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作品集论坛风云


“踏花归去马蹄香”出自何处?

发表于天涯社区之[闲闲书话]论坛

                        
  浪子99   提交日期:2002-12-1 10:22:00
  拂石坐来夜带冷,踏花归来马蹄香。哪位老大知道出自何处?

  掷墨如水 回复日期:2002-12-1 13:17:11
  似乎出自宋宫廷画院的一次循例试题,一画家才思敏捷,不落俗套,以数只蝴蝶围绕马蹄表现虚无缥缈的“香”字……
  不知道是也不是

  天河渔民 回复日期:2002-12-1 14:06:18
  宋  邓椿 《画继》

  南航 回复日期:2002-12-2 11:55:13
  似乎不对,依稀记得是出自苏东坡的。邓椿的《画继》只是记载了以该诗为题考画这件事。而且归去来兮,是归“去”,不是归“来”,仄平平仄仄平平。
  否则“拂石坐来夜带冷,踏花归来马蹄香”重了两个“来”字,不但严重犯规,更是不对仗,是诗律的大忌。

  无厘头之闲闲书话 回复日期:2002-12-2 14:27:16
  我记得以前看到过这首诗,是一首七律。但我只记得这一联是“拂石坐来衫袖冷,踏花归去马蹄香”,全篇早已忘了。但印象中作者是五代(或晚唐)人,名字却一点记不起来。所以我虽估计以前是在《全唐诗补编》中看到的,但却无从查起。翻了几本五代诗选本和一些索引,都查不到。很是懊恼。希望这儿的博雅君子有以教我。

  须弥山主人 回复日期:2002-12-2 18:31:32
  搞不灵清:
  几年鏖战历沙场,汗马功高孰可量?四海狼烟今已熄,踏花归去马蹄香。宋.浙翁如琰
  《古今词话》:“蜀人《将进酒》,尝以为少陵诗,作《瑞鹧鸪》唱之:‘昔时曾从汉梁王,濯锦江边醉几场。拂石坐来衫袖冷,踏花归去马蹄香。当初酒贱宁辞醉,今日愁来不易当。暗想旧游浑似梦,芙蓉城下水茫茫。’”此诗或谓杜甫,或谓鬼仙,或谓曲词,未知孰是。然详味其言,唐人语也。首先有曾从汉梁王之句,决非子美作也。况集中不载,灼可见矣。不知杨曼倩何所据云。
  据《坚瓠集》载,一次苏洵在家宴客,限以冷、香二字为联,并先出一联为“水向石边流出冷,风从花里过来香。”苏轼当场吟出一联:“拂石坐来衣带冷,踏花归去马蹄香。”
  
  南航 回复日期:2002-12-2 19:17:24
  上贴没细看就复制了,以讹传讹,该诗上句应是“拂石坐来衣带冷”,不是“夜带冷”。(见清褚人获的《坚瓠集》)
  刚查了Google,才想起该句又见于宋杨湜的《古今词话》,全文如下:
  “蜀人《将进酒》,尝以为少陵诗,作《瑞鹧鸪》唱之:‘昔时曾从汉梁王,濯锦江边醉几场。拂石坐来衫袖冷,踏花归去马蹄香。当初酒贱宁辞醉,今日愁来不易当。暗想旧游浑似梦,芙蓉城下水茫茫。’”此诗或谓杜甫,或谓鬼仙,或谓曲词,未知孰是。然详味其言,唐人语也。首先有曾从汉梁王之句,决非子美作也。况集中不载,灼可见矣。不知杨曼倩何所据云。”
  文中说它是“唐人语也”,但再接再厉,我遍查了《全唐诗》电子版却没有该句。
  再考...

  南航 回复日期:2002-12-2 19:24:21
  呵呵,被须弥山主人抢先go to google...

  南航 回复日期:2002-12-3 15:14:02
  接上:从首句“昔时曾从汉梁王”看,不管说是词(《瑞鹧鸪》是词牌),还是七律,可能都不对,因为汉朝时律诗与词都还没有出现呢。再再考...

  南航 回复日期:2002-12-4 12:09:45
  从尾句“芙蓉城下水茫茫”看,因为“芙蓉城”的名字起源于后蜀孟昶时,在成都城墙上遍植芙蓉树。也就是说,唐朝时成都还没称“芙蓉城” ,所以该诗不会是唐诗。
  按首句,这是一首汉诗;按尾句,这是一首五代十国以后的诗词。两汉、三国、南北朝、隋唐到五代十国,长达七百多年的历史,谁能活这么长寿?“或谓鬼仙”,如此解释,未免太无奈!
  若说是浙翁如琰所作,首先,“汗马功高孰可量”与“踏花归去马蹄香”,重了两个“马”字,犯了绝句的诗律,其次,刚才再上google查了查,他是名主持,即僧人,因为失题,若是自咏,似乎不怎么可能“几年鏖战历沙场”,当兵打仗吧?况且真是他自夸为大宋“汗马功高”,深不“可量”的话,史书怎都没有记载呢?
  小结一下:“踏花归去马蹄香”的出处有三,作者有三,但最可信的,应该是苏轼老人家吧。呵呵,我爱苏轼,从情感上投他一票先。再再再考...

  南航 回复日期:2002-12-4 21:48:33
  继续论证——
  若是按记载年代的先后而采信,无疑宋杨湜的《古今词话》比清褚人获的《坚瓠集》早,似乎应倾向前者。
  但《瑞鹧鸪》除了上述的问题,从格律上讲究,仍有毛病:
  一、“濯锦江边醉几场”与“当初酒贱宁辞醉”重了两个“醉”字
  二、“拂石坐来衫袖冷”与“今日愁来不易当”重了两个“来”字
  三、“当初酒贱宁辞醉,今日愁来不易当”,“酒贱”与“愁来”对仗不工。
  当然,苏轼的诗词里,“重字”、“不对”也很多。此处饶过他不说。
  考据到这里,我发现出现了新问题:
  “踏花归去马蹄香”这句诗到底是联语(苏轼)?绝句(浙翁如琰)?七律(佚名者)?还是词(《瑞鹧鸪》)?呵呵,越来越复杂,烦死你!

  南航 回复日期:2002-12-5 15:19:40
  用了四贴,基本把浙翁如琰的绝句和佚名者的七律或词挑完剔。
  公平起见,现在把矛头对准苏轼的联语——
  “拂石坐来衣带冷,踏花归去马蹄香”
  先祭起联语的四大金刚:字数相同、句法相似、对仗工整、平仄协调。前三者估计只有杞人才会为苏轼担忧。
  那么“平仄协调”,这里又有三大忌:一忌单联失替,又叫“串声”,石(仄)来(平)带(仄),花(平)去(仄)蹄(平),交替的;二忌上下联失对,又叫“串调”,拂石坐来衣带冷,平仄仄平平仄仄,踏花归去马蹄香,仄平平仄仄平平,上平下仄,上仄下平,相反的;三忌上下联联脚失调,冷是仄声,香是平声,仄起平收的。
  再看其他戒律:“尾三平”、“尾三仄”、“孤平”、“孤仄”,都没有,过关!
  “南航网络考据”连载贴至此结束,结案陈词如下:

  南航 回复日期:2002-12-5 22:18:56
  2002年12月1日,网友浪子99在天涯社区的“闲闲书话”论坛发出求助贴:“踏花归去马蹄香”出自何处?
  网友“掷墨如水”与“天河渔民”首先答辩了该诗为一般人熟知的出处,宋朝邓椿的《画继》。但经过我与“无厘头之闲闲书话”、“须弥山主人”的跟进,发现另有其人,深挖细查之下,共逮捕了三位嫌疑人:苏轼、佚名、宋僧浙翁如琰。
  为防止“黄鱼三吃”,本青天展开网络考证,通过严密的推理,列举详明的事实,质疑是佚名的晚唐五代七律或词,一是全文首尾时间矛盾,无法自圆;二是诗词本身存在格律上的毛病。随后质疑是宋僧浙翁如琰的绝句,一是句意跟他的经历身份不符,二是也存在格律上的毛病。最后反观苏轼的联语,发现三者中,无论内容上(文辞),形式上(格律),其艺术性都最高。
  据此,本青天判决,该诗的著作权属于苏轼。
  杨湜涉嫌混淆视听,责令搜集谬行民间的《古今词话》,全部投进芙蓉城下的濯锦江里喂鱼。僧浙翁如琰涉嫌剽窃,剥夺其主持一职,责令面壁思过,拂石坐禅,直到衣带变暖为止。邓椿、褚人获转载有功,但需要支付稿酬给苏门后人,具体金额,参照当年市场价,双方自行协商。
  在未有新的证据出现前,本席为终审判决:)

  侠盗楚留香 回复日期:2002-12-6 12:05:53
  查上述判决无落款及签名章,为无效文件:)

  南航 回复日期:2002-12-6 12:13:45
  补遗:昨晚退堂回家翻了《平水韵》,“拂石坐来衣带冷”,“拂”,现代汉语是第二声,属于平声,但古读是入声,属于仄声。按后者与“踏”字没有平仄相反,唉,白璧有瑕,这个不争气的苏轼。
  Fans会狡辩“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但为了偶们的偶像的“高大全”,兹追加判决,苏轼涉嫌创作态度不严谨,责令把“拂”字换成“偎”字,并登报郑重更正,从今往后,通行天下为——“偎石坐来衣带冷,踏花归去马蹄香”。

  幽风 回复日期:2002-12-6 18:32:44
  那就是南航的联句咯!:)

  无厘头之闲闲书话 回复日期:2003-06-30 16:25:40
  今日中翻书,忽然这首诗就自己跳到眼前来了——我以前抄录过这首诗,这张纸做书签夹在《知堂书话》里面,而且记了出处。我这该死的记性倒还留了点正确印象,果然是在中华书局的三册《全唐诗补编》里——《全唐诗续拾卷五十二》,作者周□。小传如下:
  周□,名无考,郫人。孟蜀时为翰林学士,尝隐居青城山。诗一首。(《全唐诗》无周□诗)
  诗后注云:见宋蔡梦弼《杜工部草堂诗笺》附《杜工部草堂诗话》卷一引杨湜《古今词话》引。《竹庄诗话》卷二十四引三、四两句,题作《古诗》。

  完了完了全完了 回复日期:2003-06-30 20:18:50
  南航误判,完了完了全完了:((

  南航 回复日期:2003-07-06 17:47:23
  又多了一名嫌疑人?哦,不对,应该是多了一无名嫌疑人。
  看来本青天得实行错案追究制,不过好久没庭可开,非常技痒,先例行审问下周□,过过瘾——
  
  :人犯,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姓周,sorry没有名字。
  :呸,干吗匿名,是你的大作,为什么不署名,莫非心里有鬼?
  :大人冤枉啊!小人不是心里有鬼,本来就是鬼嘛。
  :此话怎讲?
  :“昔时曾从汉梁王”,证明小人曾生活在汉朝,但据《全唐诗补编》说小人五代十国“孟蜀时为翰林学士”,中间隔了七百年,我不是鬼,难道是人?
  :不许狡辩,有网友庭外发来电子邮件说,“汉梁王”可以解释为五代十国里的南汉、北汉或后汉,梁为后梁。
  :大人高明!可是
  NO.1 汉王与梁王可以并称汉梁王吗?这样不会让读者误读吗?后梁从907年开始,南汉从911年开始,后汉从947年开始,北汉从951年开始,按时间顺序,后梁最早,若并称,似乎应该是梁汉王,而不是汉梁王。
  NO.2 我从了汉王、后梁王,又从了后蜀王(“孟蜀时为翰林学士”),一人从过三王?我有可能这么花心吗?
  NO.3 好象后梁在河南(开封),后汉在北京,南汉在两广地带(广州),北汉在山西(太原),而后蜀在成都,按“昔时曾从汉梁王,濯锦江边醉几场”来说,我一下子跟从后梁的帝王从河南到后蜀的成都来,一下子又跟从汉(后汉、南汉、或北汉)的帝王到后蜀的成都来,实际上自己就是后蜀人,在当地上班拿工资,我到底是哪国人?还是练成了分身术?
  :这个这个...责令无厘头之闲闲书话予以答辩:) 
  

后话:
    今年5月10日夜,北京网友“狴犴”先生可能在网上看到南航的考证贴,发来电子邮件,认为“踏花句”是五代十国所佚。《瑞鹧鸪》里的“昔时曾从汉梁王”,汉梁王极可能是南汉或后汉,梁为后梁,是前、后蜀人所做,这词明显是当是蜀地风格的花间一派。
  对此,南航回复了最后一贴里的质疑观点。“狴犴”先生见信后,表示“好犀利,汉梁王可能是景帝时的梁王”,有道理,他再思量过。“昔时曾从汉梁王,濯锦江边醉几场”非常象司马相如的事情,从汉梁王,成都人(濯锦江)。值得琢磨的是“当初酒贱宁辞醉”,如果找到出处,就知道是自比还是借古,他再想想,找找!

  10月2日,他留言补充,认为“这词肯定是后蜀以后(个人看法是宋花间,至于我提到的那两句,我认为是诗人的借古(司马相如),“酒贱”在诗词里常出现在唐宋,巴陵酒兴于唐宋”。

南航文学作品版权属作者南航所有,转载须注明作者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