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文史随笔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序 南航/文

  “温州是一座文化沙漠”?是的。九十年代时,我甚至认为它连文化沙漠都不配,充其量一个文化沙坑。那是多么小的一块垃圾地方啊,近乎全民在经商、拜金、唯利,只有塌脑才会念叨文化。
  然而吹尽狂沙始到金,就在这样一块沙坑里面,却一直埋藏着金子般的文化。中国文化三大源流:儒,一代大儒孙诒让出身温州望族;佛,“十八罗汉”之一诺矩罗尊者为温州雁荡山开山祖;道,茅山宗祖师陶弘景在温州写成道教经典《真诰》。
  中国古代四大艺术:琴,“浙派古琴鼻祖”、名曲《潇湘水云》作者郭沔是温州人;棋,“百岁棋王”、象棋大师谢侠逊故居在温州;书,“书圣”王羲之当过温州市长;画,“元四大家”之首黄公望从小在温州长大。
  世态炎凉,正是他们使我生活在这个城市感到温暖。微斯人,吾谁与归?

  第一节、游吟山水间

  旧时王谢 南航/文

  一部《世说新语》,是中国古代贵族名士的教科书,是历代文化精英的扫盲课本,它使魏晋以后,“王谢”成了名士的代称,使后世从此仰望四个字——王谢风流。温州,正是从“王谢”时代开始,成为名士们青衫长袖,羽扇纶巾,诗酒流连的必去处。 
  作为当今风流地,温州被三姑六婆、五湖四海、七嘴八舌到嚼烂了的程度,但其实在古代,温州就已是一方风流地,一方曾经演义着“王谢风流”的风流地。 
  让我把时光咿呀着拨回一千六百多年前,召集全温州最漂亮的导游MM,盈盈浅笑着迎候王谢世家两大著名人物王羲之、谢灵运的先后驾到——

  公元四世纪,瓯越山水间静静卧着一座新城,被称为“斗城”,因为城内外有九座山,分别叫华盖山、海坛山、西郭山、松台山、积谷山、黄土山、巽吉山、仁王山、灵官山,环列成北斗星座的形状。城里还凿有二十八口水井,象征天上二十八星宿。全城河道交叉,街道纵横。筑城之初,有白鹿衔花而过,因此又被称为“白鹿城”。一城三名,比美国的旧金山既译三藩市,又译圣弗朗西斯科,呵呵,“阔”早了。
  乡老传说,当时负责筑城的是另一位名士、东晋著名学者郭璞。晋明帝年间,温州一地被划分为永嘉郡,修建郡城,正巧郭璞来温,精通堪舆卜筮的他便被选举为规划设计师。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把历史从郭璞筑城翻过,第二页就写着王羲之守城。王羲之,字逸少,字如其人,即使在当时风度翩翩的王氏世家子弟里,王羲之仍然是最飘“逸”潇洒的大“少”,日后为他还流传下“东床快婿”的成语。 
  飘逸潇洒之人必好山水。 
  偏安海隅,没被战乱波及的温州,人物清嘉,风景佳美,境内有着如今的国家级风景区雁荡山、楠溪江与国家级风景旅游点江心屿,这足够诱惑他来做太守。虽然《晋书》没记载,但温州百姓却宁愿相信北宋《太平寰宇记》南宋《方舆胜览》等书的言之凿凿,王羲之曾任温州太守,访仙寻隐,啸吟林泉,“庭列五马,绣鞍金勒,出即控之”。朝辞暮归,驾乘着五匹高头大马,每一处好山水都像是一场等待他邂逅的艳遇,人生快意复何求?恩,干脆叫王“嬉”之算啦。 
  这位“五马太守”实在给温州百姓留下了锃亮的名士派头,今天,你迈步温州老城区最繁华的街道之一——五马街,猛抬头,街头就“整装待发”着他的五马座驾的青铜雕像。坐车游山同时,据说他还坐船游水,从今市区南门直到瑞安市、平阳县,饱餐江南水乡风光,沿途长达百里,郡民争睹,河边荷花盛开,清香伴行,为此登舟开始那一段路被誉为“百里芳”,这“百里芳”流芳到现在,被谐音为温州市区街名——百里坊。 
  但要成就自己为艺术史上的“书圣”,王羲之自然不能冷落了他的专业,八小时之外,经常临池作书,洗砚于池,日久池水尽墨,被叫做墨池,北宋米芾后来特地题写了“墨池”二大字,到了明朝,这座与谢灵运“春草池”齐名的墨池,水面还不时看见漂浮着小蝌蚪般的墨点,但奇怪的是,一汲水反而会消失,而今天,池所在巷弄被称为墨池坊。 
  既留下墨池,就不能不留下墨宝。市区“九山”之首的华盖山相传是黄帝老师、房中术鼻祖、上古神仙容成子的飞升之地,为此被唐朝司马承祯的《上清天地宫府图经》杜光庭的《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宋朝张君房的《云笈七签》皆列为“天下第十八洞天”,名叫“容成太玉洞天”,爱好仙道的王羲之访得容成子遗留下的一座炼丹井,就在井栏的内侧书刻下“容成太玉洞天”等字。市区“九山”中另一座西郭山,为纪念郭璞的筑城之功,后被顺手改了名叫郭公山,山上原有一座“富览亭”,亭额也是王羲之所书,南宋登临该亭的姜夔叹息“处处长青苔”,还赋了一阕《水调歌头》。
   
   (《温州密码》之《名士风流》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如果温州山水是被王羲之当成一张上好的纸,可以题字练字,对于东晋另一大豪族——谢氏世家的一位子弟,却是一尊宝座,让他端坐成后世诗人朝拜的“中国山水诗鼻祖”。他就是东晋名将、“淝水之战”主将谢玄之孙谢灵运。 
  公元422年,谢灵运在没有是非可言的政坛官场上站错了队,被当权派一脚蹬出京,打发去当永嘉郡太守。像历代失意文人一样,郁闷的谢灵运寄情山水,一路游山玩水迟迟才至温州。这位落难才子没想到,温州竟如此山清水秀。他立刻做了“王羲之第二”:“郡有名山水,灵运素所爱好,出守既不得志,遂肆意游遨”。 
  于是乎,登上温州江心屿,他挥毫下名句“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在市区“九山”之一积谷山畔的池上楼,他吟成“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离开郡城后,他写出“野旷沙岸净,天高秋月明”,为了纪念自己找过“天下七十二福地”之一的温州三皇井,他赋诗《舟向仙岩寻三皇井仙迹》。这些清词丽句被以光速般传到京师,无论贵贱官民,大家竟相飞奔打字复印店翻录,轰动一时,间接也替他扬了眉,吐了气。 
  这位谢客(谢灵运小名)太喜欢做一名游客了,为此发明了一种专业登山鞋——“谢公屐”,鞋底有活动的前后齿,上山去掉前齿,下山去掉后齿,便于攀登。罢官回家后,他还组建了一支数百人的野外精锐部队,深入那些没开发的处女景点,遇山开路,逢水搭桥,一路劈柴伐木,刀砍斧斫,曾经浩浩荡荡开山直至越界到了邻近的临海郡(今台州),吓得临海太守大恐慌,以为闯来了一彪凶悍山贼。
  身为温州市长,不劳累案牍里椎间盘突出,却逍遥于山水间,这很令大才子苏轼牙痒痒,便拿来在诗里猛赞他朋友“自言官长如灵运,能使江山似永嘉”。 
  感激那些有句无篇的诗为温州打的软广告,作为“回扣”,温州人把谢灵运铭记入地名,今天你旅游温州,摊开温州市区地图,随处印着康乐坊(谢世袭为康乐公)、谢池巷(巷里有他题吟的春草池塘)、谢公亭(在江心屿)、池上楼、澄鲜阁、......而永嘉县鹤阳村等处还是他后裔的聚居地,明朝宫廷画家谢庭循就是那里人。甚至他自己,至今还在永嘉县楠溪江大桥桥头,飘飘然摆着“POSE”。

  相关链接:在魏晋,“王谢”不但是世家,还是世交,更是世姻。王羲之、谢灵运也不例外,简言之,谢灵运的外婆是王羲之的女儿,谢灵运爷爷的姐夫是王羲之的儿子,他们的姻缘甚至还是双重的,而为纪念这两人与温州的双重因缘,温州曾经建有“王谢祠”。

  李杜跟贴江心屿 南航/文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既仁又智呢?自然乐的是山水。 
  温州市区北面是浙江省第二大河、温州人的“母亲河”瓯江,这条母亲河哺育着两岸瓯越子女的同时,也孕育出一颗珍珠——江心屿。江心屿以独特的孤岛双塔风光,与厦门鼓浪屿等并称“中国四大名屿”。 
  地处瓯江中的江心屿,南岸是温州“九山”之一海坛山,远望北岸,有现永嘉县的罗浮山,而在古时,江心屿是水中两座紧邻的小山,南宋时,两座小山上各盖有塔与寺院,直到被王十朋的方外好友,奉诏来建寺传经的僧青了率众填塞连接,再盖了座寺,才合二山为一屿。而那座寺就是后来名列全国寺院“五山十刹”之一的江心寺,被朱熹题匾赞为“开天气象”。这样一个有山有水的岛,不啻一尊鬼斧神工的山水大盆景。 
  谢灵运带头发贴“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后果是引起了长达一千多年,多达一千多首诗的跟贴热。“诗仙”李白跟贴了,“江亭有孤屿,千载迹犹存”;“诗圣”杜甫跟贴了,“孤屿亭何处?天涯水气中”;“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跟贴了,“朝游孤屿南,暮嬉孤屿北”......唐诗、宋词称为中国古典文学的“双璧”,李白、杜甫又称为唐诗的“双璧”。王谢风流,李杜才华,搜索全国山水,能被三者的生花梦笔点击过的,殊为少见。

  唐开元年间的一天黄昏,温州城外约70里的上浦馆,一名湖北襄阳的贫寒士子不远千里,探访谪迁此地的好朋友。天涯相逢沦落人,逆旅馆舍,青山群绕,远望谢灵运吟哦过的江心屿,心中愁苦唯有诗酒消除,于是两人“众山遥对酒,孤屿共题诗”。这位使后来为纪念他在江心屿盖了一座“浩然楼”,又名“孟楼”的寒士,就是著名诗人孟浩然。
  南宋末年,由于抗元英雄文天祥勤王来过江心屿,楼名也被说成取自他《正气歌》里“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的诗句。这两种说法流传至清代,造就了一对现挂门口的名联:“青山横郭,白水绕城,孤屿大江双塔院;落日芙蓉,晓风杨柳,一楼千古两诗人”。 
  孟襄阳之后,诗赋江心的接力棒交到了顾况、司空图、赵嘏等人手里;到了宋代,著名“选手”是陆游、王十朋、叶适、陈亮、姜夔、文天祥;到了明代,报名的有高启、刘基、文征明、董其昌;到了清代,参赛的有朱彝尊、袁枚、文廷式、冒广生。 
  不惮冒昧当一回评委,试摘录部分佳句以飨读者:(宋·林景熙)丛林忽涌中流地,双塔曾擎半壁天(文天祥)罗浮山下雪来未,扬子江心月照谁?(明·高启)衣沾炉气出,船载磬声还...(参见南航《江心屿象形诗》) 
  2004年秋,这场“江心屿诗词大赛”终于落下帷幕,江心屿被正式命名为“中国诗之岛”。在终成正果的那天,我登上它,遍览历代诗词,掩卷大发感慨,如果说晋室南渡,使名士多如过江之鲫的话,那么,为游吟江心屿,古今名士同样多如过“江”之鲫。追根溯源,温州人得大大地谢谢那位始作俑者的“大谢”。   
  唉,这么多名士曾经舞文弄墨,小书生我说什么也要厚着脸皮挤进去,跟贴曰:

                             东 
                             边 
            被                一 
            潮                直 
            汐                只平 
            推              露化敲平如 
          固会来天谁          下戳出石进螺今长 
        没把定不搡向按两大螺钉匆收空千西那朝破螺成半帽锈满萋 
       若有你住会去晚了根号丝子匆工等年边枚上山纹檐截顶蚀了萋草 
      —————————————————————————————— 
  若没有把你固定住/会不会被潮汐 推来搡去//天向晚/谁按了两根 大号螺丝钉子/匆匆收工//空等千年/西边那枚下朝上/戳破山/露出螺纹 化石成檐//东边一直只敲进半截/平平螺帽顶/如今锈蚀 长满了萋萋草

  白云深处 山中宰相 南航/文

  隐士与名士,是互相打架的两个概念,因为真正的隐士逃姓埋名;道士与名士,同理也必须是冤家,因为真正的道士远离红尘,清净寡欲,屏弃人间名气。然而悖论却是,有的人越隐居越修道越出名。著名道士、医药学家陶弘景即是例子,身兼隐士、道士、名士三位一体。 
  在俗人眼里,道士最经典的形象有两种,都来自电影,一是会穿墙过壁的崂山道士,一是会斩妖捉鬼的茅山道士,而后者的祖师爷就是陶弘景,是他开创了道教茅山宗。 
  说到陶弘景,白痴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他的外号——“山中宰相”。南朝年间,他隐居深山,梁武帝因其贤明,多次征聘,辞谢不出,朝廷便每有大事就派人进山与他商议,书信往来不绝,时称“山中宰相”。清《温州府志》记载,陶弘景后入永嘉、瑞安等地炼丹修道。 
  就是这位“山中宰相”,给温州青山绿水盖上了他的红私章。 
  今天,你翻开北宋郭若虚的《画论》,你会发现陶弘景居然还能画,曾经为温州山水画了幅《永嘉邑居图》,如果你游玩永嘉楠溪江畔的著名景点,道教封为“天下第十二福地”的大若岩,你会知道,它还有一个名字,真诰岩,因为陶弘景在此编撰了道教的著名经典,假托为神仙口授,“真”人“诰”喻的《真诰》。而他同样著名的《答谢中书书》绮丽描述,那“晓雾将歇,猿鸟乱鸣。夕日欲颓,沉鳞竞跃”的“仙都”,有人说也指这里。如果你踱进岩下可以容纳上千人的浙南最大石室,也因他命名的陶公洞,被这一带算命先生蒙住,觉得似乎颇有些道行,请一定相信,那是沾染了这茅山宗祖师爷的仙气。 
  假若你还有兴来到“天下第二十八福地”瑞安的陶山,找老人闲聊,你会发现它之所以叫陶山,同样是因为传说陶弘景在此山结草为庐,采药治病。而且,这一带还被旧称为“白云乡”,典出梁武帝下昭询问陶弘景,山中有什么好东西,值得他留恋不出,悠然的陶弘景含笑做诗答道:“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醋醋,太风雅了吧。

  温州绿 南航/文

  温州,山高,高不过黄山,水深,深不过长江。但作为人文景观,作为江南丘陵,温州山水,山不在高,有诗则名。水不在深,有人则灵。 
  要问有多灵?请脑筋急转弯——四灵,“永嘉四灵”。 
  翻开这四位南宋温州人的诗集,故乡山水风光雀跃纸上,正是蕴藏丰富灵气的雁山瓯水,让他们灵感喷发。小小瓯江能“流来天际水,截断世间尘”(徐照),四月的乐清农村是幅“绿满山原白满川”(翁卷)的水彩画,连清晨的鸟儿也爱新凉好,“飞过青山影里啼”(徐玑),即便在约客不来,闲敲棋子的落寞夜晚,也不妨依栏看那“黄梅时节家家雨”,听那“青草池塘处处蛙”(赵师秀),打发久候的时光。 
  山水,无处不在。而对于“永嘉四灵”的瑞安同乡、南宋“嘉熙四谏”之首曹豳,四月的温州,那种春暮的绿并不仅仅染满翁卷的山原,在花落知多少的门外,在林莺啼断的时候——绿,绿满山原,绿,绿遍天涯。绿,更使他吟成了一首清丽婉约到极致的《春暮》:“门外无人问落花,绿阴冉冉遍天涯。林莺啼到无声处,青草池塘独听蛙”。 
  这一首《春暮》,带他进入了文学殿堂——《千家诗》。 
  对了,还得“友情”链接一下“永嘉四灵”的诗友、龙湾同乡卢祖皋,因为绿,远在天涯,也近在眼前——“庭绿初圆结荫浓,香沟收拾旧梢红。池塘少歇鸣蛙雨,帘幕轻回舞燕风”。瞧瞧,多美的句子,简直不是写出来,而是绣出来的。

 (《温州密码》之《名士风流》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绿,从此成了名士笔下温州山水的关键词,跨越了空间,也跨越了时间。 
  1923年2月,现代散文家,两年后的清华大学教授朱自清,在兵荒马乱中来到温州,任教省立第十中学(今温州中学)国文老师。是年秋,他为写校歌歌词,调动了精辟概括的文字能力,起句就是“雁山云影,瓯海潮踪”,把有着最著名的风景雁荡山,古称“瓯”,地处东海之滨的温州浓缩为八字,这“八字”一批,温州风光就被定了终身,至今无人能够另“嫁”。 
  是真名士自风流,而山水,就是风流名士的培训基地,而名士,也以其名使山水出名,甚至名大于实,乃至名不副实。是年冬,在南游瑞安仙岩梅雨潭,北游永嘉瓯北白水漈后,朱自清挑选了温州这两个点击量极低的景点,要在前人写烂了的雁荡山、江心屿之外,独辟蹊径。 
  事实证明了他的“青”眼为温州的“绿”,添上了老幼皆知的一章: 
  “那醉人的绿呀,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她松松的皱缬着,像少妇拖着的裙幅;她轻轻的摆弄着,像跳动的初恋的处女的心;她滑滑的明亮着,像涂了“明油”一般,有鸡蛋清那样软,那样嫩,令人想着所曾触过的最嫩的皮肤......仿佛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这才这般的鲜润呀。那醉人的绿呀!我若能裁你以为带,我将赠给那轻盈的舞女;她必能临风飘举了。我若能挹你以为眼,我将赠给那善歌的盲妹;她必明眸善睐了......我用手拍着你,抚摩着你,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我又掬你入口,便是吻着她了。我送你一个名字,我从此叫你“女儿绿”,好么?” 
  70多年来,这现代散文史上的名篇《绿》一直是中学语文课本的范文。我仿佛回到年少的课堂,面对“女儿绿”,不顾身上冒鸡皮疙瘩,怂恿着梅雨潭回答——先生啊,你使我、使温州山水如此扬名,每年“诱骗”了大批游客,拉动官员最热衷的GDP,干脆叫“温州绿”吧。

  客满的雁荡山签到簿 南航/文
   
  中国的名胜景地屡屡炮制一些出自古今才人的广告语,七分真实,三分文人式的夸大,搓揉成十分蛊惑,“天下武功出少林”如是,“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如是,“不游雁荡是虚生”亦如是。 
  雁荡山,踞于温州乐清市,双料国家级:国家级风景区,国家地质公园。面对Google里近八万条搜索结果,面对普遍懒惰的今之读者,本书生借用古典掌故“三山”一句话介绍,即:素称“海上名山”,史称“东南第一山”,与泰山等合称“中国十大名山”。而在古老的传说里,雁荡山还被叫做“花村鸟山”。著名的“十八罗汉”中,第五罗汉诺矩罗尊者出家前原是一位勇猛的战士,佛祖为了让他放弃粗野的性格,叫他静坐,为此又称“静坐罗汉”,两晋南北朝时期,他寻找其师告诉他的“山以鸟名,村以花名”的传教宝地,率领三百弟子,不远千里从西域而来,看到因山顶有秋雁歇息的雁荡而叫雁荡山,山下有芙蓉村,确定这就是“花村鸟山”,放心地插下锡杖,成为雁荡山开山祖。 
  说到诺矩罗,不能不提贯休。作为中国古代一类非常特殊的名士——诗僧,当今人对苏曼殊突然风魔时,其实在晚唐,写出“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的贯休,远比苏曼殊才华得多。在日后成千上万的雁荡山诗文中,贯休的《诺矩罗赞》与谢灵运的《从斤竹涧越岭溪行》可算最早一批作品。 
  唐代多诗僧,诗僧们写诗喜欢谈僧论佛,仗着专业对口,往往通篇一大堆术语行话,枯燥艰涩困死人。贯休的《诺矩罗赞》说的不仅是僧,还是高僧,但避免了这种通病。其中名句“雁荡经行云漠漠,龙湫宴坐雨蒙蒙”明白如话,对仗工整,喷薄出有唐一代,最著名诗僧的才气。今天,雁荡山筋竹涧上流一段峡谷就被称为“经行峡”,大龙湫前面一座山峰称为“宴坐峰”,还有“诺矩塔”等。

  (《温州密码》之《名士风流》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雁荡,难得看见大“雁”飘来“荡”去,但却是温州,最多名士游荡过的山水胜地。相比陆游“俯仰两青空,舟行明镜中”的瑞安飞云江,相比朱彝尊“松子落空山,朝来不知处”的市区“九山”之一松台山,相比乔吉“天机织罢月梭闲,石壁高垂雪练寒。冰丝带雨悬霄汉,几千年晒未干”的乐清白鹤寺瀑布,相比袁枚“滩奔石自排牙立,风急花如约伴飞”的永嘉西溪,相比更多的景区景点景致,雁荡山的名士签到簿上,人满为患。据统计,单留下的摩崖石刻就达到300多处。 
  点指扳扳,晋有诺矩罗,谢灵运/唐有温州人、著名高僧、永嘉大师玄觉,因谒见禅宗六祖慧能而顿悟,被收为弟子,留住一宿,号为“一宿觉”,谥称无相大师,世称永嘉大师,代表作是《永嘉集》《证道歌》,葬于“温州九山”之一的松台山,松台山因此被宋太宗赐为“宿觉名山”,2003年发现他的地宫,地宫里发现他的灵骨,灵骨里发现一颗晶莹的黄色舍利子,高僧就是高僧啊。杜甫的祖父杜审言,开创了雁荡山风景区里“XXX到此一游”的最早坏榜样,其“审言来”三个刻字,让今人为到底是不是他而争论不休。
  宋有《梦溪笔谈》者沈括,游后感《雁荡山》被选入中学语文课本,雁荡因他获得了又一个外号“天下奇秀”,跟他同行的还有词人李之仪。著名奸臣秦桧,被贬居温州、后任知州,期间游雁荡山观音洞,妄想在那出家,被王十朋在诗里痛骂,唉,温州被他来过的地方应该消毒,杀菌、隔离。我们的状元王十朋。“岳不群”朱熹,在龙鼻洞刻下“天开图画”。陈亮。“永嘉学派”代表叶适与其诗友弟子“永嘉四灵”。道教“南宗五祖”之葛长庚(白玉蟾),相传曾在“温州九山”之一的巽吉山麓炼丹。江湖派诗人戴复古。
  明有追封为“东瓯王”的名将汤和,在温州建造了温州卫、金乡卫、磐石卫、蒲壮所城等抗倭卫所,如今温州市区有因他命名的信河街,温州龙湾区宁村有汤和庙,其率领的各地士兵落户居住宁村,繁衍生息近一百来个姓氏,现在号称“中华姓氏第一村”。高启。日本鬼子的死敌兼戚家军军长戚继光,到温州歼灭倭寇期间游览雁荡山,还留下诗句。董其昌。东林党党主席高攀龙。古典四大名剧之《牡丹亭》亭主汤显祖。前后共游了三次的“户外老驴”徐霞客,如今被塑像在灵岩景区。
  清有“黄宗羲定律”发明人黄宗羲。朱彝尊。“乾康盛世”里著名文字狱的受害人戴名世。古文桐城派鼻祖方苞。人是才子,字是子才的“随园老人”袁枚。洪亮吉。林纾(林琴南)。《海国图志》志士魏源。民国大总统黎元洪。国民政府副主席、孙中山之子孙科。黄炎培。在雁荡景区题下“龙壑轩”三字的康有为,题下“咏莪堂”三字的章太炎,题下“屏霞庐”三字的梁启超,题下“凝碧潭”三字的于右任。
  现当代有蔡元培与马寅初,1937年夏,蔡元培、马寅初、吴稚辉等游雁荡黑龙瀑,马寅初见瀑布下的潭水很可爱,玩兴大发,脱衣入潭游泳。蔡元培笑问潭名,吴稚辉戏答:“洗马潭。”众人大笑,笑声山鸣谷应,晕,景区管理人员哪里去了,怎不重重罚他个污染环境的款。朦胧诗女人舒婷,一篇《除却雁荡不是山》散文一点都不朦胧地把它捧到至高地位,以及郭沫若、郁达夫、郑振铎、夏承焘、王季思,苏步青、华罗庚,费孝通,夏鼐,许嘉璐,温瑞安...... 
  打住,让我喘口息,喝口水先。

  雁荡是诗文雁荡,也是书画雁荡。 
  明弘治年间,“江南四大才子”之唐寅来到雁荡,作了一帧雁荡山水画,无独有偶,同一年,同属“江南四大才子”的文征明也到了温州,探望任温州知府的父亲,后来也画了幅《雁荡山水图》。我无法肯定,这两大才子是否联袂而来?有否同游雁荡?旅途中会否播种一些风流韵事?不过,这完全可以交给周星星同学唧唧歪歪戏说,开拍《唐伯虎点秋香》续集。 
  山水画是山水给名士们最直观的影响。雁荡有山,灵峰灵岩;有水,大龙湫小龙湫,奇峰怪石,飞瀑碧湖,不必苦思冥想哪里安山,何处勾水,直接“剽窃”下来,都是绝妙好图。 
  于是,黄宾虹一游再游,大量山水画一改诗文的难以翻译性,把雁荡山推向了世界。潘天寿感慨:“山水画家,不观黄岳、雁荡之奇变,不足以勾引画家心灵之奇变”,雁荡山突兀的岩石风貌,使他刷新了山水画的山石皴法与构图,还炼出了花鸟画代表作里的《雁荡山花》《记写雁荡山花》,更原创了山水画、花鸟画合一的新国画《小龙湫一角》《灵岩涧一角》,赢得后人眼红“雁山尽是潘公石”。 
  1937年春,张大千在温籍金石家、西泠印社副社长方介堪“地陪”下,游历雁荡山,接待的乐清县长乘机索画,张大千便作了《西石梁瀑布图》,因没带印章,方介堪情急下临时赶刻——正所谓急就“章”——张画方印,传为美谈。40多年后,80多岁的张大千回首雁荡山给他的美好印象,还画了幅《大龙湫图》。 
  当然还有著名国画大师陆俨少的系列雁荡山水画、与陆俨少并称“北李南陆”的李可染“黑山水”画法代表《雁荡山》,与董其昌等合称“画中九友”的李流芳《雁荡观瀑图》......

  漏网名士“黑”名单 南航/文

  丘迟:南朝文学家,来温当太守,名句“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哪位小资敢说不知道? 
  孙绰:东晋诗人,又一任温州父母官,“掷地有声”成语的版权所有人。 
  陈陶:唐朝诗人,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成为怨妇代言人,游历温州,留下多首诗句。 
  罗隐:唐朝著名诗人,流落温州,在今天瓯海区茶山镇落下了一个“罗隐洞”。 
  林灵素:温州市区人,北宋著名妖道,曾经陪苏轼游览寺院,能把寺院里几万字的碑记只看一遍,就全部背出来,后来以方术得幸宋徽宗,被赐名灵素,号金门羽客。 
  李清照:南宋著名女词家,夸夫追“日”般追随宋高宗的御舟逃避金兵,雇船从海路流亡到温州,写有词作。 
  林升:温州平阳人,南宋诗人,“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不知道林升有没有后人?强烈建议杭州楼外楼聘请他为终身免费嘉宾。还有,看在“楼外楼”三个字让酒店财源滚滚的份上,凡是温州人来消费,一律七折。

  (《温州密码》之《名士风流》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郭沔:温州市区人,南宋著名音乐家,浙派古琴鼻祖,来,听听中国古琴十大名曲里他的《潇湘水云》。 
  黄公望:温州平阳人,元代著名画家,“元四大家”(黄公望、赵孟頫、吴镇、王蒙)之首。 原籍江苏,原名陆坚,七岁过继给温州黄氏时,继父居然已经九十岁了,“黄公望子久矣”,于是取名黄公望,字子久。
  周达观:温州永嘉人,元代旅行家,奉命出使真腊(今天的柬埔寨),“周”游列国,到“达”参“观”了当时灿烂的吴哥文化,写成迄今最早关于吴哥的详细文字记载《真腊风土记》。19世纪法国探险家就是根据周达观《真腊风土记》的描述,才在丛林里找到早已埋没四个世纪的吴哥,使它重新举世闻名,名列当今世界文化遗产。
  郑成功:明末民族英雄,为抗清三次北征,围攻温州城半月,不成功。期间在“温州九山”之一的巽吉山上建营扎寨,今平阳县南麂列岛国姓岙,也是因他屯兵而得名。 
  赵翼:清朝著名诗人,“江山代有才人出”,他自己就是一个,游历温州江山,写下多首诗作。 
  弘一法师:民国高僧,真名李叔同,后弄了个“弘一法师”的马甲,驻锡温州12年多,并写成佛门名著《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在温州庆福寺为了展示一心修行,不接待慕名来访求见者,在窗口贴出“虽存犹殁”四字,还谢绝了当地最高长官的拜谒,不管是瓯海道尹,还是温州道尹。每碰到家书来,就托人在信封后面批上“该本人业已他往”,原件退还。如此决绝冷漠,令我等俗人觉得过于矫情做作。
  张爱玲:民国著名女作家,追随既负国又负心的老公胡兰成来温寓居。南航不能生民国,把胡兰成用打狗棒毙之,一恨也。

  第二节、从故居到墓葬(上)/ 第三节、从故居到墓葬(下)——此两节参见南航的《温州名人故居墓葬寻访记》
  


《温州密码》之名士风流

[上]

南航/著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