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03 33│1-│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买断所有的座位,赶尽所有的听众,独自静坐在空旷漆黑的交响乐大厅正中央,一个人等候着天蓝的垂地长帷幕缓缓优雅皱开,等待着那著名的03 33 │1-│英雄地响起。

  贝多芬想到想不到一生如此黑色幽默。他把一流的《命运》献给时代,时代把三流的命运赠还他。17岁失母,23岁失父,28岁失聪,25-41岁失了七八次恋,42岁兄弟失和,晚年被人们厌弃,至死独身竟没有哪女子愿意嫁给他。

  03 33 │1-│,我相信这三短一长不是命运敲贝多芬的门,而是贝多芬敲命运的门。在愤世嫉俗又交往权贵的双面生活中,他应深切感受出命运三女神(Fates)即便肯主动敲门,她们最爱敲的也是朱门、豪门、侯门。

  03 33 │1-│ ,这位狮头人身的“反斯芬克斯”是怎样无畏地站在命运沉重紧闭的铜门前,先屈指三力扣3 3 3 ,接着举拳一大擂1-。孤傲的心,不屈的意志,狂放的个性注定他绝不乞求“芝麻开门”式的咒语,更不屑说“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式的谎言。

  音乐穿越一个多世纪,从1807年杀来。小提琴象一名年轻的先锋,率领大提琴、低音提琴、钢琴、定音鼓、双簧管等组成的乐团,不、兵团,一次急一次朝主宰众生的命运锐不可挡地冲刺。我毫不怀疑他的《战争交响曲》是媚俗之作,而这首“贝五”才是纯粹意义上的《战争交响曲》。

  辉煌明亮的演奏台上,那个宽肩膀、短身材、一张丑陋的麻脸的人转回他巨大的头颅,收起水晶指挥棒,目光掠过一排排空座椅,神圣地望着我,一似临终的约翰·克里斯朵夫——

  如果生活没有向你露出它的真面目,让你耳聋、失恋、独身、刚过而立便要自杀;如果婚姻美满家庭幸福,整个人溶在其中,你写得出《命运》吗?你能在爱乐者的心空,把自己燃成太阳,拥有九大行星般的九大交响曲吗?至多奏奏“盆碗锅勺交响曲”罢了。

  如果英雄是“你可以打败我,但绝不可以使我屈服”(海明威),那么删去那些失败、苦难、耻辱,你也做不成一名英雄。就象温瑞安笔下的关飞渡,只有被阉之后才“勃起”真正的英雄作为。

  也许命运叫你受苦受难,根本早打算牺牲你一个人换得我们的享受。所以你的聋,等于阿炳的瞎、郑智化的跛。命运对你一个人作恶其实却为了对大多数人行善,以小恶求大善,以不道德的手段达到高尚的目的。

  我歉意地点点头。命运看来把老贝当作一枚贝,不断揉洒进大大小小的苦难,刻意害他用一生结晶成一颗颗珍珠:月光、热情、田园、英雄、命运。。。。。。

                                                           ——1998年 生日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