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筑                                                                           南航文学作品集


南氏指南


南航 编著

《南航文学作品集》版权属于作者南航。转载引用摘录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南姓起源,一据司马迁《史记·夏本纪》里“太史公曰:禹为姒姓,其后分封,用国为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氏,...”司马迁后裔司马贞的《史记索隐》引《世本》注释“男”作“南”。二据唐朝宰相诗人张九龄的《姓源韵谱》说商朝盘庚的妃子姜氏梦龙入怀而生子,取名曰南赤龙,郡望在汝南,曾孙为周朝大夫南仲。三据《古今图书集成·氏族典》里郑樵的《通志》“以字为姓。南氏,姬姓卫灵公之子,公子郢,字子南,以字为姓。或言周宣王南仲之后。...或言(春秋时)晋国高士居隐于(山西)南乡,因以为氏。此以乡为氏者”。
  也就是说,经DNA鉴定,南姓75%是南面而王的帝王(夏大禹/商盘庚/卫灵公)后代,25%是隐士的后代。

  南姓历代名人喃喃如下:最早的是南仲,周宣王大将,记载于《诗经·小雅·出车》“王命南仲,往城于方”。该句下段就是著名的“昔我往矣,黍稷方华;今我来思,雨雪载途”。
  最贤的是南文子,战国时卫国大夫,记载于《战国策·宋卫策》,两次挽救卫国,其中一次智伯欲伐卫国,送来礼物野马四匹、白璧一块,卫国国君很高兴,群臣祝贺,只有南文子脸上有忧色。国君问他,他说“无功之赏,无力之礼,不可不察也”。国君以他的话告诉边境提防,果然智伯起兵袭卫,至境而返,叹息道:“卫有贤人,先知吾谋也”。呵呵,真是“卫”国之士。
  最“卓”有成就的是南卓,唐宣宗拾遗,洛阳令,黔南经略使,著有《羯鼓录》,该书与《教坊记》一样,是研究唐代音乐艺术、宫廷生活和社会风气的重要典籍。羯鼓为西域民族乐器,唐时传入中国。《全唐诗》记载其《赠副戎》一首:“翱翔曾在玉京天,堕落江南路几千。从事不须轻县宰,满身犹带御炉烟”。有点扎台型。
  最出名的是南霁云,因排行又名南八,唐朝名将(封睢阳郡太守、特进左金吾卫将军),安史之乱时与河南节度副使张巡守雎阳城,城陷后不屈,跟张巡一起被害。唐宣宗时,与马周、褚遂良、娄师德、张九龄、张柬之、张巡、许远、柳浑等三十七位名臣名将,被画像续图凌烟阁上。学位最高的是南承保,辽代状元。
  最正直的是南仝,记载于《山西通志》,明朝南京四川道御史,清直不挠,多所平反,论劾不避权贵,豪强敛迹,称为“铁面御史”。

  其他做官的有:唐涪州刺史(南承嗣),南霁云之子;明朝礼部尚书(南师仲);明朝工部尚书(南居益),南师仲之子;明朝吏部尚书(南企仲),南居益族父,此人按《明史》记载,不是好官,专门陷害忠良;明朝湖广布政使(南洙源);清朝江南提督(南天祥);清朝湖广提督(南天章);清朝左都督、太子少保、总兵(南一魁),曾攻打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占取甘州。

  近当代汉族姓南的有:南汉宸,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文革中被掌权派迫害而自杀;南振中,新华社总编辑、党组副书记,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南恽笙,原名南运生,画家。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画院院长、一级美术师,中学时代得到作家丁玲夫妇的艺术教诲。曾任河北画报社社长、总编。1999中国百杰画家之一;南云瑞,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工人出版社总编辑,曾责编名著《人生》;南慧云(女)表演艺术家、教育家,著名演员张凯丽(著名电视剧《渴望》女主角)、赵明明(英氏家族英宁前妻)的老师,台湾金马奖影帝刘烨的启蒙老师。南平,据说文革期间任浙江省领导,具体职务待考。还有南怀瑾南延宗等参见我的《南宅:文化香火八百年》

  另,蒙古族等少数民族也有南姓:南杰,藏族。国家教委挂职任民教司副处长,后任青海省果洛州副州长。南勇,中国足协副主席,小道消息说他是朝鲜族,不是汉族的南姓后人,存疑。
  再另,外国人也有姓南的:朝鲜有大将南日,大学者南师古,号格庵,著有《格庵遗录》;还听说日本也有南姓,念为“米那米”。清朝著名传教士南怀仁是比利时人,来中国取汉姓为南,汉名怀仁。
  最后,跟南姓有关的还有北宋杭州智果寺住持南轩,曾与苏轼唱和,《全宋词》载其《如梦令》一首;还有《红色娘子军》里的南霸天,虚构人物,原型是海南省琼东县反动大队长陈桂苑;还有南郭先生,成语人物,不过在南氏里就可能属于“滥竽充数”了:)


  《新唐书·忠义列传》节选

  巡使南霁云等开门径抵子琦所,斩将拔旗。有大酋被甲,引拓羯千骑麾帜乘城招巡。巡阴缒勇士数十人隍中,持钩、陌刀、强弩,约曰:“闻鼓声而奋。”酋恃众不为备,城上噪,伏发禽之,弩注矢外向,救兵不能前。俄而缒士复登陴,贼皆愕眙,乃按甲不出。巡欲射子琦,莫能辨,因剡蒿为矢,中者喜,谓巡矢尽,走白子琦,乃得其状。使霁云射,一发中左目,贼还。七月,复围城。

  御史大夫贺兰进明代巨节度,屯临淮,许叔冀、尚衡次彭城,皆观望莫肯救。巡使霁云如叔冀请师,不应,遣布数千端。霁云嫚骂马上,请决死斗,叔冀不敢应。巡复遣如临淮告急,引精骑三十冒围出,贼万众遮之,霁云左右射,皆披靡。既见进明,进明曰:“睢阳存亡已决,兵出何益?”霁云曰:“城或未下。如已亡,请以死谢大夫。”叔冀者,进明麾下也,房琯本以牵制进明,亦兼御史大夫,势相埒而兵精。进明惧师出且见袭,又忌巡声威,恐成功,初无出师意。又爱霁云壮士,欲留之。为大飨,乐作,霁云泣曰:“昨出睢阳时,将士不粒食已弥月。今大夫兵不出,而广设声乐,义不忍独享,虽食,弗下咽。今主将之命不达,霁云请置一指以示信,归报中丞也。”因拔佩刀断指,一座大惊,为出涕。卒不食去。抽矢回射佛寺浮图,矢著砖,曰:“吾破贼还,必灭贺兰,此矢所以志也!”至真源,李贲遗马百匹;次宁陵,得城使廉坦兵三千,夜冒围入。贼觉,拒之,且战且引,兵多死,所至才千人。方大雾,巡闻战声,曰:“此霁云等声也。”乃启门,驱贼牛数百入,将士相持泣。

  乃以刃胁降,巡不屈。又降霁云,未应。巡呼曰:“南八!男儿死尔,不可为不义屈!”霁云笑曰:“欲将有为也,公知我者,敢不死!”亦不肯降。乃与姚訚、雷万春等三十六人遇害。

  南霁云者,魏州顿丘人。少微贱,为人操舟。禄山反,钜野尉张沼起兵讨贼,拔以为将。尚衡击汴州贼李廷望,以为先锋。遣至睢阳,与张巡计事。退谓人曰:“张公开心待人,真吾所事也。”遂留巡所。巡固劝归,不去。衡赍金帛迎,霁云谢不受,乃事巡,巡厚加礼。始被围,筑台募万死一生者,数日无敢应。俄有喑鸣而来者,乃霁云也。巡对泣下。霁云善骑射,见贼百步内乃发,无不应弦毙。

  天子下诏,赠巡扬州大都督,远荆州大都督,霁云开府仪同三司、再赠扬州大都督,并宠其子孙。睢阳、雍丘赐徭税三年。巡子亚夫拜金吾大将军,远子玖婺州司马。皆立庙睢阳,岁时致祭。德宗差次至德以来将相功效尤著者,以颜杲卿、袁履谦、卢弈及巡、远、霁云为上。

  自是讫僖宗,求忠臣后,无不及三人者。大中时,图巡、远、霁云像于凌烟阁。睢阳至今祠享,号“双庙”云。


  《明史·列传》
  南居益 族父企仲 族弟居业

  南居益,字思受,渭南人,尚书企仲族子、师仲从子也。曾祖从吉与曾伯祖大吉皆进士。两人子姓,科第相继。
  企仲,大吉孙,万历八年进士。以祖母年高,请终养。祖母既殁,授刑部主事。客寓赀其家,夫妇并殁,企仲呼其子还之。吏部尚书孙丕扬以为贤,调为己属。历文选郎,擢太仆少卿,进太仆卿。三十年,帝以疾诏免矿税,释系囚,录建言贬斥诸臣。既而悔之,命矿税如故,余所司议行。吏、刑二部尚书李戴、萧大亨迟数日未奏,企仲请亟罢二人,而敕二部亟如诏奉行。帝大恚,传谕亟停二事,落企仲一官。给事中萧近高,御史李培、余懋衡亦请信明诏,帝益怒,并夺其俸,且命益重前贬谪官邹元标等罚,欲以钳言者。诸阁臣力争,乃止。而给事中张凤翔迎帝意,劾企仲他事,遂削籍。天启初,起太常卿,累迁南京吏部尚书,以老致仕。师仲父轩,吏部郎中,尝著《通鉴纲目前编》。师仲至南京礼部尚书。
  居益少厉操行,举万历二十九年进士,授刑部主事。三迁广平知府,擢山西提学副使,雁门参政,历按察使、左右布政使,并在山西。
  天启二年,入为太仆卿。明年擢右副都御史,巡抚福建。红毛夷者,海外杂种,绀眼,赤须发,所谓和兰国也,自昔不通中土,由大泥、咬留吧二国通闽商。万历中,奸民潘秀引其人据彭湖求市,巡抚徐学聚令转贩之二国。二国险远,商舍而之吕宋。夷人疑吕宋邀商舶,攻之,又寇广东香山澳,皆败,不敢归国,复入彭湖求市,且筑城焉。巡抚商周祚拒之,不能靖。会居益代周祚,贼方犯漳、泉,招日本、大泥、咬留吧及海寇李旦等为助。居益使人招旦,说携大泥、咬留吧。贼帅高文律惧,遣使求款,斩之,筑城镇海港,逼贼风柜。贼穷蹙,泛舟去,遂擒文律,海患乃息。五年迁工部右侍郎,总督河道。魏忠贤衔居益叙功不及己,格其赏。给事中黄承昊复论居益倚傍门户,躐跻通显,遂削籍去。闽人诣阙讼之,不听。乃立祠以祀,勒碑于彭湖及平远台。
  崇祯元年,起户部右侍郎,总督仓场。陕西镇缺饷至三十余月,居益请以陕赋当输关门者留三十万,纾其急,报可。畿辅戒严,居益在通州,为城守计甚备。会工部尚书张凤翔坐军械不具下吏,四司郎中瘐死者三,遂诏居益代凤翔。未几,试砲而炸,兵部尚书梁廷栋劾郎中王守履失职。守履惧,诋兵部郎中王建侯诬己。廷议不如守履言,遂下狱。居益疏捄,帝以为徇私,削籍归。廷杖守履六十,斥为民。寻叙城守功,复居益冠带。
  十六年,李自成陷渭南,责南氏饷百六十万。企仲年八十三矣,遇害。诱降居益及企仲子礼部主事居业,皆不从。明年正月,贼遣兵拥之去,加砲烙。二人终不屈,绝食七日而死。
  ......逢圣与南居益、周士朴公方清正,吕维祺邃学纯修,固中朝贤士大夫。

  注:以上资料由南航搜集整理,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南航文学作品集