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_

首页 >>> 论坛评论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 |  网络日记 |

快乐贴

(首贴发表在温州热线“网络论坛”里,原本是祝贺小庄当上了电信论坛“网络情感”的版主)

作者:mry/慕容逸         
题目:小庄作版主了
—————————
慕容逸:小庄好快乐呀
李明:你不是小庄,怎知小庄快乐?
慕容逸:你不是小庄,怎知小庄不快乐?
李明:那我们都祝小庄快乐吧
快乐的小庄,快乐的小庄。。。。热列祝贺小庄成为温网论坛最热版的版主。
2000年09月16日 11:48:42

RE: 王子衿/南航
慕容逸:你不是我,怎知道我不知道小庄快乐?
李明:我不是你,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小庄快乐。但你不是小庄,又怎知道小庄快不快乐?
小庄:我不是快乐,我怎知道我快不快乐?
快乐:我不是小庄,我怎知道他快不快乐?
——正版
—————————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11:59:24

RE: 王子衿/南航
庄周: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大家都快乐,都不快乐。
没有人知道别人快不快乐,没有人知道自己快不快乐。只有快乐真正快乐。
快乐:好快乐也!
......:我也快乐。
快乐:谁说的?
......:我说的。
快乐:你是谁?
......:我是王菲。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9月温州演唱会版
13:39:31

RE: mry/慕容逸
有没有盗版的?
15:52:21

RE: xiaozhuang/小庄
小庄:王子衿真是“庄家”啊,衿快乐吗?天晓的。
16:31:41

RE: 王子衿/南航
王子衿:我快乐吗?
......:你当然快乐。
王子衿:谁说的?
......:我说的。
王子衿:你是谁?
......:我是孟子。岂不闻“王(子衿)尝语庄子以好乐”。曰“独乐乐,不若与人乐乐。少乐乐,不若与众乐乐”。

——给慕容
王子衿:我快乐吗?
......:你当然快乐。 
王子衿:谁说的?
......:我说的。
王子衿:你是谁?
......:我是南航,我都快乐了。你还不快乐,你这个盗版!
19:05:29 

RE: awoo/awoo
你们是在绕口令对吗?
19:24:56

RE: mry/慕容逸
不可知论(道家)
是从一条鱼开始的...
19:43:37

RE: wooyea/不容易
果然厉害!温网藏龙卧虎。又出了这么多哲人。
19:54:46

RE: superljh/小小狂
不容易也是一种哲学!~
09月17日 02:05:56

RE: 王子衿/南航
李明:好不快乐也,居然有人冒我之名作快乐之谈。
快乐:看来这位同学还未明白庄老先生的“快乐论”,我再教一遍。万事万物都是不可知的。
你不可能知道自己“不快乐”或快乐,也不可能知道别人是作“快乐之谈”还是不快乐之谈。
......:抗议!我就知道自己是快乐的,是新鲜刚出炉的快乐!
快乐:谁说的?
......:我说的。
快乐:你是谁?
......:我是悲伤。你的儿子。
快乐(大惊):我什么时候有你这个儿子?
悲伤(委屈状):你忘了吗?这两天论坛把你讨论来讨论去,你快乐得不得了,终于乐极“生”悲......
08:34:29

RE: fantasys602/小幻
晕~~~~~~~~~~~~~~~~~~
08:53:02

Re:  阿甘       
......:慕容,你快乐吗?
慕容:我不快乐!我刚才讨论快乐过多,对快乐已经麻木。
......:李明,你快乐吗?
李明:我不快乐,每天太多事情做,,既要给老婆按摩又要替儿子洗澡,都没时间上网泡妞了。
......:不容易,你快乐吗?
不容易:我不快乐,我很苦恼,我不知道每天该陪老婆还是陪芥末。
......:小庄,你快乐吗?
小庄:我不快乐,自从做了版主后更不快乐了,老有人找我麻烦。
......:子衿,你快乐吗?
子衿:我不快乐,岂不闻“王(子衿)尝语庄子以好乐”。此句应解做;王子衿曾和小庄说自己认为自己是快乐的人。小庄答曰:吾亦无乐汝焉能乐?有难同当,自是不能乐了。(心里偷偷乐也不行)
......:快乐,你快乐吗?
快乐;我不快乐,我之所以叫快乐是因为我想让他人看到我的名字会快乐点,怎知现在的人极为反叛,看到快乐就想到伤悲,所以我也不快乐。快乐因他人之乐而乐。
......:阿甘,你快乐吗?
阿甘:我没想过,世上最奢侈的便是快乐,傻傻的阿甘怎敢起此等心思。
runforestrun
时间:2000-10-15.19:37:22 来源:浙江

RE: 王子衿/南航
............
快乐:我要求做亲子鉴定!
悲伤:我要求告快乐遗弃罪!!
庄周:妈的。好端端的一个哲学问题,竟被这些家伙最后弄成一个法律问题。抗议抗议抗抗议!!!(自语)我要回到濠梁,悬“梁”自尽,以示抗议——
倏鱼:同感同感同同感!!!我也要一头扎进水里,淹死算了——
09月17日 10:32:04

RE: 王子衿/南航
惠施:各位且慢,我来救驾。一个人有过快乐,才知道悲伤;有过悲伤,才知道快乐。所以知道快乐的人并不快乐,因为他悲伤过。知道悲伤的人并不悲伤,因为他快乐过。所以你快乐等于你悲伤,你悲伤等于你快乐。所以快乐等于悲伤,悲伤等于快乐。所以......
小庄、慕容逸、李明、快乐、庄周、王菲、王子衿、孟子、南航、旻涣、悲伤、倏鱼互视片刻,猛然掉头,齐发一声喊:
(见下贴)
09月17日 15:44:56

RE: xiaozhuang/小庄
电信:全是一网中的鱼
20:37:16

RE: 王子衿/南航
………
公孙龙(骑着匹白马赶到):惠施你错了,你的齐物论根本大错特错。上次你与庄周“濠梁之辩”时是国相,我没敢说你,怕你报复。岂不闻“白马非马”,“新鲜刚出炉的”快乐不等于快乐。所以悲伤(即新鲜刚出炉的快乐)不等于快乐,同理,快乐不等于悲伤(即新鲜刚出炉的快乐)。
惠施(心有不甘):那悲伤总等于悲伤,快乐总等于快乐吧?
公孙龙:你又错了。快乐不是快乐,悲伤不是悲伤。在你的话里,前一个快乐是“不是快乐”之前的“快乐”,后一个快乐是“不是快乐”之后的“快乐”。“不是快乐”之前的“快乐”不是快乐,“不是快乐”之后的“快乐”也不是快乐。所以前一个快乐不是快乐,后一个快乐也不是快乐。所以快乐不是快乐,同理,悲伤也不是悲伤。
惠施(悲伤难抑,转视远去的庄周,捡起地上一根稻草绳):庄兄,等等我!我也要回到……
18日 09:09:39

RE: mrpeng/peng
公孙龙?惠施?新千年伪墨辩?
港式欢呼“YEAH!”
又油又腻的肥肉浮上来,浮上来,不要把我的胃口吓坏,其实我!很无奈
——————————————
10:36:34

RE: 王子衿/南航
苍颉(痛心疾首):天哪!我当年是造字,还是造孽?我可怜的“快乐”啊!你犯了什么错,遭受如此蹂躏。呜.............
鬼:嘿嘿,现在你知道我当年为何夜哭了吧?
.....:世人呀,你们都错了。生老病死,烧杀奸淫,横征暴敛,尔虞我诈,黑暗啊黑暗。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快乐呢?!
苍颉(擦去鼻涕、盈盈抬眸):谁说的?
.....:我说的。
苍颉:你是谁?
.....:我是佛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吧。(作回头状,砰的一声,撞在南墙上........)
13:29:46

RE: mrpeng/peng
庄子语塞半天呲出:“可是我晓得与你同游的快乐啊”
小庄绕屁不止为何,同志们该以“同网之乐“做总结罢了。
黄帝的小史官苍颉,看看人们正在用口水在炸碎你的《苍圣鸟迹书碑》!当初何苦要造字,何必要造字呢?
(鸟迹?笑煞洒家!)
佛是说“我——————操”
作这个程序很简单呀只要把轮回过程放入叠代过程里让它死循环就行了。
15:51:38

RE: xiaobao/小宝
小庄,你成了网管了,你快乐吗?
19日 00:17:41

RE: xiaozhuang/小庄
今天在109的中巴上倒遇到一位哲学家问售票员
“你们的中巴是停在新桥住宅区哪里?”
“停在新桥住宅区里”。
逻辑上正确严密,事实上一无所获。想这里操的抄的同志也一样。
02:35:14

RE: mrpeng/peng
109中巴哲学家喷饭!
把逻辑学和循环理论放在火车轨道上揉成巨大的抄袭!大家都被撞死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14:29:07

Re: 王子衿/南航
阿甘:我快乐吗?
......:呔!哪个冒牌货在怀疑阿甘的快乐?
阿甘:谁说的?
......:我说的。
阿甘:你是谁?
......:我是汤姆·汉克斯。阿甘不快乐怎拿到奥斯卡,阿甘拿到奥斯卡怎不快乐。
--————————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时间:2000-10-16.12:42:05 来源:浙江

Re: 蓝杜鹃
《想象里的快乐》        
鹃子:快乐即很快过去的乐。
快乐:你快乐的时候没空想着“快乐”两个字,于是你没看到我,也就不算是快乐;而当你想到快乐的时候,往往须在前面加上“刚才”,即“刚才真快乐”——此时你已离开我矣!
鹃子:难道没想到快乐就不能拥有快乐?快乐时不叫你快乐,你就不成为快乐?
快乐:如同你想象里的鬼是鬼,而画出来的鬼已是画,而不再是鬼那样,你感觉到的快乐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快乐,因而就不是真的快乐。
鹃子:真见鬼……
快乐:不,你永远见不到鬼,就象永远抓不住我。
14:18:00 来源: 61.130.151.238

Re:有位神仙      
你没有见到鬼,但你仍应该快乐!因为你会见到我!祝你快乐……
http://edg.yeah.net 17:53:53 来源: 61.130.144.11

Re:阿甘       
......:南航,你快乐吗?
南航:不!最不快乐的就是我,凭什么奥斯卡老爱眷顾那个傻不拉几的笨蛋,阿甘快乐,我不快乐.等哪天小金人投入我怀抱的时候我才会快乐.
......:唉,谁叫你起错名字啊,奥斯卡在西方,你却往南方航行,何时才能轮到你啊,我看你这辈子是别指望快乐了.{咄!阿甘,出来,干嘛躲在阴暗处窃笑.}
......:阿甘,你快乐吗?
阿甘:我不快乐,本来我还没想过快乐不快乐,自从得了奥斯卡就不快乐了.我每天都得为把小金人藏哪里伤神.藏得太深我怕自己也找不到了,藏得太明显了我又怕南航来盗,最怕的是他不单谋财还要劫色,你知道的啦,我们演小生的就靠这张脸蛋吃饭,南航来盗小金人的时候顺便给你脸上来上那么几刀岂不是残透.唉,我该怎么办?
南航:好你个汉克斯!以阿甘之心度我南航之腹,我南航怎会做此等下贱勾当,你也太小瞧我了.
南航刚才耍的是规定套路,大家继续,不要理会.
......:蓝杜鹃,你快乐吗?
蓝杜鹃:我很难快乐得起来,我爱上了快乐,但快乐不理我,快乐太没眼光了,居然不要我这样出淤泥而不染的蓝杜鹃,而去喜欢那漫山遍野都是的红杜鹃.气死我也.
......:有位神仙,你快乐吗?
有位神仙:我本来在天上过这神仙生活,不曾烦忧.某日下凡出差时让我不小心窥到了蓝杜鹃的花容,自此便动了凡心,茶饭不思,岂能快乐.最让我不快乐的是蓝杜鹃见到我的时候居然象见到鬼一样.
......:真是的,神仙和鬼是一副模样的,你身为神仙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只怕是在天上看仙女看傻了,忘了温习基本功课了.哎,连神仙自己都难勒破情色,凡人自是难怪了.罢了,罢了,我还是回去陪老婆去吧,神仙也难断凡间是非啊.(老婆,你做什么,为什么还不做饭,尽顾着打麻将.想把我饿死啊,再不去做饭我休了你,到凡间续弦去!)
--——————
runforestrun
17.01:34:07 

Re:飞扬的刀--残刃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我怎么能不知道你快乐不快乐,因为你是我的所有,我不仅知道你快乐不快乐,我还知道你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哈哈哈
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我不是
所以我并不知道你快乐不快乐,我一意孤行,我总想你快乐起来,却无奈让你总是感觉压力太大!
13:05:12 来源:浙江

Re:阿甘       
盘古:TMD,都是些什么蛋蛋,想当年老子开天辟地如此辛苦,又怎曾想到现在会变成这样,早知道当年偷偷懒,枕着斧头睡觉去多好。当初还只是一片混沌,如今竟成一片混蛋。
......:盘古,你快乐吗?
盘古:快乐个P,你再罗嗦小心老子连你也给劈了。
--——————
runforestrun
18:56:40 

Re:阿甘       
有没有搞错!这个这么好玩竟然掉到底下去了,留在上面的都是些酸溜溜的东东。你们就不腻味啊。
--——————
runforestrun
10-23.17:02:45 

Re:王子衿/南航         
经阿甘重金邀请,南航勉力续上:
————
慕容(扶住昏厥的佛陀,拦了辆富康,直奔附二医):完了!完了!这个“快乐贴”贴得一个个自杀的自杀,打官司的打官司,脑震荡的脑震荡。(开始酸溜溜作屈原状)哀吾生之无乐兮,幽独处乎温州,吾只能变心以从俗兮——固将付医药费而终穷...
—————————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17:45:53 

Re: 阿甘        
佛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万事万物皆为无相,莫若云烟过眼。生亦何哀,死亦何苦。慕容施主何须救我。
慕容:救佛便是救众生。浮生虽若梦,吾却难醒之。(最多下次眼睁睁看着你死好了,现在的医院宰人甚狠,下次你便是想我救你恐怕我也有心无力了。阿堵之物害死佛陀,休得怪我。)
--——————
runforestrun
26.12:49:45 

Re:王子衿/南航       
南航(展读一观众E-mail):...我们是你这个“快乐贴”的忠实读者,现发现阿甘同志加入以后,贴子有了质的提高。经品议,我们一致认为他是当之无愧的口水大王,为人尽其才,强烈要求时光倒退五十年,推荐他去坚守上甘岭!
--————————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13:45:34 

Re:王子衿/南航        
《大团圆篇》
——噩耗传来,阿甘同志光荣在朝鲜战场!
南航:可怜的阿甘,你连最后一次党费还来不及交就牺牲了!哦不对,阿甘还没入党。可怜的阿甘,你连最后一次团费还来不及交就牺牲了!哦不对,阿甘还没入团。可怜的阿甘,你连最后一次队费还来不及交就牺牲了!哦不对,阿甘还没入少先队呢。(痛心自语)自从这个快乐贴失去阿甘,后继无人矣。
————
经统计,这个快乐贴共引发官司一件(悲伤对快乐,遗弃罪),失踪一人(快乐被佛陀用佛法人间蒸发),自杀两人(庄周与惠施),深度昏迷一人(佛陀),破产一人(慕容逸欠下巨额医药费),变成炮灰一人(阿甘)。
————摘自2000年《温州年鉴》
南航:(欢心自语)咦?居然只有我幸免于难?
哎!(作假惺惺状)为与大家同哀,我还是彻底将这个所谓“快乐贴”结束吧。从今以后,如果还有谁再跟我没完没了,本人发誓跟他—————————————————————————————————没完没了!
--————————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29.15:41:43 

Re:阿甘      
看来除了俺是没人理你了,俺还没喊完共产党万岁你就让俺光荣了,也太不够意思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还不是想独自领功,阴险狡诈,非君子所为。哎,最近心情不怎么好,没工夫与你扯蛋,先告一段落吧。过些时日再与南兄立马横刀掰快乐。
--——————
runforestrun
17:28:18 

Re:书虫        
在这里说“庄”,真是有点不伦不类.是对牛弹琴.
在这里听"庄",却是听牛弹琴.
要是真的无聊,也请别乱弹琴.我担心庄生泉下有知,死不瞑目.
道家说的“无为”,不是光说不练的意思,无为而有为才是正道.
在这里说废话是一种无能,决不是无为.
怪不得有人说,如果你什么都不懂,那就聊哲学.哲学是随你怎么说也可以的,就象是琴,人可以弹,牛也一样可以的.就连我这象无所作为的虫,也照样可以说得头头是道.
不如多去做些事吧.
空谈的兴起是堕落的开始,须警惕加反省
31.16:51:34 来源: 202.96.116.35

Re:阿甘       
POO你个贼厮鸟,不好听你不要听好了,人家开玩笑也碍你事?哪凉快上哪呆着去,有好些时日未曾收拾你了,是不是皮痒啊?居然上门挑衅,和尚打伞,真是无法无天了。
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谈些什么,你要谈就加入好了,老找我麻烦干什么,是不是IRC上找不到我想我了?哈哈!
--——————
runforestrun
11-01.12:16:40 

Re:慕容逸     
庄生既言无为,又何来“泉下有知,死不瞑目”一说?
哲学也罢。宗教也好,多个偶像神就成了宗教,道家出个太上老君,佛教有个如来佛祖,中国的马列主义,出个毛泽东。不过是如此而已罢了。
12:23:22 

Re:阿甘       
庄周:我好快乐啊!
惠施:我知道你为什么快乐!
庄周;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为什么快乐?
惠施:哈哈,我们以前随便瞎掰了几句快乐,现在居然有这样多人学我们谈快乐。其实当时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东东。你一定是看到那个论坛上的快乐帖所以感到快乐。
庄周;然也,哈哈!我也不知道我当时说的是什么东东。我发现现在他们说的比我们当时说得好听多了,而且还是白话文。
惠施:哈哈!
庄周:我好快乐啊!
惠施:$&^%&*(&$))(*(_(*%
庄周:给我闭嘴!再重复我扁你!
--——————
runforestrun
11-03.17:25:58 

Re:人比烟花寂寞
《快乐贴》被深埋以至不见天日,甚觉可惜。难道这里的人已不复快乐了吗?
12-07.17:08:11 来源: 61.153.2.169

Re:王子衿/南航
......:生日快乐吗?
......:生日怎么可能会快乐呢,岂不见每个人都是哭着来到世上?
......:错,我就是笑着出生的!
......:谁说的?
......:我说的。
......:你是谁?
......:我是兰陵笑笑生。
......:晕啊,太晕了,比日晕还晕!!!
————————————————
(重贴快乐贴,祝蓝杜鹃生日快乐)

  
《南航文学作品集》所有作品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