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论坛评论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 |  网络日记 |

风中飘来网络气息

——读南航诗文集《野渡无人舟自航》

林新荣

  南航自诩为网络作家,决不掺假。看过南航这本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文集,觉得南航的行文方式确乎有些另类,但另类中又有新意:“城市向晚,街灯接力般渐亮”“阳光健康……只有自己的背影死皮赖脸地跟着”“夏天到了,又可以看女人的大腿了”“送飞了朋友,一个人开车从机场返城”“今天的夕阳该不会迟到吧?……落下24K的光线”“春回了,回春了”我想,这是不是就是网络作家的特色呢?
  匆匆流览一妨他的诗文集,觉得南航的思想还很庞杂,他的文中既有民间的气息,又有一股网络的虚无性/随意性。我觉得。
  从前的时候
  红尘再多也到不了世外
  有一片青山 一匹绿水
  他和她相依着 要成为“高山流水”

  后来的时候
  繁华偷渡进去
  这尊高山 一日日孤独地高上天空
  那尾流水
  点点滴滴地离开 一天天流下人间
——《高山流水》
  这就是南航眼中的高山流水吗?这就是现代版的高山流水吗?细细品读,又觉得诗中有一种幽默、讽刺意味在里面。然而静悄下心来,静静体味“多少年过去了/你仍独居那座大厦里吧/每天一个人进进出出/寂寞吗/活在这世界上/因为惯性 还是惰性//当远处的城市的最后的灯光终于地熄灭......//秋衫夜起自沏茶,此生无味何不罢?/深宵阳台默坐久,谁家铁门一声‘呀’”(《独居者》)呜呼哀哉!在随意的文字中,有一股悲哀,在诗歌中却是如此沉重,这人生的一声微微的叹息。
  认识南航是在2004年的温州文学周上。他个子高高的,面庞瘦长,鼻梁上架一副眼镜,给人的感觉是温文尔雅,与世无争。但他的灵魂深处,显然潮起潮落,他自谓之“野渡无人舟自航”。“寂寂的寝室,一个女孩倩坐我的床前,静静地看书。午风吹过,洁白的裙角,一下下柔柔挠痒着她的小腿”“十年了,这世界竞变成现在的模样,她是否有许多看法?还笑吗?”(摘自《野渡无人舟自航之一》)这是南航的大学恋情?想起自己的初恋,南航竟然有“十年生死两茫茫”的感慨与青春的哀伤/无助。《野渡无人舟自航之二》里,却完全是另外一副场景,写的是一场思想意识的交锋。文中的“我”说,“你能肯定普渡众生很苦很累很没意思,但你不能否定它没意义”文中的朋友说,“就算你有这种心怀,你有证吗?你的‘渡’正宗吗?够资格吗?你能向乘客保证(这)不是一只贼船吗?”该文有思考,有追问,读后引人深思。
  不过,我更喜欢他的《细雨梦回网上花》、《凌波人去,飞天舞散》两篇文章。这是因为我也有一年的上网的经历。《细雨梦回网上花》是写给女网友红笺小字的,末尾一句“山远,水远,天远,余生万一擦肩人海,错身闹市,该用尽多少灵犀,你才能停步,转首,凝眸,朝我幽幽招呼:‘南,你好吗?’”读后,余音绕梁,三日不知肉味。《凌波人去,飞天舞散》是写给一个叫花无妍的女网友,语言相当别致,文中所引的《温甬之恋计划书》,以及网上回贴,很能见出作者的性情,富有智慧与情趣。现在很多写网络美眉的,只突出她们的聪颖与美,很少如此深情。南航却是分外的深情。读罢此文,已是深夜12点。此时此刻,静静读来,我的眼涩了,我的鼻子酸了,心底拼命往上涌的是一片柔情。
  而我以为南航更出色的是一首叫《一条网虫的情诗》的情诗:
  爱人,拈什么做关键词
  才能google到你

  时日变迁
  你的住址,会不会链接失效
  风吹日晒
  你容颜的快照,有没有发黄剥落

  岁月的数据库
  若把你名字存成乱码  
  登录这个尘世
  是否需要一生 为搜索用时

  马达轰鸣 是找你的引擎
  雨水滴答 替我点击遍大地
  IE(I Eye)6.0的视力 够浏览吗

  当服务器忙,网络塞车
  ——那是同时,你也在查询我?

  这诗,非资深的网虫绝写不出来的;这诗,非资深的情种是绝写不出来的。南航,正是这资深的网虫,资深的情种,他的执笔方式,他的思想方式,来自网络,来自他的精神和网络纠缠的气息,或者说这一种气息,就是网络赐予的。当然网络赐予的,也就是时代赐予的。

                       2005.10.18匆就[作者为瑞安市作协副主席,诗人]

  
《南航文学作品集》所有作品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