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野渡无人舟自航Ⅱ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我曾经落过一个小岛。工作清闲,生活简单,就交了个朋友,点缀白描的日子。朋友是散淡的人,极消极。总是我主动找上门,聊半天的天,再骑自行车自行归去,沿途只有梧桐树叶敷衍地挥手。

  后来我辗转调回城。今年初因事重到该岛,下午办完事要走,突尔怀起旧,便拨通朋友。手机里,朋友微喜地嘿了嘿。声音是一惯的37度,不冷不热。

  见了面,社会大事、家庭近况、个人心境,我们察觉时已聊到五点钟。“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夕阳早褪色成一枚粘在半空的小金币。朋友忽提出送我至码头。去码头的路又长又差,根本配不上我们的脚。我惊奇询问:你一向不送客,今天怎么破例?你的人生态度积极起来了?”朋友淡淡地笑:“没有,只是跟你聊天还有些意思。”

  我欣然接应“有意思,还有意义吧”,朋友摇摇头“意义是没有的”。长路漫漫,尘土飞扬,我们并肩走着。当地载客的三轮卡不断开过,驾驶员不断招揽我们上车,不断被我们拒绝。我怅道“你思想仍是老的”。

  朋友叹道:“其实人生就这样,有一些小意思,却没有什么大意义。”“不”我勉力争道:“人生还是有意义的。你钻过佛教,佛教看破红尘,一切皆空。但它的最高境界-大乘-却要普渡众生。你能肯定普渡众生很苦很累很没意思,但你不能否定它没意义。”

  朋友沉默了,我们一路无语到码头。渡船正驶近,柔漾着缓缓亲上岸。三三两两的乘客收拾着物品,顺序步下斑驳的石级。我伸出右手,朋友不动,半晌抬头,定视我说:“理论上,普渡众生当然是一种伟大的理想。但现实中,就算你有这种心怀,你有证吗?你的‘渡’正宗吗?够资格吗?你能向乘客保证不是一只贼船吗?也许你根本‘渡’不了谁,也许更没有人需要你的‘渡’,如果这样,你的人生还有意义吗?”

  我深思着答“有的”。“是什么”朋友追问。“是——”乘客都入尽了。船老大探出身,不耐烦地远远催叫“喂!你走不走?”

  晚风渐起,两岸的蒹葭参差垂下它们的白首,层层的浪花横斜着哗哗开放。一句多年前诌的诗,心血来潮中礁石般屹现。天空江寥,万物静寂,我独自走上暮色的小船,回眸望定千里的朋友,喃喃说道:“野渡无人舟自航”。


                                                                1999年 温州公园路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