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作品集论坛风云

作者:南航


大闹榕树下之一

 给榕树下编辑上诗词启蒙课
(南航  2002.01.06 23:00  发表于榕树下“谈诗论词”论坛)

江城子
(海萍于1999.10.25 08:00发表在唐宋遗风)
玉盏清商韶华催。倚风时,黯云归。知谁能解,红袖舞翻飞。 
酒易醉人弦易断,迟雁至,渺音随。 

遍卷尘沙月隐辉。冷霜欺,落英徊。问天老否,何处响铮雷。 
惊起天涯孤倦客,寻驿使,寄寒梅。
——"玉盏清商韶华催"仄仄平平仄平平,错了,"华"是平声,但按《词谱》,这里要求仄声,头一句就违反格律。"问天老否,何处响铮雷。惊起天涯孤倦客",重了两个"天"字,又违反格律。"落英徊",太生硬,为押韵而硬是断裂"落英徘徊",落英有知,当成泣红!

江南好·春水
(海萍于2000.04.11 19:46发表在唐宋遗风)
读春影,淡柳丽花间。先谢东君绵绻意,暂存默寞五分寒。相伴故梅残。
——"春影"可以"读"的吗?真是肺里想出来!"绵绻",只有缱绻,没听说过有"绵绻"一词,看来仓颉得拜你为师。"读春影","读"是仄声,但按《词谱》,这里要求平声,头一句就违反格律。"先谢东君绵绻意,暂存默寞五分寒。"按词谱应对偶,"东君"与"默寞"不对,"绵绻"与"五分"就更不对,不要告诉我这个自造的"绵绻"价值"一角"钱哦。最后,题目叫"春水",起句"读春影"就犯了"春"字,全词短短27字,毛病一大堆,根本不懂写词嘛! 待续--

海萍 回复于 2002.01.07 10:07
呵呵,有则改之,无则嘉勉:)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7 12:31
"山色有无中",是有还是无?女孩子打太极拳并不好看哦。 不过你会打太极拳,我会打"南"拳,接下来可别喊痛--

海萍不够谦虚 -- 湮夫 回复于 2002.01.07 13:17
确实是在打太极拳。不过:1、在词中重字不妨事,没有律诗那么严格,只是两个"天"字离得稍微近了点,读起来不够舒服罢了。2、"春影"为何不能"读"? 至于平仄方面,海萍这几首词确实错了不少,海萍所编发的诗词里也错了不少。海萍是否能告诉我们,你是无法正确地辨别平仄呢,还是你认为错了一些平仄不妨?如是前者,你应努力,作为旧体诗词的编辑如不能正确分辨平仄,则不免令人有点遗憾。如是后者,则不妨,不过是编辑的理念不同罢了,可以争鸣一番的。

南航又来这里闹革命了! -- 秋雪文静 回复于 2002.01.07 14:04
"玉盏清商韶华催"是"仄仄平平平平平",所以南航这句的平仄是说错了的。依白香词谱这句的格律为:(平可仄)平(平可仄)仄仄平(平韵)。南航说按词谱"华"字处应该用仄声,看来是依据的词谱不同了。 "知谁能解"是"平平平仄",依白香词谱这句的格律为:"(平可仄)仄平平" 同样,"遍卷尘沙月隐辉"是"仄仄平平仄仄平","问天老否"是"仄平仄仄",依白香词谱是出谱了的,别的词谱我没有读过所以不知道情况。

呵呵,不是春影不能读,而是诗心未到家。 -- sgye 回复于 2002.01.07 14:32

嗯 -- 海萍 回复于 2002.01.07 14:44
好像看到了以前俺砸人时的影子,亲切、高兴^_^ 不过,还没砸到点子上,不致命。记得俺家老先生说过,这种砸法叫敲核桃,要小心哦,一不留神反而会敲到自己手手的:) 继续期待:P

我可是在帮你呀 :)) -- sgye 回复于 2002.01.07 15:14 此人评诗根本不在点子上,说春影不能读,就说明只是一个诗歌旁观者,他自己根本没浸淫到诗里去,也许他对诗词理论有研究,但对写作没有感悟。 看人需有穿肠眼,写诗需有透骨风

:》 -- 海萍 回复于 2002.01.07 16:36

古风摇滚曲<献南航> -- 大话男孩 回复于 2002.01.07 16:47
(词曲:大话男孩,主唱:大话男孩,电吉他:老幺,电贝司:老洞,键盘:海萍,鼓手:秋雪文静,灯光:湮夫)
主旋律: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千声万声唤出来 死抱骨头半遮脸
只因退稿心不爽 半壶开水叮当响 四处提笔强作赋 观众不知在何处
本来无才何须尽 还言千古臣子恨 评头论足大恶棍 犹如苍蝇乱扑粪
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 听完间奏听我言 南航囊中无一钱
莫听他唱窦娥冤 江湖郎中在眼前 天若有晴天亦老 南航自古是莠草
本是通缉大强盗 不服还把玉状告 我劝编辑重抖擞 重棍猛打落水狗
(众人合唱:我劝编辑重抖擞,重棍猛打落水狗啦啦啦啦啦啦,平平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 谨以此曲献给我国伟大现代古诗提倡者南航同志 以及很多的为我国诗歌前仆后继的评论家

!? -- katenila 回复于 2002.01.07 17:21 大话男孩 !!!!!!!! ???????? sigh ……

宜就词论词,不宜攻击人,打油也是可以的,但不宜打击别人的积极性。 -- 秋雪文静 回复于 2002.01.07 17:49

黑,太黑了,比黑社会还黑! --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7 18:54
评论: 春日(其一) - 由大话男孩评论于2002.01.07 13:20 评论id(1196291) 非常不可乐!!!南航听着,诗词我不太懂,黑黑什么邮件,网站却有点研究 如果你非要评头论足,在这里假装大诗人摇头摆尾的话, 你要对你的言论负责 我保留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权利
评论: 春日(其一) - 由大话男孩评论于2002.01.07 13:11 评论id(1196259) 非常不可乐!!!如果谁在对老幺指指点点,羞怪我无礼,改日你们的大作出炉, 我会用平头、上尾、蜂腰、鹤膝、大韵、小韵、旁纽、正纽,八病加以批判 这里我先警告有些自以为是的才子,弄不好我搞坏你们的文集
——"黑黑什么邮件,网站却有点研究","我保留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权利""评头论足大恶棍 犹如苍蝇乱扑粪" 要不要我告诉你我家地址,以便你今晚就带一帮打手,闯来烧杀奸淫一番?小生怕怕。老幺啊,为你居然有这样一个"黑"朋友,表示悲悼,怎么说呢,节哀顺变!
秋雪文静妹妹,别说他,小心被"诛"连哦。

漂亮的我都喜欢,哈哈 -- 花心的大萝卜 回复于 2002.01.07 19:11
俺从来不打漂亮mm :))漂亮的诗词也不打,好像谁规定美女上街要穿套装呢,还是露脐装?? 看人需有穿肠眼,写诗需有透骨风 ~~~~这句写地好哇,在理,有领悟嘛

花心的大萝卜 回复于 2002.01.07 19:19
这个南航大概已经很老了吧,老地连"漂亮mm"都不喜欢喽 不过邀请教你哇,什么是平头、上尾、蜂腰、鹤膝、大韵、小韵、旁纽、正纽的八病呀?还有,你写诗是不是像古人那样分平上去入来叶、填词走宫调还是商调呢??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7 19:48
"玉盏清商韶华催"是"仄仄平平平平平",所以南航这句的平仄是说错了的。 ——我承认,我说错了 这句轻则是"华"字违反格律,重则"韶"字、"盏"字、"商"字都违反格律!
江城子第一句有两种平仄:一是白香谱的(平可仄)平(平可仄)仄仄平(平韵);二是龙榆生谱的仄仄平平仄仄平。但"韶华"是平平,按第一式,"韶"字违反格律(连带还殃及"盏"字,"商"字);按第二式,"韶华"两字都违反格律。
因为不"一"不"二",很不幸,海萍妹妹的"韶华"也就变成了不三不四。

词来张手、诗来顺口 -- 花心的大萝卜 回复于 2002.01.07 20:41
呵呵,我填词都是按宋词三百随便拣顺眼的词牌摸了平仄写地,所以临到关头要张手 诗就方便喽 南大哥,萝卜这厢有理,恳请回答我的问题好否??很想知道"八病"耶~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7 20:43
好像看到了以前俺砸人时的影子,亲切、高兴^_^ 不过,还没砸到点子上,不致命。
——不要搞得自己特宽容,特有涵养,特有气量。作为一个编辑,还要表明是非对错。诗词内容褒贬若难定,格律毕竟是死的,机械的,可以断定。是我错,我保证向你道歉,但,是你错了,就勇敢承认。否则怎么引导榕树下的诗词创作,装糊涂、打哈哈不但不是光明的行为,而且虚伪、懦弱!
要知道,你也代表榕树,榕树是木本,不是草本,更不是藤本!不是软种的东西!

:)闹得这么凶 -- airp 回复于 2002.01.07 21:03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7 21:15
——(接上)不成我还要给榕树下编辑上做人启蒙课吧,好累!
"1、在词中重字不妨事,没有律诗那么严格",谁说的?诗词正因为短少,所以必须注意别重字重词,这也是诗词的美感之一。重了,就说明你的词汇的贫乏,"红雨"为什么可以代"桃花",为了避免重复是原因之一。
2、"春影"为何不能"读"? --凭各位的天地良心说说看,"读春影"是否"读"来很拗口? 题目咏春水,那么"读春影,淡柳丽花间。"应是读"淡柳丽花间"的"春水"之影,才扣题,若是"淡柳丽花"之影,跟春水何干,"间"也没着落?但春水有影吗?只有立着的东西才有太阳的影子,但春水是躺着的,影子在哪里? 要我做如是观,除非你是梦幻泡影!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7 22:35
蝶恋花·今春有感 ----和绮韵韶光 
(海萍于 2001.06.08 17:09 发表在唐宋遗风)
昨日绮韵韶光鸿雁传书,今又恰逢知己良辰。弹指间惊春远去,念旧友新朋,感世事无常,故记之。 
花冷月凝谁可晓?五月寻春,忽觉东君杳。暗筑香丘天外好,云深不知烟重绕。 
薄袖欲舒轻醉扰,偷换参商,心向长安道。手种梧桐相待老,新黄旧绿清容少。
二○○一年六月六日
——只看第一二句:"花冷月凝谁可晓?五月寻春"这回更近了,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是"天多剩得月,地少不生尘",又两个"月"字!

:) -- 绮韵韶光 回复于 2002.01.08 05:23
读春影, 淡柳丽花间.也不难理解嘛. 绿柳红花环抱着一池春水荡漾, 其间有影可见. 并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奇景. 没春水, 哪儿来的倒影? 读是入声字, 在平水古韵中作仄声, 在新韵里想是用作平声的. 而"读"字的感觉, 想是见仁见智的问题.词人的角度来看, 把春天当成一部新书去读, 未尝不可. 词又不是严格的法律文件, 一定要确究字的含义. "红杏枝头春意闹", 难道宋大人真曾听见那春意吵得沸反盈天吗?
至于两个七字句的对仗问题, 按词律是对仗的格式, 且对仗也容易出彩. 但倒不是必须的. 宋人的作品里, 不对或是宽对的例子也不少,如子野的"厌厌病,此夕最难持。一点芳心无托处,荼縻架上月迟迟。惆怅有谁知。",永叔的"十四五,闲抱琵琶寻。阶上簸钱阶下走,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介甫的"千里足,来自渥洼池。莫倚善题鹦鹉赋,青山须待健时归。不似傲当时。"东坡的"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顺便说一句, 花冷月凝和五月的两个月字, 虽然本质上的意思不同,重复并不算病, 不过能改倒也是改去才妙
嘻嘻~~

木小憨儿 回复于 2002.01.08 09:55
大话男孩何苦来??哈哈,大小通者一言辩,话自率口古来多。男儿若待一世好,孩子他妈是陀佛:P
南航君又何苦来??"不成我还要给榕树下编辑上做人启蒙课吧,好累! "不觉得太眼肿了吗? ""红雨"为什么可以代"桃花",为了避免重复是原因之一。 "小憨咋觉得这层互代关系最大功劳在于让可仄和可平携手做了朋友呢?:)
""春影"为何不能"读"? --凭各位的天地良心说说看,"读春影"是否"读"来很拗口? "呵呵,话说得好急,那俺就说说俺的凭良话,小憨初读此作,恰是"读春影"三字首动我心,而最妙恰是这个"读"字,至于此字读音,上面绮韵兄已尽解,呵呵~~读你千遍也不厌倦,读你的感觉象三月呼呼啦啦啦啦
咏春水之作,不妨请拟想浅春间有少女徐行,她看到了什么,什么也看到了,又什么也没看到,嘿嘿,淡柳丽花,飞鸟白云,甚至是柔风薄日,皆可作春影读之,嘿嘿,接下去透点春水,至相伴故梅残,作者一份自己的感情也出现了~~嘿嘿,俺读完了

:) -- 海萍 回复于 2002.01.08 10:27 
南航,本来我不想再说些什么的,因为无论说什么或怎么说,或许都无法使你满意,两年多来,我反正也已经习惯了。所谓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说真的,在这两年多来,处理的唐宋遗风稿件中,我只愧对过一首诗,那是莼鲈归客的《登芦沟桥》,尽管至今我还是觉得这首诗有弊病,并且按作者的素质来说可以改得更好,但对于当时整个唐宋遗风栏目投稿而言,已经是上乘水平,完全可以发表。这件事情,我一直耿耿于怀,并不断地反思着,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更加兢兢业业对待每一首作品。 
我想,南航在评论我的作品时,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作者来看的,我也希望如此。我涂涂抹抹并乐衷于诗词,我作为一个普通的作者投稿并发表,我作为一个学生不断学习并自省着。但今天看到了新贴的话,让我突然醒悟,原来,不管我如何认为,那是我的一相情愿。我,海萍,在你在很多朋友的眼里,不仅仅是作者、诗友,更是一名编辑,是榕树下的唐宋遗风诗词栏目编辑。 所以,我打下了上述的这些话。这些话是我一直想说的。我真心感谢你让我 产生了这样一种诉说的欲望,有了这样一次诉说的机会。 
很多朋友问,为什么发表了很多不严格遵守格律的诗词?我想说,如果你在做唐宋遗风的稿件,如果你是唐宋遗风的编辑,你也会这样处理。每天,编辑看到的应该是一个作者是否在进步,哪怕只有一点点;每天,编辑看到的应该是一篇稿件里是否有可取之处,哪怕只有一点点。编辑不是考场老师,如果录用的仅仅是状元、榜眼、探花,那便是编辑的悲哀。

秋雪文静 回复于 2002.01.08 11:05
可以理解编辑的辛苦,偶就是经常乱投稿的,被退了十几次稿子后才知道律诗的颌联与颈联要求对仗,然后才有第一篇东东随风而飘。

辛苦 -- 好了啦好了啦 回复于 2002.01.08 11:19
后面是苦心呵呵

古风摇滚曲2 -- 大话男孩 回复于 2002.01.08 12:53
谨以此曲献给我国伟大古诗评论家南航同志 (请大家全体起立,奏哀乐,默哀59秒,然后请坐下,大屏幕先播放南航同志的生平事迹,然后大家请尽情哭泣,有专人提供手帕)
(作词:李商隐,修改:大话男孩,曲:大话男孩,主唱:大话男孩,电吉他:花心大萝卜,电贝司:木小憨儿 ,键盘:绮韵韶光 ,鼓手:好了啦好了啦 ,伴舞:总政歌舞团) 主旋律:平平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
昨夜榕树刮狂风, 胡言乱语桂堂东 身无文才双飞翼, 心有邪念一点通。
隔山打牛诗词乱, 伟人南航脸不红。 吃喝嫖赌当官去, 行尸走肉类转蓬。 平平平平平平平, 仄仄仄仄仄仄仄。 无故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惹人嫌。 红袖南航迷蝴蝶, 章台卖笑托杜鹃。 监狱月明他有泪, 张牙舞爪气生烟。 此情可待公堂叙, 大刑伺候已惘然
(唱完锣鼓响起,大作法事七七四十九天,超度亡魂)
(众和尚齐声高唱:金丝箩兜金丝魂,金丝箩兜送亡魂,一老和尚敲大木鱼高喊:死你也,死你也。。。。。。

要理解编辑 -- 湮夫 回复于 2002.01.08 12:58
我也做过编辑,所以很理解编辑。 南航是否还是把评论的焦点放在艺术上,你如果能将海萍的诗词在艺术上而不是在格律上做一番评论,相信会对大家都有启发。不过我对你是否具有这种能力有点--嗯--有点信心不足。当然我也不具备这种能力,我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建议你先把春影读上一百遍再来评论吧!

hmm -- katenila 回复于 2002.01.08 13:23
星宿老仙,歌德天地,威震寰宇,古今无比
hmm -- katenila 回复于 2002.01.08 13:37
灵鹫主人,德配天地,威震当世,古今无比。

高,实在是高 -- 食光 回复于 2002.01.08 20:11
南兄:在下于样板戏向无好感,然观兄大作,脑袋中不期然便蹦出此语。兄真乃奇才,有贾生之笔、郦生之辩,在下不胜佩服。在下本欲即时作答,然苦无捷才,又思如此大作若草草回复岂非不敬?故拖至今时方才回复。 
恕在下直言,兄掷砖是假,将军是真--绕来拐去,欲令榕树自家表态:凡不合韵律之投稿一概毙掉。兄以为然否?但愿在下以小人度君子。 
当年,吾国公仆一面向百姓嘴上贴不干胶带,一面大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虽无其实,姿态却在,不在表面落人口实。兄却反其道而行之,欲令榕树反其"八字大整"耶?吾读《大话金陵十二钗》头晕半晌,然其喻周邦彦却极形象。虽兄与此人可比概率极小,但愚意有神似之处。 
既然南兄如此注重韵律,何不建议榕树以韵律为本制一电脑程序,将所有诗稿贴将进去,合者刊用,不合者删毙?如此榕树之工作效率岂不大增?又省掉多少口舌? 
然纵使吾兄大发雷霆,海萍兄毙掉吾所有投稿,吾亦以为:意境乃在音韵之上。因在下乃世俗之人,每日需为糊口奔忙,非如吾兄文坛逸才,闲云野鹤,长唳于九宵之上,蹁跹于松柏之间。吾苦少闲暇,不得遍加涉猎,遂只得着力于意境,粗涉前贤之后尘。而音律之不通,只知"施氏誓食十狮"似为不妥。如此浅薄,发之为诗,自惨不忍睹。无怪南兄欲将此类狗屁不通之作除之而后快。不过,韩愈老兄一生排佛攘老,虽有文化垄断之落后思想,然其一言尚似有理:"玉札丹砂赤箭青芝,牛溲马勃败鼓之皮,俱收并蓄,待用无遗者,医师之良者也。"在下拙作固不得为前者,尚不得为后者哉? 
南兄或以吾为籍籍无名之辈,无开言余地。吾便狐假虎威一番:假使南兄为编辑,太白令吾持其五律《夜泊牛渚怀古》前来代为投稿: 
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
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去,枫叶落纷纷。 
则吾兄刊哉,删哉?吾兄不会因其为诗仙而违背原则刊用罢? 
兄若删之……在下只好投笔(外加投键盘、投鼠标)从戎,加入吾中国人民解放军,娘西皮(本当用东北粗俚,然思南北各擅胜场,殊途同归,不宜有地方保护色彩)甘当俗人,再也不谈诗矣。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8 20:32
反攻之前,先对榕树下的精诚团结表示赞赏!但对榕树下既有白道人物、又有黑道人物(大话男孩),黑白勾结表示"感叹复唏嘘"!
绮韵韶光:"没春水, 哪儿来的倒影? "海萍词里说倒影了吗?没春水,是大地,还有地上的树影花影。所以我还是不明白,即使你"吹皱了一池春水" ,又干它何事?
"读是入声字, 在平水古韵中作仄声, 在新韵里想是用作平声的."我投了一首按现代汉语押韵与平仄的词,并自己指出离谱出格违律之处,同时还问海编辑大人,是按古韵还是今韵选诗词,好让自己按他们的标准再修改再投。但海大人退了稿。退稿原因不说,选诗词标准无可奉告!如此不屑置辞,那么我糊涂之下,当然以为是格律错了的缘故,应按古韵,严守格律。
既然她要求我要按古韵,严守格律,公平起见,我自然也有权要求她的诗词及她选中的诗词也按古韵,严守格律。这样的推理不对吗?
"至于两个七字句的对仗问题",同上理,我当然也就要求她取法于上,按照古诗词的定格或规范作品去创作,功力达到达不到是另一回事。
不对或是宽对的例子是不少,哪位诗词大家没有出格离谱之作呢?平心地说,我们(包括海萍)难道不应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吗?

食光 回复于 2002.01.08 20:57
南兄: 
声明一点,在下非"道"上人,只一平头百姓,冬着褐袄,夏衣葛麻,痴于文学一道而已。在下只就文论文罢了,文人过招,砖来砖往,亦属平常,莫扯上其它。

我在加一句话! -- 江南楚留香 回复于 2002.01.08 20:57
榕树选稿其实也是比较宽松的,格律不格律也不是讨论了一年半年了,但是我觉得海萍的态度有问题.
榕树下退稿有好多是因为格律不符,南航既然好心指出了你诗词中的不合音律之处,你应该虚心接受才对,即使不接受,也可以"言者无戒"吗!为什么像是南航故意鸡蛋里挑刺似的?难道你觉得自己的诗词是最完美的?我想即使如杜甫亦未必敢如此说.
再说,即使绝对符合音律,那各个方言区的人读起来感觉还不一样呢.在古代,亦有以自己的方言读音为标准入诗的,请问海萍,遇到这种情况你是发表还是不发表?你说它符合音律还是不符合音律呢?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8 21:06
海萍:这是不是你的太极拳的第二式"避重就轻",你能不能明白说,你这几首诗词的格律错了没?
"每天,编辑看到的应该是一个作者是否在进步,哪怕只有一点点;每天,编辑看到的应该是一篇稿件里是否有可取之处,哪怕只有一点点。"你的意思,我的词稿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所以才被退稿咯。
也罢,我只想最后再问一遍,榕树下选择诗词的标准是什么?按内容,以意为主,还是按格律为主?格律是按古韵旧读,还是按现代汉语、今韵?
让我瞑目,好吗?
别让我魂归离恨天后,阎王问怎么死的?我委屈回答:是被"海式"太极拳致命的。阎王大怒:呔,你这个新鬼,欺负俺不知人间事啊!我更委屈了:没有呀? 阎王喝道:有杨式、有XX式,从来没有海式,哼,想骗我!我掉下盈盈珠泪:不是呀,那凶手姓海,又在上海,不是海式是什么?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8 21:33
食光: 贴上我的一篇旧文,供你参考,有不同意见或错漏,请指正。
《观观我的格律观》 (文见我的“古典诗词”栏目)

食光 回复于 2002.01.08 21:55
南兄: 
兄所举之书,在下真正细读者仅《世说新语》也。至于音律,在下以为,不必过于沉湎纠缠--此真正之意气用事,舍本取末也。遍举前贤,凡以音韵诗话著名者,则其诗必无甚可观(袁枚例外?却也未知。)如沈约、刘勰辈等,不闻屈、李、杜、苏有甚诗话专著遗世也。观兄此文,在下前帖亦重矣。然在下《戏说板砖》君想未读过?砖若对文不对人,则亦无伤大雅,兄以为然否?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8 22:02
《戏说板砖》可以贴出来吗?让我瞧瞧,是否又红又专,是块真正的红砖?  

南兄指教 -- 食光 回复于 2002.01.08 22:11 戏说板砖 
网人常谈板砖而色变。吾"触网"不久,板砖一词当未甚解。然古今中外文人相讦,以互掷板砖形之亦极生动。吾一时兴起,便在此聊加戏说。 
以吾看来,现行板砖虽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亦不外五种。 
其一为过期面包类。虽其面目俨然,锋棱依稀,然力道、速度均无可观,若中之,只眼前一黑,鼻触霉味罢了,无大碍; 
其二为飞毛腿导弹类。其来势汹汹,叫嚣鸹耳,然准头极差,常距标靶十万八千里。故不妨从容安坐,可期之必不中; 
其三为星宿老怪类。虽言之无物,却用心恶毒,以狗血屎尿向人,因终无杀伤力,吾等bath更衣即可; 
其四为搓澡手巾类。此类虽可一观,却只及皮毛,不及筋骨。 
以上皆板砖之平常者。然其五则迥异:货真价实、童叟无欺、钢铁为表、良药为里、激光制导、卫星定位、威比雷霆、力胜核弹--且不偏不倚、正中吾弊,令吾震聋发聩、裨益学行--吾中此砖也,即便头迭疙疸、身累青紫,亦不敢则声,必揖其为师。此生若得中如此板砖,又有何憾?故此等砖也,吾畏之、敬之、盼之、又恨之--恨其少也!

继续:) -- 绮韵韶光 回复于 2002.01.08 23:59
要照南先生这么说, 词里没有出现的字, 其景象就默认不存在. 这词以后就没法读了.不知您又凭什么理由说那"影"一定是大地上的花影树影? 您可以说地上的影, 我当然可以说是水里的影, 除非您能提出足够说服力的证据, 严密推理这个影字绝对只能是地上之影.
海萍退了您的稿, 不说明榕树下选稿的标准就是古韵, 事实上, 榕树下有许多按新韵填而被录用的稿件. 按照您的逻辑, 既然您被退稿时榕树下并未明文指出退稿原因是格律不对, 或是使用新韵, 以您如此缜密的思维方式, 凡是在行文中没有存在之文字皆默认为不存在, 您应该没有理由认为格律问题是您被退稿的唯一原因. 不知您是否能够赏面将您的大作贴出来让我们观摩一番. 如果是类似"眠初熟, 且伴有江花.嫦娥曾驰频梦见, 钗钿写得近君家.飘去整妆华"一流的水准, 只怕即便象这一首格律全对, 无可挑剔, 也是要被退稿的.
关于忆江南的七字句,希望您注意的是, 对仗是格律所许所荐, 但并不是定格, 不是必须. 因此在这一点上不象"读"字的格律,您可以说这一句的句法不好, 但没有任何理由说句法不对.因为就忆江南格律本身来说, 不对和宽对绝不等同于出格离谱, 这一句貌似衷心的言语建立在您读词精确如是的风格上, 只怕就有偷换概念的嫌疑.
以严格的平水古韵和钦定词谱来说, 海萍的几首词的确有出律之处. 而意境遣字上亦未完美无瑕.蒙先生指出, 本应深谢. 只是先生上来气势即咄咄逼人, 一派抓到别人小辫子的样子. 虽是忠言, 未免也易令人误解. 何况即使先生能证明榕树下编辑的作品都不堪一读, 恐也无法反证自己被退稿的作品盖古烁今. 诗词一道, 本为怡情养性, 用不得严格的数学逻辑来推理. 同理; 选诗词的标准也一样, 先生所说的标准没有一条能够单独存在, 全部是加权平衡的结果.在此基础上, 恐怕先生真要死不瞑目了

我活得好知足:) -- 木小憨儿 回复于 2002.01.09 09:55
幸生来衣食无忧主(阿弥陀佛………要谢天恩祖德要谢党和国家要谢按劳分配) 复闻得雅正清音言 木小憨儿幸甚至哉,无以咏乐!:P

古风摇滚3 -- 大话男孩 回复于 2002.01.09 12:40
(词曲:大话男孩,主唱:大话男孩,琵琶:食光,长笛:花心大萝卜,洞萧:老掉牙的忧郁,古筝:柳言佳,编鼓:濒临绝种的温柔,舞剑:公孙大娘的第20代玄孙女,伴舞:北京新八大胡同夜总会小姐)
南航北航差东西 身作长袍孔乙己 厕所提笔诗一首 大作名叫《小茅厕》
偷窥不成发闷气 古往今来丢脸事 最大莫过淫秽诗 应作现代西门庆
开店名曰金瓶寺 (南航登场,少女们尖叫,只见南航把辫子一甩,高呼:冤啊~~~此时雷电交加,南航甩头,)
但使青天包拯在 不教此人把水灌 众叛亲离大悲剧 好为人师丢人去
昔日长误人子弟 手拿警棍当官使 尘埃落定变记者 嘘哗弄宠不忘记 (注:南航诗:《小茅厕》 密树深篱似藏舍,沙径弯处闻轻咳。忽见少女羞红起:临水一间小茅厕

haha! -- 湮夫 回复于 2002.01.09 13:04 无内容

威……武………… -- 乌苏鲁汉 回复于 2002.01.09 13:05
好了结束吧,连我这个看客都看累了,我说小"南"哪,你就别闹了吧,还是会老哥那里去得了。小"南"的大"作":
《忆江南》
闲闭门,月满万千阶。夜寂雨滴如暗咒,秋阑花落似微劫,尘世不堪歇。

南航砸人的水平也特差了。。。 -- 情泪天涯 回复于 2002.01.09 13:18
春影不但可读,还可作外套、当点心、----先谢东君绵绻意,暂存默寞五分寒---按词谱应对偶,此处为宜对,并非一定要对。 
-----本人近日四处巡航捣蛋,发现了不少趣事。但没见过南航这等牛B的,你那点小本事,不就下载了几个黑客软件嘛,就在瞎吹黑别人的主页,老兄,你不怕打官司?钱烧得荒就黑吧,你的ID会飞吗?

"海式"太极拳第三招,接啦:) -- 海萍 回复于 2002.01.09 13:22
先说说我填的词吧:)南航说的在格律上及犯重的几点毛病,我赞同,这便是有则改之的地方。再来说说你填的词:)
《忆江南》
闲闭门,月满万千阶。夜寂雨滴如暗咒,秋阑花落似微劫。尘世不堪歇。
感谢文学社区里诗兄词妹的捧场。没几人能找到自己真正的另一半,我的"闲闭门"看来也将是孤对。"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一二",以这首《忆江南》悼之!
说明:想请教是,你们诗词格律的标准中,平仄是按现代汉语的平仄,还是古读?若按古读,"滴"是仄声,而《忆江南》此处该是平声;"劫"、"歇"也是仄声,而《忆江南》得押平声韵。 若你们是按古读定平仄而退稿,未免太陈腐、食古不化,希望不是!请编辑回答我--
——其实,对于一个写诗词的人或者说写文章的人,应该必须具有自省的能力,而这种能力会随着阅读面的开阔和良师益友的指点而增强。你的词病在心。

春影可读,但这样写太白了,好象。。 。-- 情泪天涯 回复于 2002.01.09 13:23

嘿嘿 -- 大话男孩 回复于 2002.01.09 13:33
我写了好多诗词均被退回 但是我一点也不生气 只怪自己的文才不行 如果我文才好,还怕别人看不懂吗? 海萍大姐,您说是不是呢?

海萍说得对,南航的病是在心 -- 情泪天涯 回复于 2002.01.09 13:37
心没溶化,还是固结的一块。他的心如能随情变幻,出入无形,而后形之文字,笔力就无所不达了。 ----前几天我见了关于榕树的流言,不知是真是假,有人告诉我吗?

老幺来也 -- 老幺 回复于 2002.01.09 14:40
没想到老小子也能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谢南航兄盛赞。在下有个建议,兄可不必再赋尸,掷掷板砖亦足可发达。本来这番讨论大可深入下去,可惜始终牵扯在某些未开化的问题之上。抛砖之力可许,引玉之心差强。海萍JJ甚为可怜,亦为吾等所累也,切莫于榕树荫下偷偷饮泪,是举有碍身心。或作它想:此砖能得几回砸:)))

翻! -- 秋雪文静 回复于 2002.01.09 14:55
大话男孩下面这几句话很有道理,我赞同: 我写了好多诗词均被退回 但是我一点也不生气 只怪自己的文才不行 如果我文才好,还怕别人看不懂吗?

添些谀词 -- 老幺 回复于 2002.01.09 15:11 若学不会自省,纵有才力又如何,若是只会啃书,终究不过一蠹虫。 自觉海萍是相当宽容的,小生也只在网上才识,没想到在南航眼中倒似党同伐异了。

谢谢大姐 -- 大话男孩 回复于 2002.01.09 15:15
我觉得再这样闹下去 对海萍大姐不利 文章长短自有文章表 为什么一定要牵涉到无辜的人呢 文静大姐不知道您有没有看出来 南航是在恶意把势头搞大 到时候对海萍大姐的工作都有影响 所以我再这里说 南航此举绝非没有目的 所以我很痛恨 我在这里说明 如果肇事者要继续闹事 陷人之不义,心术不正 我可以整天24小时在网上就肇事者的文章大发议论

再次表明我的态度 -- 大话男孩 回复于 2002.01.09 15:20
我与这里的朋友非亲非故 只是看不惯有些人的险恶用心 如果仍有人借体发难 在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的同时还要搞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真的可以跑到他家去砸他电脑 戏演完了,请大家退场

秋雪文静 回复于 2002.01.09 15:20
如果这样,其实可以建议斑竹把贴子删了算了,具体的诗词方面的问题可以到唐宋遗风发表的地方讨论。

文静姐姐不可这样 -- 大话男孩 回复于 2002.01.09 15:26
如果要删除 有些人就更有理由发镖 现在我把话都说明白了 相信朋友们会明白 不会再有非议 如果他(南航)真的没有阴谋 我想他不会再发表评论了 如果他还要继续下去 就等于作茧自缚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9 18:40
海萍你既然终于承认自己的词格律是错了,同时为免被认为存心砸你饭碗,我就结束吧。这贴是我在榕树下诗词论坛第一次发贴,也将是我最后一次发贴。 离开之前,且让我分别回复大家,再请各位别跟贴--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9 19:05
绮韵韶光兄:"读春影",各有各解,算了。
关于对仗,海萍那句按词谱是"宜对"。宜对,反过来说,就是不宜不对。倒过来说,就是不对不宜。所以我认为海萍词这里不对是不宜的。
另外,诗词是小品,该追求尽善尽美,因此我还认为,这里前后句不但该对仗,而且有可能,平仄也两两相对,让形式美与内容美兼顾。当然,这会是一种乌托邦。但值得向往!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9 19:31
大话男孩: 送你两首词,是欧阳修、牛峤写的。
牛峤《菩萨蛮》
玉炉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山枕。帘外辘轳声,敛眉含笑惊。
柳阴轻漠漠,低鬓蝉钗落。 须作一生拼,尽君今日欢。
欧阳修《醉蓬莱》
见羞容敛翠,嫩脸匀红 素腰袅娜,红药栏边,恼不教伊过,半掩娇羞 语声低颤,问道有人知么
强整罗裙,偷回波眼,佯行徉坐。更问假如,事还成后,乱了云鬓,被娘猜破 我且归家,你而今休呵 更为娘行,有些针线,消未曾收啰。
却待更阑,庭花影下,重来则个。
——若还有兴趣,请读伟大领袖毛爷子的"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等等

鱼刺 -- 绮韵韶光 回复于 2002.01.09 20:03
虽先生请我等不要跟贴, 但几句话如骨鲠在喉, 不吐不快. 既然先生同意"读春影"各有各解, 想必是在保留自己意见的基础上允许异见的存在.较之往日一定要将自己观点强加于人, 已有让步. 那么就真"算了"吧.希望这不是先生无法回答绮韵质疑而采取的逃避借口.
关于对仗, 我想先生是刻意混淆"宜"和"必须"二词的涵义, 前者意适于, 但不是强制性的,; 后者则是强制性了. 最直接的差别, 就是形成的结果程度不同. 同样, "不对不宜",如果先生对中华语言的涵义清楚的话, 应该明白, 这和"严禁不对"还是有本质上区别的. 举例来说, 要求您参加公司的会议, 如果说"不来不宜", 就是说您最好来, 但如果有特殊情况的话, 也可通融. 但"严禁不来"则毫无通融余地.再例如, 一种饮料, 标签上写"宜热饮", 意思就是热饮口感会好些, 如果冷饮, 虽然口感不如热饮, 也不会有更严重后果. 若标签上写"必须热饮", 那就是说您若冷饮的话, 只怕会遭无妄之灾.
另外绮韵有一点很好奇的是, 对仗本身的涵义, 已经包括了平仄相对, 平仄不对, 则不能称为对仗. 然视先生帖中之意, 似乎对仗的平仄相对, 还是您所提出并倡导的呢.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9 20:44
海萍妹妹: 我不生气你退稿,是生气你不回答我的疑问,使我不知该往哪个方向修改,从而失去再投稿的信心。由于你的态度,使我认为你不平等,不尊重人。进而认为榕树下的"编务"不够公开,缺少透明度。
所以发此发难贴,也是想请你们警惕,树荫太浓,已遮住了阳光。
我对自己这词,是不知该如何自省,哪里该自省。但我相信我的阅读面会比你开阔,举诗词为例,我看完的,有《全唐诗》《全宋词》《全元散曲》《宋诗钞》《宋诗钞补》(吕留良等辑),《诗经》《楚辞》《古诗源》《乐府》《花间》《尊前》《玉台》等。元明清以下看完全集的,有特喜欢的元好问、高启、黄景仁、苏曼殊、纳兰...等等的
但看来你是不屑做我的良师益友,指出我的"心病"了
不过,我最后倒想认真指出你的词病:你的这几首词,我觉得遣词比较生硬做作、没新意,因袭古人,词意断裂,很一般。
附及:以前我基本没看过榕树下的诗词作品,这几日为了批评,看了些,觉得大半作品也很一般(指内容上)。我真正欣赏的,还没看见。

南航 回复于 2002.01.09 20:55
贴一首词留别各位吧--
明·高启《沁园春·雁》
木落时来,花发时归,年又一年。
记南楼望信,夕阳帘外;西窗惊梦,夜雨灯前。
写月书斜,战霜阵整,横破潇湘万里天。
风吹断,见两三低去,似落筝弦。
相呼共宿寒烟,想只在,芦花浅水边。
恨乌乌戍角,忽催飞起;悠悠渔火,长照愁眠。
陇塞间关,江湖冷落,莫恋遗粮尤在田。
须高举,教戈人空慕,云海茫然。
--再见!

俺是粗人, 不会说细话. -- 樱桃酒 回复于 2002.01.09 21:27
如果你看完了那么多精华还只能写出这首忆江南水准的东东, 那就只能是没有天赋了.或者说, 你根本没有词心,不适合填词.
熟读唐诗三百首, 不会作诗也会诹. 不客气的说, 看你贴出的几首诗词, 连诹的都不是. 押韵先不谈了, 反正你自己也意识到古韵和新韵的差别, 姑且当你是新韵好了.
闲闭门,--这句没什么
月满万千阶。 ---你家好大的园子, 万千阶.通向天国之路不成. 别跟我说你这是广言天下. 若是广言天下, 首句的特指就没道理了.
夜寂雨滴如暗咒,--- 雨滴都能成暗咒了, 下次我瞧谁不顺眼, 就撺掇他淋雨去.
秋阑花落似微劫,--- 什么叫劫, 你懂不懂呀. 花落和微劫有什么相象的地方啊?你是要说花遭劫吗? 被你这么写才是遭劫呢!
尘世不堪歇。---突然又看破红尘了.歇也用得无理, 您也太伟大了吧, 尘世不过是您歇脚地儿. 不堪歇, 那就去死啊, 还跟这儿磨唧什么?
别跟这儿拉大旗做虎皮, 摆几本书的名字谁不会. 别光会说别人看不见自己, 俺无意在这里说海萍大妹子的词怎么好, 不过比起你的那玩意儿, 真是天壤之别.就凭你那首词的水平, 给人提鞋儿都不配. 还好意思搬那么多典籍出来给自个儿脸上抹粉. 老人家们要知道你看了他们的诗词就陶冶出这狗屁修养来, 一准被你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掐死你:)
所以不要拿自己的欣赏标准来公断天下. 被蠢材欣赏的不见得是好诗, 被蠢材批判的没准恰好是精品. 你不欣赏唐宋遗风的作品, 焉知不是树下作者之大幸?孰不闻: 鱼跟鱼, 虾跟虾, 乌龟恋的是王八~~

大家看看 -- 大话男孩 回复于 2002.01.10 11:38
作为我国伟大的诗词评论家南航同志是怎么说的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看来他对诗词的研究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我觉得这也不应该怪南航本人, 那到底怪谁呢????

哈哈 -- 湮夫 回复于 2002.01.10 13:14
南航,你怎么知道海萍就没看过你列举的这些作品?我感到奇怪的是你是怎么看这些作品的?横着?竖着?躺着?站着?还是把他们烧成灰用水灌进去的?jili,你去那里了,这回真该来整顿整顿了。

与大话男孩 -- 许子昂 回复于 2002.01.10 17:13
一肚红尘事,何来清净人.争做无赖语,自视是古风.词穷无诗意,水尽潭无影.
强求吟春性,画虎类猫情.

给南航 -- 湮夫 回复于 2002.01.11 11:15
刚才去浏览过你的文集,也去了温州信息港,粗粗地将你的作品集翻了一遍,总体上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可惜你的旧体诗词不敢叫人恭维。
你在文集中注明。可惜榕树下提供的空间太小,不能将你的许多作品纳入。在下教你一个办法,将你在温州信息港所发出的那些作品上的地址复制到你所制作的文集的链接中即可。我就是如此办理的,请你上去看看,指点一二。

后面就不该再打击了 -- sgye 回复于 2002.01.11 11:33
人家说明了是在咨询,可能是心情激愤,言辞激烈了点。当初俺也是这么来的呀。:)) 看开一点就无所谓了。这里不能发表,就找其他能发表的地方去呗。狡兔还三窟呢。
我刚开始以为南航是为了人气而来,我挺反感,所以就象在深圳BBS里一样对其口诛笔伐。呵呵,现在才知道是自己错了。请南航兄谅解。

说句公道话 -- 秋水轩主 回复于 2002.01.11 12:50
诗中忌重字,但在词中,重字则是可以的。况且此词中的两个天字用意又不相同。 诗词忌执著,"读春影"如何不可?难道"白发三千丈"还要量上一量吗。诗词的语言与实用的文体是不同的,它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公文。

绿烟 回复于 2002.01.11 14:29
绿烟都看累了!!!!!原本是一件好事,却没想到弄得变成坏事了:(

喵喵2002 回复于 2002.01.11 22:31
不搞一言堂是很重要的,不能因为是榕树下的编辑就不能被批评,编辑也是人,也不是天生就会作诗填词;也不能因为批评了编辑,连稿都不敢投了,这是懦夫行为!
重要的是编辑也不能因为别人批评了你就特别"关照"批评者的作品,一位优秀的编辑应该以平常心、平等心对待每一份稿件。

南航你真的不来了吗? -- 湮夫 回复于 2002.01.13 13:21

只想说 -- 洞庭水 回复于 2002.01.13 13:46 
南航的诗优秀,他的人品也如他的诗!!!


COPYRIGHT 1997-2001 榕树下(C)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榕树下计算机有限公司


南航文学作品版权属作者南航所有,转载须注明作者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