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南鹂客舍

 
 

寂寞红颜之沈秋水

南鹂[网名:无弦]

  周日,有朋友相约到新新饭店饮下午茶,因春色正好,就提前出门,借机在西湖边走走,偷得浮生半日闲,赏赏美景。

  沿着北山路,一路的桃红柳绿,此时的西湖春意正闹,渐至新新饭店时,转头看到了修葺一新的秋水山庄,沐着阳光,临水而立。因杭州城市环境改造,福及秋水山庄,还原了历史,还原了山庄,能还原的都还原来,以吸引更多的游客,可是伊人却已不在。

  秋水山庄,秋水之山庄。秋水,原名沈慧芝,原为晚清上海滩的雏妓,成年后被一皇室贝勒重金赎走,携往京城。几年后,贝勒爷病故,于是席卷了一些财物重回上海滩。据说当她到上海后,直至一故友家中,故友见之喜出望外,立即拉她外出就餐,将她的财物交给当时在座的朋友代为看管。等他们兴尽而归时已是深夜,那朋友还守着财物,独坐以待。因此,秋水认识了那个朋友――史量才,也开始了她的后半生的爱恨情仇。

  秋水擅长鼓琴度曲,与史量才高山流水,视为知音。史量才给她改名为秋水,秋水以身相许后,成了史量才的二太太,并将所带财物也全部给了他,由此史量才购进《申报》《新闻报》,一跃成了上海报业的泰斗。可是秋水的幸福没有维持多久,史量才有了外室,也是个能帮助他事业的才女,并为他生了个女儿。说到史量才,这个男人也真是好命,遇到了三个成就他事业的女人,其一是正室,也是个才女,帮他创办了上海女子蚕桑学校,开始了他的事业,还给他生了儿子;其二是沈秋水;其三就后来的外室。三人中只有沈秋水无儿无女,将自己的所有都托付给了史量才,也全心全意地依附了他,当她知道了史有了外室后,想必心里的孤独愁苦是难以言表。大概是史量才觉得自己的所作于秋水不公,就在杭州西湖边葛岭山下建了别墅送她,并亲手写了“秋水山庄”的匾额。

  女人总是最傻,也是最容易受感动的,当秋水来到西湖边看到了秋水山庄,所有的委屈和不平都被付之西湖。后来她经常住在秋水山庄,也许只有在秋水山庄,她才能忘却烦恼,真正做个秋水伊人。

  1934年,史量才在与秋水由杭州回上海的途中,被特务暗杀,秋水亲眼见了爱人死在身旁。据说,在史量才的灵堂上,秋水白衣素服,形容憔悴,抱着史量才最喜爱的七弦琴,弹了一曲《广陵散》。乐曲将终时,琴声突然激昂,“蹦”的一声琴弦断了,秋水抱起琴走到火钵,将琴投进了火中。《广陵散》绝,知音不再!

  后来,秋水离开了秋水山庄,也离开了史家,独自一人,焚香诵经,了此余生。而秋水山庄也成了妇孺医院,解放后收归国有,成了新新饭店的分部。

  当一切都成尘土时,又有谁真正知道其中的究竟,只是从大家的茶余饭后略知了一二,只知即使有千百个版本,有一点是不会错的,就是秋水的爱得到的是史量才的乱。也许对于秋水,只要爱了,只要付出了,就无怨无悔。她在乎的可能只是他会永远是她的才子,是她的知已,而她是不是他的佳人却是不重要的。如果侠士的定义是“为知已者死”,我想侠女的定义是“为知已者生,为知已者死”,沈秋水就是最好的诠释。

  正在沉思间,朋友到了,笑道:“发什么愣啊?面对如此春色,可不要辜负了西湖美景!”是啊,“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当我们在此品茶赏景时,可会想起一墙之隔,若干年前的那个红颜?那些爱恨?那将琴付之一炬的美丽?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注:秋水山庄位于西湖北山路38号,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我国报业巨子、上海《申报》报主史量才以他的爱妻沈秋水命名而建的江南庭院式建筑。面积约二百平方米,四周有庭院,沿着北山路有围墙、铁门。现为新新饭店之一部分。

南航附言:该文发表于“榕树下”,后被“国际在线·华夏文化”与“故乡文学网站”转载。

jb_3.gif (3551 字节)

  
南鹂文学作品版权归属作者南鹂,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