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论坛评论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 |  网络日记 |

野渡无人舟南航

——读南航散文有感

鹃子

  南航的的确确是他的真名,而野渡却朦朦胧胧是一个虚幻的地方。
  翻开他的简历,上大学、当教师、下乡镇,做警察,现在又是一个报社编辑,南航不是演员,不知是怎么实现这些迥然不同的角色之间的转换的。工作之余他写散文、写诗、写小说,却一直懒得投稿,处于一种《〈孤寂〉的埋没》。
  读南航的散文,最先感到的是他独特的语言风格。“不怕时过境迁,就怕时迁过境”,他的《剽客列传》开头的第一句话,就把自己对剽窃别人作品的“剽客”行为的心情,用一种风趣而不无辛辣的语气表达了出来。
  同时他的语言也是优美的。从《野渡无人舟自航》到《夜夜夜雨》和《细雨梦回网上花》等文中可见一斑,这跟他骨子里的唯美主义情结不无关系。而在《一个孤僧独自归》中,他这样写道:
  一个孤僧独自归。我看见苍苍的贯休,枉为了岁晚的归宿,细雨中,骑着一匹瘦驴,闲览着一卷发黄的诗书,穿过荒芜的蜀道,阑珊入川。末世应还剩这块净土吧。“一瓶一钵垂垂老,千水千山得得来”。
  一个孤僧独自归。我看见伤感的苏曼殊,俯首、立掌、鞠躬,低语谢别多情的枫子。三月的晴晨里,长短地叹息着转身。雪白的落英,袅袅避开春天河畔熙攘的男女,一片片布施于他玲珑的钵底。此生已矣,异国的屋檐下,世道国运终究化缘不来。“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一个孤僧独自归,尽管寂寞是那么的深,深,深,在他的笔下竟也有着一份令人心动的美丽。
  南航散文的另一面就是文中所表达的真实的人性,冷静的洞察与思考。如《胡二与二胡》、《浪奔、浪流、浪淘尽——〈上海滩〉电视剧评》、《Tie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以及《铃声响起》等。作为教师,他不想误人子弟;作为警察,他又目睹了太多的阴暗和丑陋;作为一个记者,他疾恶如仇,却常常感到现实的虚伪和无奈;作为一介书生,他或许有些清高孤傲,甚至还让人感觉到他的“迂”。他总是不停地有时是过于认真地追究人生的终极意义,拿他自己的话说,是要《为寻找活着的意义而活着》。
  真实的南航其实一直是在爱着一个虚幻的地方。“假作真时真亦假”,于是在南航和他的野渡之间,在现实与理想的交接处,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条看不见的裂痕。这裂痕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地加大加深,直至演变成一个深不见底的《X深渊》。他看见那深渊深处的黑暗,在黑暗的边缘想象着灵魂的坠落与飞升;他听见了青山之外的钟声,以及那远在钟声之外的爱与理想的呼唤。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在这个浮华喧闹的红尘之中,何处寻觅那一处柳丝低垂的渡口,又倩谁,于那无人的渡口横一只松缆的轻舟?想必现实中的南航早已明白,水既流,风既起,“舟”岂有不航之理。于是他成了风雨中悄然自航的孤舟,一路向南,向南。


  
《南航文学作品集》所有作品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