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夜夜夜雨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岁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一任阶前点滴到明天。才华渐褪,我还有多少次,一任自己被宋词特有的九字句打动,夜夜夜雨中。

  夜夜夜雨中,年少的蒋捷更深梦醒,捡起几畔的青衫,望一眼锦衾里小寐的妓,留下一首七绝,灭烛、拂帘、撑伞出门,一去不复返。

  夜夜夜雨中,年少的我停住笔,站起身,关好半掩的窗。更深了,此刻的大街上,那最末一名行人,他该细细数完一路的水洼,然后独自叹息归去。

  遂记起远方的城市霓虹处,有位女孩已下班回家。只是听着门外无穷的嘀嗒,今宵再倩谁,替她撩开浅湿的白裙,轻拭她微凉的腿。

  隔着千里的山水,默对着一室昏黄的灯光,我慢慢铺平傍晚揉皱的笺;隔着千里的山水,那些桃李春风的朋友,现在是否都被社会修改得一塌糊涂?犹如涂涂删删,指间的笺。

  “江湖夜雨十年灯”,剩下的是这个世界没有人可怜你。曾经来自天上,却注定坠落空中,直至一点点一滴滴埋没入黑暗、冰冷、污垢的地下。

  日子一天天赖过去,我将翻完桌角的旧台历,俯首问地下的你,到底什么时候才算到底。隔着千层的泥土,你将应答我,很久以前,幸福也许是积满晨阴的院,是挂遍午晴的檐。

  少年的旖旎,中年的奔波,老年的淡漠,所有的岁月皆为了走尽潇潇声中的三步曲。人生就这样,从楼“上”经过舟“中”最后到庐“下”——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岁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1995年3月 温州马鞍池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