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怜坏缆涧边躺,上有啄木深树降。春潮带风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航______

首页 >>> 古体诗词 >>>正文

古典诗词 | 现代诗歌 | 各体小说 | 散文杂著论坛风云 | 网络日记 |

 

观观我的格律观

南航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格律诚需要,平仄太镣铐。
  若为自由故,后者可以抛。
  有两种方式,一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一是走别人的路,让自己去说。第二种例如,写诗填词谱曲对联,严谨遵守平仄。(啊嚏!对不起,一说到它我就感冒)。
  我觉得当代人“诗”路历程上,灵气最重要,千万勿让其枯燥了才情。 平仄是格律,格律是规矩,规矩制订出来就是让人破坏用的。真讲的话,顺序也应是:先,字数;其次,押韵;再,对仗;最后才平仄(不害意、不败情前提下,尽量平仄)。

  一、字数
  字数不能多出,不能少漏。得符合诗、词、曲、联格(古体或自创体例外)。

  二、押韵
  该押韵换韵错韵的地方,应该遵守。律,逢双必押;绝,遇三不押。忌重韵、倒韵、凑韵,避免同义字相押。
  诗词平声韵、仄声韵可以通押。把词牌的平韵格、仄韵格、平仄转韵格、平仄通韵格、平仄错韵格统统地“江山一笼统”。近体诗以句尾可平可仄为出发点,创造新的平仄规则与新的平仄句式。现代人写不出好句的原因之一:近体都押平声韵,放弃另一半仄声字。但千年下来 ,平声韵给古诗人几乎押完了,哪里剩下什么好句。所以看a韵的诗,韵脚常常不是“花”就是“涯”,“门外无人问落花,绿阴冉冉遍天涯”;不是“涯”就是“家”,“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腻不腻?
  诗词押新韵。陆法言《切韵》193个韵部,孙愐《唐韵》195个韵部,陈彭年、丘雍《广韵》206个韵部,早脱离语言实际。宋《平水韵》清《佩文诗韵》合并为106个韵部,几百年了,亦过时。《诗韵新编》18个韵部,《词林正韵》19个韵部,大裁军,又太宽。
  我以为,按现代汉语的语感,可减为21个韵部:a / o / e,er可同韵 / ie / üe(雪)/ ei,ui 可同韵,因为ui本就是uei的缩写 / ai / u / ü(鱼)/ou / iu / ao / an(包括an、uan、üan)/ ian / en,eng可同韵,因为南方人分不清前后鼻音 / in,ing同韵,同理 / ang / ong / un即ün /, 另,i 分成两韵,如chī(痴)与dī(低)不同韵。

  三、对仗
  对仗宜严。句型要对。词性要对,名对名,动对动,形对形等。最好工对。不能工对,而说借对,比工对更高,我怀疑是才不及而“借”来的借口。尤其珠(朱)对红、白对清(青)之类。
  有本事请工对(不上尾、不四言一法,再外加四声递用),如“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这样沿长江顺流水而成的“流水”对,即使借对也是工对,如“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里,沧(苍)与巫(乌)这样的颜色对。否则象一些通假字,古名人毛笔写错,今人说其通假,为尊者讳。真伪君子!

  四、平仄
  只分平仄,不分平上去入,采用现代汉语读音分类的平仄,而非古读。对联必须仄起平收。内容第一,形式第二。音韵美终不及内容重要。不采用无妨,万诗千词,即使理论上,符合平仄的好句也都被写尽。把我们的镣铐放松些,才可能跳出新的好舞。
  看厌了那些中规中矩、合辙依律、陈“词”滥“调”的当代诗词,不是毫无独创性,似曾相识燕归来,就是重复劳动,把常用的古典词汇进行排列组合,玩填字游戏,即使像乾隆似地写到上万首,也只配做个诗匠,成不了诗家,休想流传下一句半阕。
  呵呵,非如此,把我的姓反过来写。

  五、其它避忌
  一句之内不能出现同音。两个字声母韵母都一样或相近,如“隔叶黄鹂空好音”若为“隔叶黄莺空好音”,因“莺”(yīng)“音”(yīn)音相近,最好避免。
  一首之内不要出现同字(除非有意)。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夕阳西下”与“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与“小桥流水人家”,两个“西”两个“人”,秋思之祖,统共才短短28字竟重了两处,要讲究也是白璧有瑕。况“西”“夕”按今读还同音呢,更况“夕阳西下”也非原创,来自晏殊的“夕阳西下几时回”。
  ——这都仅我个人的原则,简化之就是:一首之内不重字,一句之内不同音。对严仗,押新韵,平仄尽其量。

  其实只要有一颗喜欢诗词曲联的心,就够了。文学就是他的精神家园。否则定要每个人——| |——|,不亚于要它关“门”。可怜那封建社会无数女子以缠足追求步步生金莲的小脚美,而放它长成一双自然健康正常的天足,才是真正的美。多少佳句名篇正必须犯规,五仄、三平调、失粘失对才千秋流传。姜夔、周邦彦等格律派“讲死去”,也远不及苏轼。
  愿守平仄的,我想赠那些老先生一句老话(免费的)——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不管平仄的,我相信他天地宽,才能写出好句,真正令“古”诗词不作“古”,“旧”诗词“新”兴。
  若有人不信、不服、不屑,请翻开《世说新语·任诞》第七条:南航诗词尝出格,航见无别。或讥之,航曰:“格律岂为我辈设也!”

                          ——2000年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归属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红尘小筑—南航文学作品集
http://nanha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