“满肚子不合时宜”,忆起高尔基写《不合时宜的思想》大骂列宁与十月革命,反讲如下:
  
  有没觉得这只是一次高空蹦极?有没觉得以190亿(官方数字)人民币为燃料太“烧”钱了?难道这能“蹦”成个全球宇航第三“极”?在科学史上,人类史上,世界文明史上,一没具有首创性意义。不但别人早就蹦过了,而且又不比别人蹦得高与远(早有苏联蹦到月球上去,现又有美国蹦到火星上去)。
  二何况没经过物价部门(全国人大)审批,动用国库财政,违法浪费我们纳税人的钱。如果说出于军事国防目的,对党与政府还有作用的话,舆论宣传只用于和平,拿温州俚语说,不啻“蹿起打一棒”,轧什么“台型”?

  神五之后,报载又搞神六。小小两枚神五神六,能让近代来受尽屈辱的炎黄子孙,在列强前人五人六?我们扁瘪的民族自信心可怜总靠载人航天、得体育金牌这些单项的,毫不关系民生的花架子硬撑,却不脚踏实地去注重提升整体的国力,不去追求政治上全面民主,经济上全民小康。
  如今是地球村,中国人第一次上天,除了说明你比鸟飞得高,还能说明个鸟?全球两百多个国家,是不是都应该耗巨资让人绕它小地球公费旅游几圈?尤其那些第三世界的贫国穷邦。难道如此才能打消各自的民族自卑感,打气各自的民族自豪感,挪前各自倒数的国际地位?狭隘的国家沙文主义给治下人民带来什么现实好处?
  把天文数字般的科研发射经费省下来,投向人间,该能救助多少失学的,下岗的,住危房的,看不到电视的,打不起官司的,挣扎温饱线上的,为讨工资跳楼的?
  一个发展中国家跟发达国家较劲,不把钱花在刀刃上,好“高”骛“远”,务实吗?我们有多余的资本用来出风头吗?里子比面子重要,真实的地上比虚幻的天上重要。

  “石壕村里夫妻别,泪比长生殿上多”!
  
  [2003年10月21日原贴天涯社区关天茶舍,在点击数达到五六千后,因政治压力被管理员封贴,增补存此]



新砌茅坑三日兴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乡村新茅坑造好后,为积肥需要,坑底得先放些水铺垫。因为有了水,头几天只要外物落入,就不免晃出大波浪,荡开小涟漪,但随着“内容”丰富,“密度”增大,动静量渐渐变小,它就不作兴了。这被温州俚语形容为“新砌茅坑三日兴”(“兴”是兴风作浪的意思)。
  我好奇的是,为什么不说二日兴,四日兴,而说三日兴?顾客们头日来高兴,次日还有余兴,后日尽了兴,接下去就只剩败兴?显然,天数并非经过科学测算,而是符合了一条传统定律——凡事不过三;是遵守了中国人的数字观——“三”作为转折数,标志事物从盛到衰,由强到弱。
  从三碗不过冈,富不过三代,到程咬金的三板斧,最后,我认为它其实更是成语“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地方版。

  新官初管一地、乍任某职,为了使群众服从他的统治,下级跪拜他的权力,众生无条件信仰他的绝对威严,惯例是狠扎台型,惩处一批坏人。如果坏人比较难啃,毕竟坏人通常后台硬,路子多,交道深,背景厚,人马扎,能篮子挈掉(温州方言),那么就朝好人、无辜的、老实分子开刀。
  一,“鱼肉”后者没有施政阻力;二,更能造成百姓怕怕,吏民吓吓,布置出一个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来长治久安;三,顶头上司又深感他政绩十足,好有作为,储蓄了升迁资本,一举三得,此谓“新官上任三把火”。
  只可惜在温州人眼里,这类新官充其量是一个新砌的茅坑。君不见那“茅坑”初出茅庐时,的确很会兴(屁)风作(尿)浪,“大兴”(温州方言)得很,用一句前人的“臭”诗赞美,俨然“槽斜尿流急,坑深粪落迟”,一副又新又大又深沉的鸟样。可日久,收足了别人进贡的“黄白”礼物,藏污纳垢,大腹“便便”,渐渐波澜不惊,最终逃脱不了“风”平“浪”静的结局。
  于是,在冬天上午,某座晒太阳的老人亭里,一句早就预备好的评语再闷不住——新砌茅坑三日兴!
                             1998年12月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